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马共秘密短波电台历史曝光



2017-01-08 19:30:04

马共秘密电台于七十年代在湖南长沙设置,曾是全球最大短波电台之一,直到一九八一年邓小平下令撤离中国,随后转往马泰边境运作九年始结束。当年的电台人员李居强是马共干部之子,如今是高新科技公司主管。

设立在中国浙江嘉善县姚庄镇的浙江嘉熙科技公司被中国政府冠以“国家高新科技企业”的单位之一,是一家港、泰、中合资的高科技光电产品制造企业,专业开发、生产、销售和安装LED发光二极体应用产品及系统集成、太阳能光伏产品,已获得四项发明专利、五项实用新型专利及四项外观设计专利。 建筑物二楼是公司高新技术的研发基地,现年六十五岁的副总经理李居强,则是公司研发团队的核心成员。李居强醉心研发,却有一段非同寻常的历史。

不过他人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皆与中国有关。他在海南岛出生、求学,年少时又受“组织”挑选到北京接受军事与无线电发报训练。然而,对其而言,在泰马深山约二十年的日子却是他人生无法忘怀的岁月:与大山大树为伴,为理想献出青春。这得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说起……

用中国流行的话语来说,李居强来自革命家庭,他的父母早年在马来亚参加马来亚共产党抗日运动,抗日胜利后英国殖民地政府开始镇压马共抗日军,父亲在槟城被捕,被驱逐回中国海南岛,后来参加中共解放海南之战,就此落足海南;一九五零年海南解放后,其母亲亦从南洋归来。李居强于一九五一年在海南出生,在当地受教育。一九六七年,年仅十六岁的李居强受马共的招募,与另外七名马共高干的孩子,一起被送到沈阳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通信学院,接受两年全面的军事训练课程,学习重点主要还是在战事通信上的无线电机务与报务,为马共在马来西亚的武装斗争补充专业人才。这所通信指挥学院在当时是中国较著名的军校,只有校级军官才被送到这里受训。然而,当时与李居强到这间军校受训的小伙伴们最小的仅有十四岁,最长者也只有十七岁,这反映出当年中共对海外兄弟党的照顾,同时说明马共在为开设地下电台积极部署。

李居强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透露,当时在同间军校受训的包括泰国共产党成员,不过泰共培训的课程较短,只有八个月,而且是集中在无线电、机务与报务,马共成员却是接受全面的军事训练,包括上政治课,为期两年。他说:“虽然同一军校,我们与泰共并不在同个课室,也没有生活在一起,时而我们会碰面,不过我们从不交流,也没有交谈。”为了保密的需要,马共学员不能与外人接触,他们有本身的食堂,住宿在学院内,平时不得外出,上课的外学楼也有警戒,外人不能进入。

当时正值文革时期,无线电收发与发报技术水平不错的北京八一体工队无线电专业队停止运作,中国政府因此把他们调到沈阳军校,负责训练海外兄弟党。虽然军校外文革批斗闹哄哄,军校内却是一片平静,丝毫未受文革冲击,培训并未中断。那个年代中国仍然贫穷,人民生活艰苦,不过,李居强与马共学员却受到中共中央军委的特别照顾,获得特别的待遇,伙食良好,处处有人照顾,让他们得以安心上课。

一九六九年完成军训后,刚好赶上马共秘密电台《马来亚革命之声》要开播,李居强与部分同学被令暂时延缓回返马泰边境的马共营地,留下来协助秘密电台的运作。《马来亚革命之声》经马共总书记陈平的要求、在毛泽东亲自批准下设立。

泰共比马共更早设立秘密电台,初时是由越共协助,设立在北越境内,不过在泰共与越共发生矛盾后,泰共秘密电台撤离到云南。考虑到云南靠近泰国,有被驻扎在泰北的美军轰炸的风险,中共最后让马共以中共设立在湖南长沙益阳县四方山的二线备用台基地,充做马共秘密电台《革命之声》基地,对千里外的大马人民与马泰边境的马共武装人员,按时播放革命文宣与发布指示。李居强透露,当时马共广播电台有两部二十五千瓦短波发射机,输电线电压十一万伏,备用柴油发电机四百八十匹马力,发射架高九十四米,在当时属于世界级,是与中国援建的《阿尔巴尼亚之声》齐名的最大短波电台之一,几乎全球都可以听到马共的广播。

