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缅甸民运人士呼吁中共政府跟随国际主流



2021-03-03 21:32:37

旧金山自由缅甸行动委员会(Free Burma Action Committee- San Francisco)是旧金山本地的一个缅甸裔民运组织。在缅甸军事政变发生后,该组织举行过一系列的集会活动。近日,本台记者孙诚记者采访了该组织的创建者之一科·科·雷及成员肯尼斯·黄和南达尔,听他们讲述了目前旧金山湾区缅甸裔的政治动向、他们对缅甸未来与中缅关系的看法,以及侨居旧金山的缅甸华裔对缅甸民主运动的看法及参与情况。

科·科·雷(Ko Ko Lay)是一名参与过1988年缅甸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也是旧金山本地缅甸裔民运组织自由缅甸行动委员会的创建者人之一。肯尼斯·黄(Kenneth Wong)和钦·斯里·南达尔(Khin Thiri Nandar)则是该组织新闻通讯团队(Press Communication Team)的成员。其中,肯尼斯的祖父母来自中国。以下是孙诚记者对他们的访谈。

公民抗命:旧金山缅甸裔与来自缅甸的华裔同行

记者:科·科你好,能否首先请你谈一谈你们最近的活动?

科·科·雷:我来讲一讲湾区的汽车集会。首先,这是一项全球行动,我们在旧金山湾区的缅甸人社区支持“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ommittee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 CRPH),在2月27日组织了这次游行。我们呼吁全世界支持“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和公民抗命运动(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得到了整个湾区的响应,有超过一百辆车加入了我们。我们首先从南到北穿过了金门大桥,然后再掉头、从北向南再次过桥。接着我们聚集在克里西菲尔德公园(Crissy Field),黄昏的时候在那里进行了集会。

记者:南达尔女士,作为这次活动的参加者,你为什么要参加呢?

南达尔:我决定组织和加入这次全球行动,是因为我觉得我需要促使国际社会注意缅甸正在发生什么。军事政变已经劫持和推翻了民选政府,将民选领袖逮捕,并且在侵犯人权。他们在开枪杀人,残酷地镇压和平示威者,因此我们真的需要警惕这件事。我们把我们要传递的信息通过贴纸贴在车上,开车穿过了旧金山的闹市区,比如金门大桥和附近的街道。对国际社会来说非常重要的是,需要知道由民选议员组成的“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才是缅甸的官方政府,军政府不是。

记者:参加你们的游行和集会的人里面,除了缅族人外,还有没有其他族裔呢?

科·科·雷:有一些自由缅甸的朋友,我们把他们叫做“缅甸之友”(friends of Burma)。他们不是缅人,而是一些华人,也加入了我们的汽车游行和集会,和我们同行。他们是缅甸的华人,在1962年我们的祖国实行“民族化”后移民到美国的。这些华人已经在旧金山湾区生活了两三代,他们也加入了我们27号的游行。也有一些美国人加入了我们。

希望中国政府停止援助军政府、追随国际主流

记者:在目前的时局下,缅甸和中国的关系非常受到国际社会的注意。三位能否谈一谈,你们对于缅甸和中国的关系有怎样的看法呢?

科·科·雷:首先,我们谴责中国对我们国家所做的行为。他们嘴上说在帮助缅甸,实际上却从1962年和1988年以来一直在帮助军事政变。他们和军政府走得很近,对军政府提供经济、军事和外交支持。中国还在最近几十年里,利用它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力拒绝讨论缅甸事务。这样的行为不是帮助缅甸人民,而是在帮助军政府。

科·科·雷:此外,他们不止在给军政府经济、军事和外交援助,也在提供科技援助。这样,军事政变领导者就可以镇压缅甸人民,非法逮捕我们的民选领袖。现在,他们开始在街上开枪,一晚上就逮捕600多人。这些政变领导者做了非常错误的事,中国政府却在持续帮助政变领导者。我们海外缅甸人要说的是,既然中国承认了2020年缅甸大选的结果,那么他们就应该帮助我们的民选领袖,要求(军政府)尽快无条件释放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温敏(Win Myint)和所有被捕者。我们还想说的是,中国应该暂停对缅甸的军事、经济和科技援助,直到我们的民选政府拿回权力。这是我们想对全世界说的话。

南达尔:就像科·科说的,海外缅甸裔应该组织并联合起来,塑造一个更强大的社区反对军事政变和中国干涉。在当代的“地球村”,缅甸正在发生的、非常残忍的人权侵犯行为就发生在全世界眼前,全世界的缅甸人不能坐视不管。在中国已是一个超级强权的时候,缅甸发生的一切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对海外缅甸裔社区而言,从个人层面来说,人们应该对中国对缅政策警惕和进行谴责;从政策层面来说,人们应该呼吁国际社会长期关注缅甸局势。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国际关系,通过军事政变这件事走到一起,用自己的才能、专长和身处海外的自由身份,去捍卫缅甸人民的自由和权利。

记者:肯尼斯,你的看法是什么呢?

