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百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2017新年寄语



2017-01-09 15:04:57

以下是百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2017新年寄语,这些声音与官方的新年献辞、元旦寄语有别,但是却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需要的声音。由微信公众号“影响力观察”发布。

民主是个好东西。好东西用好不容易。2017全体公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安兴本 文化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让我们在历史的隧道里共同坚守我们内心的亮光。
——蔡霞 学者、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风雨中我们相拥而泣,雾霾中我们未曾迷失,软弱时我们彼此搀扶,孤独时我们共同守望,将残的灯火永不熄灭,压伤的芦苇叶不折断。
——蔡慎坤 独立学者、时事评论家

关注底层,争取体面劳动;关爱社会,追求尊严生存。
——常凯 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希望新的一年,人民能够吃到安全的食品,能够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环境问题。
——陈浩武 学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员

愤怒变成了玩笑,丑行编成了段子,以冷漠表达不满,用娱乐消化恐惧,我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在精神上真正严肃面对问题,更不知这种消极的心理累积会以怎样可怕的方式爆发出来。毕竟,哪怕明知说什么都没有用,说或写,毕竟是时间给我们这些老年人所留下的最后证明你曾存在过的机会。依此进入新的一年。
——陈家琪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

改革的正确评价标准,就是释放市场和社会的活力,给人们以更多的自由,同时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和制度的改革,体现各项制度,包括经济、政治、法律等各项制度的公正。而尊重常识、尊重历史、尊重规律,则是一个常态社会的基本遵循
——陈剑 学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希望有权制定并掌控法律的人在2017年善待法律!!!
——陈世和 律师

2017年我们将面临中国和世界的双重难题。尽力而为吧。
——程映虹 历史学家、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教授

一切皆变、一切必变!这是中华首经易经的精髓和真谛。其中否卦和革卦是这一精髓和真谛的典型展现。在一切皆变、一切必变的天道铁律支配下,自由民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必将从无变有,从小变大,从弱变强!
——储成仿 法学学者、政论作家

暗夜中,我默念每一位朋友的名字。我把你们视作灯光、道路和希望。当我们不再互相为敌,力量,就从你我的肩膀之间迅速产生和传递开来。
——崔卫平 学者、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虽然暗夜沉沉,但如果你内心坚信有光,那么光就会到来!
——邓聿文 时政评论家

2016,我们是伴随着无边的黑暗、绝望以及众多无辜者的眼泪和血度过的。期待2017,大地震动,万物复苏,吾国吾民出埃及。
——狄马 独立作家

法治梦断,人心不死。
——丁东 学者、历史学家

你们带来了一场不意的暴乱,把我流放到——一片破碎的梦;从那里我拾起一些寒冷的智能,卫护我的心又走上了途程——借用著名诗人穆旦的一段诗,作为我的2017年的新年献词。
——范晓 学者、地质学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梦破秦关天下白,权归公民新运来。
——冯崇义 历史学家、澳洲悉尼科技大学教授

新年将至,感慨万千。过往的岁月风雨飘摇,未来的弦歌如泣如诉。在此,我愿以雪莱的《西风颂》与诸君共勉:“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把昏睡的大地唤醒!西风啊,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高全喜 学者、大学教授

又是一年苦雨飘,双鬓染雪耻心烧。灰霾赤雾苍天暗,祈盼惊雷破梦朝。旧年一言难尽,新年难进一言。惟愿上帝保佑,在新的一年里,民生改善,民权伸张……阴霾散尽,中华民族浴火重生!
——高氏兄弟 独立艺术家

在寒冬暗夜里做一炉灶火,做一柄火炬,做一支蜡烛,做一根火柴,因为上帝说:要有光!
——郭于华 社会学家、清华大学教授

无自由则无幸福,有勇敢方有自由。
——贺卫方 法学家、北京大学教授

于此中华大地冰河期,自勉更勇敢,自勉淡薄利益、抛弃天朝虚名,更勇敢决绝公开地与邪恶决裂。祈愿与众多智者、勇者互相勉励,抱团取暖,大家一起辩善恶,明言指称善恶,以良知压邪恶,为中华土地上建立宪政民主各抒己见各尽己力。
——郝建 作家、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今年是反右运动六十周年,在此谨祈望中国走出苦难的阴影。
——胡杰 独立纪录片导演

