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六四时他曾绝食请命 英年早逝清流品格难忘



2021-05-14 23:46:26

5月13日是个平常的日子,但对很多1989年过来的人,这是个永记难忘的日子。当天北京高校一批学生发起了前往天安门绝食请愿中共对话的活动,使八九爱国民主运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而参与那场绝食抗争者中究竟有多少陨命,多少残疾,多少至今挣扎于病魔之中,值得世界关注!

(一)一日,坐友人车前往桂林,途中闲聊各式逸闻轶事,以消遣旅累。忽友人问我在京求学期间可认得一位人大叫唐小辉的全州学子?我翻肠倒肚,难觅此名记忆。于是友人忧忧追忆:唐小辉,92年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毕业,98年于桂林长海机械厂英年早逝。这位兄弟,平实包容,待人谦和诚恳,从不计较,工作学习勤奋,品格很高。每每回想相处时日,心中隐隐作痛。

友人放慢车速怆然泪下的神情,激荡我枯寂已久的心,使我震憾当下人欲横流的红尘竟还存留有如此真情与高贵,在人去二十几年仍能催人泪下。

据时间推算,唐小辉是人大88级学生,在大一下学期,适逢八九爱国民主运动,不知后来患病早逝是否与他深度参与那场绝食运动有关?因为我身边已有两友因参与当年那场绝食而落下痼疾,其一也恰巧于1998年患癌离世,另一至今煎熬于病痛之中。

于是我追问唐小辉详情,然而,由于友人高中比唐小辉晚一届,只是后来工作才得机结识唐小辉,了解到他出生于全州县凤凰镇,家中其他情形并不知晓,但对唐小辉讲述当年八九运动神情历历在目。随之我们商定设法联系唐小辉的同学或同事,请他们拨冗带我们前往唐小辉老家探访,以寄缅怀。

(二)2021年2月6日,我与友人会同唐小辉的弟弟及他生前单位两舍友,驱车前往唐小辉家乡凤凰镇萃西村。

萃西村位居湘桂走廊,背靠海洋山,面对湘江支流建江,建村已上千年。

唐小辉年届85岁的父亲,年轻时从军20余载,现身体硬朗,红光满面,声音洪亮。一接触便知是耿直豁达明理之人。

唐小辉兄弟姊妹五人,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母亲在承受多年精神疾病折磨后已于数年前去逝。

萃西村一带因交通、柴水便利,故人口稠密,人均耕地仅五分。这在大集体依靠工分分粮而不得外出打工经商岁月,可想糊口的艰辛。唐小辉出生于1970年9月,当时父亲当兵在外,姐姐们年少上学,家中只能仰仗母亲一人劳动挣分,生活自然困顿。而在唐小辉不足五岁时,母亲因不堪忍受村邻欺侮,愤而喝药自杀,后虽经抢救活命,但身心俱损下精神失常,无力照顾年幼的五姐弟,使孩子们只能相依为命,过早倍尝人世酸楚,

唐小辉在此艰困环境中成长,养成了勤奋、坚毅、自强、隐忍、持重的性格,滋生出同情弱势悲天悯人情怀,以及对公平正义尊严的强烈渴望。苦难造就他的早熟早慧,让村民至今犹记他上小学帮老师讲解一些算术及批改同学作业的趣事。

上高中时,唐小辉曾与同族一性情相投堂兄言及自己未来理想,放言将来可为官,匡扶正义,助弱济困,造福一方,以展平生之志。故而88年高考填报了在当时被称为中国第二党校的人民大学。

(三)唐小辉以优异成绩考取人大后的第二个学期,随着胡公骤然离世,一场追求民主而深远影响人类历史的大剧上演。深怀忧国忧民之心的唐小辉自然不作旁观。

他多年后跟桂林友人谈及当年绝食,头扎红布,激愤抗争的形神。他说,参与其中,不为别的,只因满腔的热血和一场不悔的初心;他还告诉友人:亲历其中有来自学生和市民刻骨铭心的各种感动。