李居强透露,马共秘密电台保安严密,中国派驻一连解放军驻守,严禁外人进入,马共人员也不能轻易出山。马共人员和中国人员分成两个部分,分别住在两个区。双方人员不准私自往来。代号“六九一”的马共秘密电台建筑群占地约两百亩,并被划分为工作区(撰稿与录音)、生活区及发射台,在秘密电台工作的马共成员在里面工作,也在那里生活。日常所需采购与伙食,甚至把录制好的新闻皆交由中方人员处理与播放,他们只需专心工作。初期马共秘密电台录制华语、马来语及淡米尔语节目,随后增加英语及多种方言,包括福建话、广东话、海南话等节目。在马共秘密电台工作的人员起初人数不多,发展到后期,则增加至一百多人。电台总编辑是马共中央委员陈田。

七零年底,为了配合国际形势,马共重新发动武装斗争,派遣突击队进入大马境内开辟根据地,曾受无线电报务训练的李居强与同学接获组织的命令,离开秘密电台,回返马泰边境支援报务工作。然而,当时中国受东盟国家围堵,李居强与其同志身份特殊不能曝光,因此必须依赖秘密管道潜入马泰边境。虽然他知道返国的路崎岖,不过他可没想到,只需几个小时的飞行,他们却需要逾两年才能走到。

他透露:“我们被安排通过云南潜入泰国。我们先在西双版纳猛腊等待,在当地接受三个月的军事训练,随后进入老挝(寮国)北部,并获得越共二十八团的接待与护送,直到湄公河边才由泰共人员接接手,护送到泰北的清莱府附近。”李居强等人被安置在处于难府的泰共中央机关部队,等待时机潜入马泰边境。前段道路走得顺利,在难府却出现问题了,由于马共在曼谷的地下线被破坏,“交通”断了,李居强等人被迫等待交通重建。这一等就约两年,最后他们被迫依靠泰共地下线的安排,继续行程。他们使用泰国证件,装扮成曼谷人,熟背身份,乘坐计程车或是火车,一节一节的往南走,经历半个月,终于回到马泰边境的马共根据地,迅速地投入了边区的军工、通信与研发工作。他说:“我们虽然经历了两年多才回到,这比另一队算是幸运了,她们等待了五年多才回到。”

一九八一年,国际形势再次变化,中国与越南闹翻迫使中国必须争取东盟的支持,李光耀利用时机向邓小平施压,要求中国停止资助马共、泰共等东盟国家共产党的武装斗争。邓小平接受李光耀的要求,马共秘密电台被令撤离中国境内。李居强与一班同志再次接获指示,必须在四个月内在马泰边境深山设立起秘密电台,以宣示继续马共继续斗争的决心。

李居强透露,当时马共游击区一无所有,他们必须从零开始做起,而时间很短暂,必须赶在中国限令的一九八一年六月三十日《马来亚革命之声》停止播放时,启播新的秘密电台。他说:“我们必须采购发射配备、研发播放技术、寻找远离部队驻扎营地的发射基地,避免被敌军轰炸,组装、测试等工作,最后困难一一都被克服。”

马共随后也命名新的秘密电台为《马来亚民主之声》,宣告马共斗争路线的改变。民主之声在马泰边境森林持续播放到九零年马共与大马政府和解,结束武装斗争之时,与深山为伴十八戴,李居强也追随大队离开森林,结束了那段记忆深刻的日子。

追溯人生,李居强认为那是一段“许多人没有办法经历的人生”,也是“一种财富”,这使他今天能够从容面对世界,面对人生挑战。从安逸的家庭到参与武装斗争面对生死,最后又回到自己喜欢的高新科技研发工作,李居强深感今生无悔。偶尔翻看老照片,他对或已离开,或散居世界各地的同志无限的思念,这段人生永远无法忘怀……

林友顺 亚洲周刊驻马来西亚特派员
亚洲周刊 2017年第31卷 3期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