公平(左)与宪政(右)是未来中国的两面旗帜。没有公平正义,不能以宪政实现正义,那么中国将像脱轨的列车冲向悬崖,几乎没有人能够阻挡。这是民族的悲剧!我辈岂能坐而视之?
——胡星斗 经济学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请打起精神,擦亮眼晴,戴好口罩,卷起裤腿,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不要霾没迷失在这个正走向民主法治的新长征路上。为人民之健康幸福、国家之民主法治、民族之和平复兴祈福!
——华炳啸 宪法与政治学传播学人

在无望中寻找新希望。
——洪振快 历史学者、前《炎黄春秋》执行主编

人道人性人文是回归人之常识;自由自治自觉乃不逆自然社会。
——贾西津 学者、清华大学副教授

在新的一年里,希望有良知的学者们,继续以理性现实主义的精神去观察社会现象。
——江平 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2017,愿“墙”彤塌,世界真实。但我深知,若要自由降临,必须有更多的人愿去过一种坦荡真实的生活。2017,希望更多的独立记录者出现,一起挖掘真相,记录历史进程。
——江雪 独立媒体人

在古代,孔圣的仁义,佛祖的慈悲,耶稣的平等;在现代,自由、民主、法治,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珍惜的人文价值。现如今,只有这样博大的人文关怀,才能收拾起这片大好河山。
——李伯宏 旅美作家、翻译家

只要人还在,时间就不会消失,我们历史上见!
——李冬君 独立历史学者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借南宋杨万里诗献给2017年
——李公明 学者、广州美院教授

了解常识,追求真相,热爱自由,执守真理,这样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
——李南 诗人、自由撰稿人

2017,世界将被中美两大板块的剧烈碰撞所改变。这到底是中国模式的拐点,还是美国模式的拐点,抑或两者皆是,我们正拭目以待。
——李伟东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

不在混沌中暴发,就在秩序中死亡。
——李文 社会学博士、混序部落创始人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遥想“改开”之初宗福先话剧,录鲁迅诗献给2017年)
——李双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文化传播学院教授、院长

继续坚持直面现实,真诚而自由的表达,以及对艺术创造性的不懈追求。2017新年献词,老生常谈,贵在继续坚持。
——栗宪庭 艺术批评家

雾散天蓝。
——雷颐 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愿2017年的网络世界404少一些,更少一些,不要再出现曲昌荣式的“烈士”。
——刘虎 前《新快报》记者、现独立调查记者

自由是天赋的,权利是争取的!废特权,还民权,这是实现公民自由的唯一路径。
——刘骐鸣 独立艺术家

2017年是中日恢复邦交45周年。新年到来之际,期盼两国达人大观,克制民族主义盲动,努力推进世仇和解。
——马立诚 学者、原《人民日报》评论员

2017是资本市场的新年。资本的秘密在于企业家的创造力,在于知识对市场的贡献,也在于野生动物进不进笼子。
——毛寿龙 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孙中山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点也没过时。百姓已经启蒙,领导也要赶上。
——茅于轼 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始人、经济学家

因上精进,果上随缘;读书养气,努力加餐。
——孟雷 媒体人、经观传媒副总经理

功不唐捐。风雨如晦,新的一年,保持希望、信心,继续努力!
——彭小华 旅美学者

2016年,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死亡:雷洋、魏则西、山东被电信诈骗的18岁女生、甘肃杨改兰一家6口、内蒙赤峰30多矿工、江西宜春70多建筑工人……展望2017年,活着,不说别的权利、发展,少一点意外和不明不白的死亡,先活着,再追梦。
——乔木 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图书管理员

风雨如盘,闻鸡起舞,严冬既至,阳春曷阻。咨尔多士,荣我兹土,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秦晖 历史学家、清华大学教授

自由呼吸、自由言说、自由行走!
——秦前红 学者、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不辞微薄,不惧强力,以点滴努力推动中国进步。
——荣剑 独立学者

吾心光明,大道直行,何惧风雨如磐!
——十年砍柴 学者、文化评论家

对国家,时间是向前,数千万白骨不惊庙堂。对个人,时间是向后的,掌上明珠皆成土。我现在开始说服自己,自由是作为他者的自身肖像,不从个人自由出发,中国永远没有未来。
——帅好 历史学者、艺术批评家