肯尼斯:中国政府不像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政府一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谴责政变。在中国官方媒体上,他们把这件事称作一次“内阁重组”或者“缅甸内政”。在我们海外缅甸人中,好多人都有中国祖先,这些人更希望能尽力改变这件事。我们会持续要求中国政府加入到其他国家的行列中、谴责军事政变。事实上,在过去几年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执政的时候,中国政府和缅甸民选政府相处得很好,双方有不少外交对话,中方对缅甸有不少投资项目。因此,我认为中国政府实际上不会受益于由政变带来的混乱。我会继续动员海外缅甸裔社区去帮助缅甸,将我们的意图告诉中国政府。对恢复缅甸的民主来说,这很重要。

未来政治规划:建设民主缅甸联邦、希望中国尊重缅甸人民选择

记者:能否请三位再谈一谈你们未来的政治规划呢?

科·科·雷:很明显,缅甸人民自从1988年或者1962年以来就在争取民主,全缅甸人民都希望有一个多党制的民主政体。我们的国家有不少少数民族,因此我们的一个目标,就是在缅甸建设一个民主联邦,这是我们的唯一出路和目的。

科·科·雷:建立民主联邦是我们的目的,因此我们首先就要摆脱不合法、不公正、不和平的军事政变,接下来才能将我们的国家建设成民主联邦。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实行共产主义一党体制,有它自己的政治目标,大可以去实践它自己的理念。我们希望实行开放、独立的外交政策,全体缅甸人民希望拥有一个民主联邦,我们也有权利实践我们的理念。中国政府必须允许缅甸人民根据自己的意愿建设自己的国家,我们不希望中共和中国政府对缅甸政局进行任何干涉。我们热爱中国人民和中国食物,我们是邻国,我们应该成为真正的邻居。那么中国政府就必须停止支持发起缅甸军事政变的人,让我们能在未来在缅甸建立一个民主联邦。

南达尔:毫无疑问,缅甸是失败的,但那里仍然存在着希望,就是富有创造力和才能、受过充足教育的年轻一代正在崛起,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正在发动起义、对抗军事政变。在未来,我希望我能运用我的才能去和年轻一代人同行,去面对一切挑战和事情,从而重建缅甸。重建缅甸,意思就是恢复正义、和平和平等,不止要为缅族做到这些,也要和全国的少数民族团结起来,一起和军事政变战斗,从而重建我们的国家。这会是一段漫长的路。我会让我的这个希望一直存在下去,不会放弃重建民主缅甸的理想。

肯尼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每当早上我打开电视机、看到我的朋友们在街上行进时都很艰难(按:此处肯尼斯在哭泣),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还能不能回家。我不想让下一代人像我一样在军政府的统治下成长。所以,我希望回到缅甸时,能看到一个自由与和平的国家,而我们要实现这一切就要推翻军事独裁者。我希望做任何事去帮我的朋友们摆脱军政府的统治。我想告诉在缅甸的人们,我童年时的朋友和在街上抗争的人们:你们并不孤独。

肯尼斯:香港和缅甸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正如人们最近所说的“奶茶联盟”,我们都喝奶茶,我们也都在面对独裁者。我把缅甸人民的领袖敏哥奈(Min Ko Naing)看作和罗冠聪一样的领袖。

南达尔:我想对我的缅甸同胞说,我们会和你们并肩作战,正义终将得胜,我们会赢的。请你们保持期待,因为国际社会在看着你们、帮助你们、与你们同在。我们会继续前行,直到打赢这一仗。

科·科·雷:我们最终会获得胜利。我们是在解决问题而非制造冲突,我们要民主、自由、人权、正义与和平。我要告诉中国政府的是:请让缅甸人民做希望做的事,这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会坚持下去,请不要支持任何领导军事政变的人,请变成缅甸人民的朋友,而不是军事领袖的朋友。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