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余文生遭秘密重判4年 案件被延至12月再审



2020-10-08 18:58:50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20年6月17日一审遭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重判4年,因他不服而上诉,让该案进入二审,但律师已接获法院通知,案件延期后审限为2020年12月8日。维权许久的余妻许艳认为,江苏省高级法院的做法,违反高效便民、正义及效率相统一,届时恐再拖延,她亦要求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余文生案上诉多难关 高院延长案件审限两个月

综合中国公民运动网与民生观察报道,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的辩护案、多名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维权律师等案件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入狱迄今,只有今年6月17日一审期间,遭到法院秘密重判4年有期徒刑,而其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代理余文生案的律师蔺其磊表示,他于2020年9月29日15:00许,接获江苏省高院承办余文生案的法官电话,并被告知“因为复制卷宗光盘等问题,经申请决定余文生律师案件延长审限两个月”,江苏省高院于7月8日立案,而检察院的阅卷时间为一个月需要扣除,正常审限为两个月,延期后审限为2020年12月8日。蔺其磊表示,他再询问自己的代理资格,后续再答复。

许艳则认为,余文生案从秘密判决至二审延期到12月8日,耗时6个月的时间,到了12月8日后是否会再拖延?江苏省高级法院这么做,违反了高效便民、违反正义及效率相统一。此外,许艳也要求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此外,上诉迄今已达4个月,二审辩护律师也数度前往江苏省高级法院。第一次,法院只有收下卢思位、蔺其磊两名律师的辩护手续,但没有让他俩复制卷宗;第二次,法院只允许让卢思位复制纸质卷宗,但没有答应让他复制光盘;第三次,法官以蔺其磊的律师证没有年检为由,不让他复制光盘。


余文生经历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期间,公开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了政治改革建议,例如:删除宪法之序言、建议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产生等。隔日(1月19日),余文生遭北京警方抓捕,随后被指定在徐州某地点进行监视居住。


2018年4月19日,余文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而被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中。余文生自2018年1月被抓捕以来,一直处在秘密羁押状态,即便开庭审判、宣判,家属也只能在事后得到电话通知。

2019年2月,余文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前往徐州市中级法院。余文生案经历了2次退侦、5次延长期限

2019年5月9日,针对余文生案,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但余妻许艳竟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直至5月11日才间接得知余文生在5月9日这一天开庭审理。

2020年6月17日上午,许艳接获自称是来自徐州市检察院的电话,对方表示,针对“余文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徐州市中级法院已经宣判,余文生被判刑4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余文生因不服徐州市中级法院的一审判决,决定上诉至二审江苏省高级法院。

此外,在被羁押千余天后,余文生才获准与律师会见。

2020年8月14日上午,二审代理律师卢思位律师在会见余文生时,据余文生自述,自己的身体健康尚可,唯有右手、牙齿出现问题。卢思位方才得知,因他的右手问题严重,导致上诉状都是使用左手来书写的。

2020年9月3日,蔺其磊、卢思位两名律师再次与余文生相会,余文生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遭羁押期间,长时间挨饿,他又透露,在一审时,有两名官派律师对他进行引诱;有员警在审讯期间,以他的家庭成员威胁他,并逼迫他认罪。余文生还表示,自己批评相关机关违法办案,是为促进中国的法治建设,但员警却逼迫他承认是为了反对党、为了要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为了要否定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此外,徐州警方还诱导余文生得举报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其它律师,但被他拒绝了。

此外,关于余文生的徐州市中级法院判决书日前曝光,其“罪证”涉及发表于推特、脸书上的言论,以及接受媒体采访,至于“修宪公民建议书”应该是中国政权迫害余文生的直接导火索。

在这一份长达15页的判决书称,余文生“受反华势力渗透影响,逐渐形成颠覆我国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2014至2018年1月间,利用推特、脸书等途径,“在互联网发布攻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公开信”;以“维权”为名,插手、炒作国内敏感案事件;“接受境外资助和采访,抹黑党和国家领导人,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诋毁政府和司法机关,诽谤法治倒退、人权恶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具体事项为:2014年至2017年间代理多起法轮功案件,接受新唐人、希望之声等境外媒体的采访;2015年7月至2017年8月,在天津市司法机关办理律师王全璋、王宇等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期间,捏造司法机关“违法”办案等讯息,并通过微信、推特、脸书等途径发布,恶意抵毁中共司法机关;2014年,“加入中国人权律师团微信群”,2015至2017年以该群采访联系人的身份三次接受自由亚洲、新唐人等境外媒体的采访,妄称中国“毫无法律秩序”、“法治倒退”、“人权倒退”,歪曲当局法治现状;2015至2017年,多次通过推特和接受外媒采访,捏造自己被羁押在“死囚牢”的言论,攻击政府和司法机关;发布“余文生关于建议修改宪法的公开信”否定中国现有政权组织形式。

苹果日报9月20日报导,针对余文生案,许艳强调,“余文生每多一天的关押,都是不公与法治被多践踏一天”,并极力要求江苏高院依法,且以人道原则履行高院职责。

许艳也要求徐州市看守所基于人道考虑,对她的丈夫余文生的右手进行不间断治疗、同意让他每日多运动、改善冬季看守所内的温度寒冷问题,以保住他的右手,减轻右手残疾的程度。最后,许艳要求中国政府及有关部门,立即调查余文生的右手为什么受伤,并对酷刑实施者及长时间隐瞒他的健康情况的责任人予以追责。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