多年后唐小辉跟友人的追忆,仍难掩为民请命的坚毅决绝之气。只是那一绝食可能重挫了原本瘦弱的身体而埋下了后来身患绝症的病根。

当年6月5日,系中老师偷偷找到他,叫他尽快设法离开北京,远避他乡,等候学校进一步消息再作打算。于是他沿途效法电影《铁道游击队》,爬货车,钻煤车,辗转大半个中国,历时近十日,蒙尘披灰,一脸黑瘦,满身疲惫地回到了家乡。身为村干部的堂兄帮他挡开上面的追查,授意他足不出户,闭门谢客,调养身体,静观时变。直到两个多月后,学校老师通知他可返校上学,才辞家北上。

居家期间,唐小辉深思国运民命,研判时势政情,认定当局必忌惮经历这场运动的学生而不会重用他们,故料想今后仕途难通,唐小辉私下跟堂兄说,经此一劫,看来为官护民无望了,那就将来经商富民吧。

(四)1992年7月,唐小辉分到了桂林长海机械厂工作。由于他的刻苦勤奋,很快熟识了所在岗位各项业务,也由于他对人总是带着善意和真诚,从不与人计较得失,以德报怨,宽厚待人,赢得了单位同事的尊重与领导的赏识,在参加工作短短四年,就被推举为部门负责人,列身长海国企最年轻的中层干部。

1998年初,唐小辉在桂林街头意外遭遇一收购废旧的三轮农用机动车碰撞。唐小辉见那肇事者可怜,感觉自己虽身上几处皮破但并无大伤,认为只需到医院稍作检查治疗,当无大碍。于是他慨然挥手叫那肇事者离去,连个姓名电话及车号都没有记。但从此后,他常感腹部隐隐作痛,起初认为是碰撞后有点余伤,吃点伤痛药调理一段时间便好。谁知两个月后,疼痛加剧,再到医院全面检查,发现是癌变,且已晚期,终至救治无效离开了人世。

据专家分析,外伤后能引起癌症的可能性极小。唐小辉患癌当不是那次车祸所致,而是车祸使他隐疾显现。但他当年参与的那场绝食抗争,因身体受损,是否埋下了病根,让人悬疑。

常言“人吃五谷生百病”,人类至今仍对癌症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我接触到三个当年参与那场绝食者,竟有两人于1998年癌变离世。这或是巧合,但若能将当年参与绝食人员多年来身体情况全面调查统计一下,也许能解开一些疑团。

(五)全州,地处湘桂走廊,岭南要冲。自古为中原文化向岭南传播的咽喉之地。此地生民虽南方人体魄却具北方人性格,耿介忠直,不畏权贵,持节守理,宁折不弯。历史上有官居明朝内阁首辅(宰相)的蒋冕,在“议大礼”中拒不顺从皇帝意思而宁愿被削职罢官回乡终老,可见其轻权贵而重理法的节操;清朝监察御史谢济世,铁骨铮铮,嫉恶如仇,为民请命,不计生死。一生四次遭诬陷,三次被下狱,两次丢官,一次陪斩,一次充军,历尽坎坷,但矢志不渝。蒋冕、谢济世等等全州先贤的德操传奇佳话,历经数百年仍至今在全州坊间广为流传,浸淫感化着一代代后人。

八九那场深远影响人类命运的大剧上演中,全州一批在京学子纷纷投身其中,有人为此陨命,有人因此失学,也有人被遣远乡僻壤执教倍受磨难孤独终生,还有人拒斥名利赎买而自甘放逐。而唐小辉幸获老师恩庇,得以平安过关,却可能在绝食中身遭重创,终至壮志未酬英年陨落。

(六)2018年夏,唐小辉离世20年后,人大经济系的一批同学前往桂林,驱车二百余里赶到西萃村唐小辉故居凭吊。其中有大学教授,市厅级官员。一女大学教授还对唐小辉家人坦言,在大学期间曾爱恋唐小辉,希望与他共渡一生,但因缘份未至,终成遗憾。

在此追名逐利,是非颠倒,善恶易位的时代,一个在泥涂跋涉的贫民学子,位不高而身不显,却在去世20余年,仍能赢得同学与友人的如此深切追思,可见其短暂平凡人生中闪耀过多少照亮同侪的光辉。让人深味陆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真意。

2021年5月于全州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