`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人造瘟疫擴散後果嚴重 外匯吃緊 搶糧 擠兌 工廠倒閉



2020-04-09 07:40:23


中国经济前景不妙,有多方面的表现,我们看看最新消息,从外汇储备,产业链,倒闭潮,裁员潮,到最新的挤兑银行,和抢粮。最后,我们看看为何香港党媒和习近平唱反调。

中国3月外汇存底下滑460亿美元创40个月来最大单月跌幅

《路透》报导,中共央行公布,3月底中国外汇存底为3兆606.33亿美元,较上月减少460.85亿美元,为2016年11月以来单月最大跌幅;同时为连续2个月下滑,上月减少87.8亿美元。

中共央行指称,3月底中共官方的黄金储备为1007.9亿美元,月减0.57亿美元。不过若以盎司计算,3月底黄金储备为6千264万盎司,仍维持在其水平。

若按外币(SDR)计值的外汇存底,则是2兆2425.53亿美元,较上月减少197亿美元外币,上月则是减少3.5亿外币,今年则累计减少49.6亿外币。

订单取消蝴蝶效应:一家公司无订单数百家农户没工作

从事服装业辅料饰品配件销售的燕妃饰品,以往每个月给手工活农户的几十万元工酬,因接不到订单而中断了,外贸受阻的蝴蝶效应正波及底层劳作者。

陆媒《时代周报》4月7日报道,义乌市燕妃饰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饶飞表示,“他们每天都会打电话、发微信问我,有没有货发给他们做。”因为疫情影响,此前帮公司加工半成品的农户,涉及江苏、湖南、安徽等地的数百家农户,正遭遇无工可做的境况。

绕飞称,中国服装企业因国外订单延迟发货和取消订单,采购的饰品配件也相应减少了,公司也受到影响。燕妃饰品主要从事服装业辅料饰品配件的销售,主要承接的是国内厂家的订单,但收入依然在3月大降了50%以上。

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透露,纺织服装业分工比较细,涉及的环节和企业很多,在终端服装产品和一线外贸企业的背后,隐藏着纺织服装业漫长的产业链。

据饶飞透露,就连他所从事的服装辅料饰品业的背后还有许多细分的产业链,“我上游还有更多更加细分化的配件,一个纽扣、一个拉链也是一个类目,可以支撑起一家店铺,我们需要向更加细致的类目去进行采购。”

饶飞采购的订单大幅减少,自然会传导到这些不为人知的产业链上。

倒闭潮下企业主悲观,深圳一个工业区就剩几个企业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小企业主说,“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本来就拿不到订单,这是第一;第二,就算现在生存下来了,因为(疫情)这两个月的关系,美国欧洲的订单也拿不到。现在深圳这边的企业,你去看一看,基本上一个工业区就剩几个了。”

受实体企业萧条的拖累,不少金融企业也相继陷入了关门的边缘。一位不愿具名的深圳私募基金企业高管分析说,疫情的影响固然巨大,但这些企业自去年以来就已经非常困难。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陆小企业主说,他自新年以来就停止了营业:“实际情况是这样,自己比较痛苦一点,没有什么资金来源;而年前的货,他们也没有办法给我结账,一直到目前为止。可能下个月会好些。”

作为电脑培训企业黑马的上市公司“兄弟连”在疫情初期的2月6日,就宣告破产。该公司的创始人在给公司员工的公开信中,惋惜地说,“在大灾面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逝去......”

一位在黑龙江哈尔滨市经营日用杂货的小微企业主告诉本台,他在市中心大型商场的铺位已经恢复开业,经营额相当于疫情之前的七成。但他对长期的大环境不太看好。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花式大裁员

4月7日,房企碧桂园内部人士对中共官媒表示,集团2019年员工数比上年末减少约2.9万人。其中集团将部分辅助性、劳动密集型岗位转岗,大约2.5万人。

但是民众评论称,这相当于变相裁员,逼迫员工主动辞职。

另据《时代周报》报导,在行业前30强的中国大陆房企中,不少已开始减员、降薪。裁员的方式各种各样,既有通过区域整合做人事换防,也有借转岗名义进行间接裁员,还有要求员工主动离职。

报导指引述一家前10强房企安徽区域城市公司从事客户关系工作的一名员工的经历,在3月末,她被部门主管和人力负责人约谈,实质在劝说她选择主动离职,这样她可以拿到“N+1”的离职工资。

