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大陸郑大副教授横泪描述兰考县长 焦裕禄实是伪军汉奸



2021-04-08 23:25:07

日前,郑州大学的副教授周荣方在讲台上满含热泪的讲述了上万群众伫立在寒风之中,迎回他们最优秀的儿子焦裕禄的故事。周教授声情并茂的讲故事似乎是事件的亲历者,然而焦裕禄死亡时间是1964年,周教授生于1981年,我们姑且让关公战一次秦琼,看看周教授入戏有多深。

周荣方是1981年生人,河南信阳人,是郑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讲师,副教授待遇。她对焦裕禄情有独钟,曾著有《好书记焦裕禄》一书。周教授讲课比较有代入感,常能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她还是郑州大学的网红教授,获奖无数,是马克思主义教学的标兵。说简单点,周荣方是一个会讲政治课的老师。

另外,一直主张武力攻台的郑州大学教授周文顺是《好书记焦裕禄》的第一作者,周文顺还曾登上过央视著名栏目《百家讲坛》专门讲述焦裕禄的故事,不知同为郑州大学教授的周荣方与周文顺是什么关系,但是周荣方必是得了周文顺的真传才能把焦裕禄的故事编的如此悬乎。

传播甚广的那则视频中,周荣方说,那是一个泪水浸泡的日子,上万群众伫立在寒风中,多灾多难的兰考人民,迎回他们最优秀的儿子焦裕禄。上万群众迎焦裕禄的时间是1966年,但焦裕禄死亡时间是1964年5月14日。说白了焦裕禄是死亡后才火的,被官方树立成了典型。

关于迎回焦裕禄,民间版本众多,周荣方的上万人伫立寒风中只是一个。还有传说,在焦裕禄的葬礼中,送他最后一程的人远超十万人,甚至有百姓跳坑拦住下葬队伍。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不愿接受失去焦裕禄的事实,群众万分悲痛。版本太多难分真假,说不定再过十年会有百万人送葬的新说法。

历史可以演绎但很难造假,真实的焦裕禄如果呈现在眼前恐怕大多数人要惊掉下巴。焦裕禄的死亡时间是1964年5月,而他进入兰考县工作的时间是1962年12月,也就是说一个在兰考县工作了仅一年半的领导突然英年早逝,区区一年多点的工作业绩就能令他青史留名,更吊诡的是焦裕禄刚来兰考也不是一把手,一个新来的官员屁股都没坐稳就被说成功勋卓著,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


如果再往前扒,焦裕禄的生涯堪比小说。焦裕禄是山东人,中共的历史文献中说焦裕禄因为参加共产党被捕随后送到抚顺,即当时的满洲国去挖矿,成了一名矿工。当时的东北是整个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经济发展程度超过日本本土,能去东北挖矿等同与今天去北上广深打工讨生活。

得益于在满洲国挖过矿,焦裕禄被认为是大大的良民,衣锦还乡后,焦裕禄第一时间就在邻村加入了伪军,就是影视剧里常说的“皇协军”,一同加入的皇协军的还有焦裕禄的堂弟焦裕祯,但是当过汉奸的焦裕禄一旦被组织认定,什么都好说,中共文史对其这段时间的描述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焦裕禄其实是潜伏在敌营的中共卧底。

然而,焦裕禄的卧底工作显然不称职,在当差期间他选择了跑路,如果焦裕禄真的是地下党员,他的跑路行为显然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另外兄弟两人一起当汉奸,谁是真谁是假,伪军的团队是不是太成问题,能让两个中共特务混进来。更为可笑的是背着汉奸名头的焦裕禄到了河南却是靠着镇压反革命平步青云。

到了兰考县,焦裕禄的主要工作跟改善民生是八杆子打不着一撇,他到兰考的目的是主抓阶级斗争。通过种泡桐来治理盐碱地环境不是焦裕禄主张的,而是兰考县县长张钦礼的政绩。张钦礼的业绩被当时新华社记者穆青移花接木到刚刚病死的焦裕禄身上,这才是周荣方能吹牛的前提。

记者穆青认为焦裕禄出身贫寒,又红又专,而张钦礼属于刘少奇的地下党派系不能宣传,焦裕禄又刚刚死亡特别适合渲染气氛,于是乎穆青在没有调查焦裕禄背景的情况下,仅凭他在阶级斗争中的表现就决定造神。放在资讯发达的今天,焦裕禄的背景是肯定逃不过小粉红的贼眼,穆青可能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沐浴在焦裕禄假的“荣光”之下,他的6个孩子3男3女在河南的地界上开枝散叶,但无一例外的是焦裕禄的子孙后代们都选择了进入体制,因为他们深知体制的好是无可替代的,因为有了《烈士法》无人再能质疑他们,虚假的东西却进入了庙堂之中,甚是可笑。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