2017——以心取胜,以弱见强。能够承担的不放下,可以推动的不松手。真切理解了这个时代的特性与需求,相信我们便可学会选择每一天有尊严的生存方式。
——苏小玲 作家、作家协会会员、原影响力中国网总编辑

驱心中毒雾,方可除文革阴霾;树个人尊严,才能立民主宪政——憾别2016 寄望2017年。
——唐继无 学者、作家、出版人

互联网开启了基因突变式的人类透明时代!在信息透明时代,秘密就像同位素,半衰期越来越短。一切靠信息不对称牟利的机构都将土崩瓦解。你在,中国就在;你心向光明,中国就光明!
——童大焕 独立学者、城市化与房地产研究专家

企盼2017年京沪乃至全国空气质量有明显改善。
——童之伟 法学家、大学教授

把苦难装进心里,把屈辱装进心里,把盼望装进心里,把“道路,真理,生命”装进心里,决不缺席社会正义,在水深之处撒下信心之网。
——王东成 学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基督徒

劳工运动是否蓬勃兴起不是问题,它走向何方才是问题。如果宪政民主导向的劳工运动熄火了,极左派就会趁虚而入,把劳工运动导向极权专制。何处何从,知识界与有责焉,没有权利逃避。
——王江松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图书管理员

明天会好起来的。明天一定会好起来!即使我们寄以希望的那个“明天”是百年之后,今天,我仍愿意最大限度地付出努力!即使黑云压城,阴霾弥漫,你我心中的火,是亮着的,是热着的,照得亮前路,暖得了人心。
——王瑛 企业家

自由的力量就是人性的力量。人性是不可战胜的,自由就是不可战胜的!让自由的花朵盛开,才能让一切花朵盛开!自由万岁!
——王占阳 政治学者、大学教授

江河不仅属于人类,请留下中国最后一条自然流淌的大江——怒江。
——汪永晨 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

在恪守良知和常识需要胆量的时代,2017,继续努力,一起改变,坚信我们能够!
——卫金桂 大学教授、小说和历史随笔作者

雨洗浓霾散,民争重税轻。
——韦森 经济学家、复旦大学教授

穿过404的长廊,越过1984的高墙,拂去《常识》上的尘土,让良心的鼓声远扬。
——吴飞 学者、浙江大学教授

中国是半极权半威权社会。从斯大林式的一元化极权,走向有限多元化的威权,接近转型前的台湾,综合阻力较小,是大概率的历史事件。
——吴思 历史与文化学者

2017,重霾笼罩下的中国会更加艰难。但世界在变,人心在变,也许机会就在其间。坚定光明的信念,继续努力前行,将能汇聚成巨大的风暴,吹散一切阴霾,让乾坤朗朗,让呼吸自由,让心境清明。
——吴伟 中国当代史独立学者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外;如果进争不得国族民主,那么退而求家人自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走包括自由行走与高飞远走;财富的安全,有时比财富的增值更重要,自由有时比民主更重要,不要以为暴力愚昧不是民主之一种表现形态。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在已逝去的2016年,我们经历了艰难的事。可以预见,在即将来临的2017年,我们仍要面对艰难时世,不可逃避且不能测知。但无论如何,人心都在进步。在任何不义之事的煎熬之下,人心并不折曲,而是弥加坚韧。
——玄武 作家、诗人

我们都是稻草。每根稻草孤立地看都没用,但总会有最后一根稻草。只是需要足够坚韧。
——笑蜀 历史学者、时事评论家

长夜漫漫,前路险恶,推墙除霾、守望相助。
——肖雪慧 社会学家、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

良知在校友,希望在民间。
——邢小群 学者

建成一个宪政至上的、名符其实的共和国,这是一百年不变的中国梦。在志士仁人和全体中国人百折不挠的努力下,终将迎来梦想成真的一天。
——徐友渔 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时间是真正的导师,它积聚新的激情与梦想,纠正世间的谬误与荒唐,它彰显隐匿的真理和荣耀,慰藉人类的苦难和创伤。时间赋予每个人以自由,你能在新年重塑自己的命运,你也能参与到改变国家命运的进程中。祝愿每个中国人在新的一年里,都能按自己喜爱的方式自由起舞,对生命和时间做出回答。
——叶匡政 诗人、文化学者