这家龙头房企华南区域的员工向《时代周报》吐露,他所在的区域已被合并,项目缩编1/4,区域缩编1/3,从项目到区域层面都在裁员。

报导还引述了一位在中国央企房地产公司做投资的员工话,“虽然我们没有裁员,但也基本冻编了,现在大量投资人员都存在着找工作难的情况。”

3月初,《21世纪经济报导》指出,四川一间中小房企,中迪禾邦因无力支付员工1月、2月的工资,而要求员工主动离职,并缓发工资。

甘肃发生银行挤兑 当局安抚无用

陆媒7日报导说,近日甘肃出现了挤兑银行现象,在部分小县城里,大量居民不顾疫情密集排队取钱。

甘肃银行上周股价突然暴跌40%,引起大量客户恐慌。近日,许多甘肃银行的网点出现挤兑现象,储户排队要求取回存款。另有大陆网友指出,不少银行业业务开始面临危机,“看来真的是缺钱”。

4月1日,甘肃银行港股突然暴跌40%,收0.65港元/股,成为首只银行股“毫股”(指市值跌至1元以下的股票,也称仙股)。在此之前,该行公开的财报显示业绩出现腰折。在股价暴跌以后连续数日,甘肃银行的网点出现挤兑现象。

一位甘肃省陇南市徽县的储户表示,他5日在路过甘肃银行时,发现银行门口聚集了部分储户,其中有人说,甘肃银行股价暴跌,担心存款安全,所以赶紧把钱取出来。

次日,部分县政府与央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维稳通告,要求广大储户不要听信谣言,以讹传讹,避免个人利益受到损失。甘肃银行也发公告称资金充裕。

但民众无视官方通告,多位甘肃银行储户表示,甘肃银行的个别网点仍出现取现的挤兑现象。

4月1日,同在港股上市的锦州银行在港交所停牌。新浪财经报道说,该行在3月31日将其1500亿元人民币价值的资产出售,价格折为450亿元。

另有网民指出,受疫情影响,大陆银行业正在遭遇偿债危机。根据央行3月中旬数据,信用卡预期半年未偿还金额已经达744.66亿元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各大银行纷纷调整用户信用卡额度。按目前情况,银行业“看来是真的缺钱”。

黑龙江佳木斯市民恐慌抢粮,粮食进价已上涨

大纪元报道,4月7日下午,在佳木斯市商业城即将闭店之前,很多批发粮油的商铺货架上的桶装豆油只有零星几桶,很多商品已经断货了。有的商铺门前还有一些顾客自带能盛装40斤容量的塑料桶在排队购买散装大豆油。

当地居民披露,4月5日上午,佳木斯市二十三粮店门前,市民就在排队等待抢购粮油米面等,店内顾客人流拥挤,经理史庆明和员工出面维持秩序,并再三强调市粮食局已经通知货源充足等,但人们依然不为所动争相抢购。

同时,居民发现粮油价格已经开始上涨,有的品种还出现了断货。该店还对预约上门送货的顾客表示,所订购的商品要拖延到10天之后才能送达。


香港党媒与中共中央在经济问题上唱反调

在疫情还未解除的情况下,为救经济,中共下令企业全面复工,虽然中共官媒和高层均展示复工决心,但连香港的党媒也在给当局泼凉水。

3月29日,香港党媒《大公报》与中共中央在经济问题上唱反调,刊出《中国外贸企业陷生死危局》的文章指,3月下旬以来,很多中国外贸企业经历了一段极为恐怖的黑暗时刻,大量订单因疫情蔓延而被突然取消或暂停,一些外贸企业顿时陷入生死危局。

在纺织业重镇绍兴柯桥,当地一份行业调查报告显示,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的订单被客户取消。更为严重的是,近期温州和东莞等地相继爆出多家知名企业倒闭或“放假”的消息。

温州一家大型外贸鞋厂的业务经理阿德说,“我们鞋厂超过80%的订单都被取消了,如果剩余订单继续取消,又没有新订单进来,很快就要关门了。”他坦言,现在外贸行业人心惶惶。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香港党媒唱反调显示的是中共内斗问题。在中共党媒系统中说外贸企业陷入生死危局,就非常异类,而它不是大陆的媒体,是香港的媒体,而香港媒体是在曾庆红的势力范围内。《大公报》的宣传口径经常不符合党媒姓党,党媒姓习的要求。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