立身原在破岩中,咬定青山不放松!
——鄢烈山 杂文家、原《南方周末》编辑

朝野鞫讻,满目阘䢇,天下繁霜,愈愈忧伤。广开民智,人权伸张,去除阴霾,拨云见阳。
——杨东平 艺术家

2017年,我希望家人朋友健康平安;我希望我还能践行“自由、法治、民主”的24字核心价值观;我希望我那些已经退无可退的文字不要再被删,那只是一点点微弱的呐喊;我希望雾霾不让我倒在旅途上,春天会来。
——杨恒均 学者、作家、时事评论家

2016年,频繁被禁言;2017年,不期待被“网开一面”,在未被死死掐断喉咙之前,还要努力大声说话!
——杨锦麟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家

在困难和挑战面前有三种选项:改变、接受和远离。2017年,暂时离开也许是不错的选择,比如雾霾。同时,永不放弃对改变的梦想。
——杨佩昌 学者

虽然我们被迫生活在雾霾的笼罩下,但从来没有失去对蓝天白云的想象。
——于建嵘 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疏钟催晓 乱鸦啼暝”!——借宋人句迎2017年。
——袁伟时 历史学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

数字化时代,社会指望每一个你,成长为公民知识分子,以言论、行动和勇气,创造自己的的中国和自己的未来。
——曾金燕 青年学者

2016年发生了太多的不幸,但既然不幸是人类生活难以避免的一部分,媒体就得如实报道,而不能装聋作哑,我们需要诚实可靠的新闻。好新闻的标准是:面对纷纭世界,厘清复杂关系,摆脱流行偏见,表现职业勇气,揭示事实真相,揭露谎言谬论。
——展江 传媒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录唐人句,与诸君子共勉。
——章立凡 历史学家

2017,丛林原则可能重新主导世界,这对艰难转型中的中国并非好消息。我们当自重自勉,继续奋力前行。
——张博树 旅美学者

何日东方红,还我东方绿?
——张耳 诗人、美国西雅图大学教授

努力就会有成果;相信就会有未来。理想历久,岁岁弥新!
——张伦 旅法学者

我只是希望,祖辈遗留的和我们自己造成的问题,在我们这一代得到基本解决;把这个烂摊子传给子子孙孙,我会感觉人生很失败。
——张千帆 宪法学家、北京大学教授

在这即将来临的世界秩序重新调整的节点上,希望多少能给我脚下这片土地,开启一个走向光明的机会。
——赵诚 学者、某大学教授

我确信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在以加速度转变为一个政治变革的问题。对自己作为一名知识人,对国家之未来、专制政体之最终结束,怀有温和而坚定的立场。我始终致力于最为关切的三个问题:罪恶从何而来,罪恶何以发生,应该怎样做才能保证它不再发生。为此,愿做各种当作而能作的微薄之事。知之为知之,知其不可而为之。
——赵国君 法律文化学者、中国律师观察网创始人

愿我们能铭记每一个为曾为自由战的人;愿自由之花能盛开在更多人的心底
——赵牧 媒体人、曾供职于《人民日报》

人可回天地之心,天地不能夺人之心。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逆顺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录自谢枋得《与李养吾书》)
——赵士林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文化学者

中国改革之路决不能偏移,中国专制极权决不能重来。
——赵世龙 媒体人

民富然后国富,社会强然后国家强,认真对待公民权利,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并获得世界的尊敬,让我的国家觉醒起来吧!
——周为民 学者、中央党校教授

百年宪政、心急成梦,仍需百年,普世启蒙。
——周为民 蛇口社区基金会

如果你对这个世界无望,那就去做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朱大可 文化批评家、作家、同济大学教授

值此大转折的时代,让我们各尽所能,同时秉持“共同体精神”,团结互助、携手共进,创造新的历史!
——朱欣欣 独立学者

建设自己,继续在黑夜中奔跑。
——朱学东 媒体人、《南风窗》杂志原总编辑

2017,祝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朱学勤 历史学家、上海大学教授

(寄语作者按姓氏顺序)

《影响力观察》
2017年1月2日发布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