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一章 国家主权的归属及一党专政的性质(上)



2017-01-13 19:40:37

若要认清一党专政的性质,首先需要明确国家主权的归属,以及主权者与政党,特别是与执政党之间的关系。

只要人们承认,每一个人的人格和尊严都是平等的,那么一个国家的主权归属就只有一种可能,即国家主权必须由全体国民共同享有。如果国家主权只是由国民中的一部分人享有,不管这一部分人是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族群,或是一个政党,人与人之间的平等都将不复存在。因为,当一个国家中的一部分人作为国家主权的享有者,可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另外一部分人,人们就不能说这两部分人是平等的。

一个国家的主权者应该是全体国民,而不是其中任何一个政党,除了上述基本理由外,其理由还包括:(1)全体国民是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没有国民就不可能有国家,但缺少任何一个政党,都不会影响国家的存续。(2)政党本身就是由国民所孕育出来的,它的成员也都来自于国民。一个政党只包含一小部分国民,这些国民并不能因为组成了一个政党,就可以取得国家的主权,进而取得支配其他国民的权力。否则,不同的政党都可能主张自己是国家主权的享有者,而这些关于国家主权的相互冲突的主张,将不可避免地破坏国内的和平。相反,由全体国民共享国家主权,就可以避免因国家主权的争执所引发的内战,因为在全体国民之外并无其他的竞争者。

既然全体国民是国家主权的享有者,那么他们就应该是一个国家之内的自治者,而不是被治者。但同时,每一个国民又都处于政府权力的管辖之下,必须对政府行使权力的行为予以服从。这两种说法是否相互矛盾?实际上,这其中并无矛盾。在一定地理区域栖居的人们,如果是生活在无政府状态下,那么其中任何一个人或一群人,都有可能遭受更强大的另一个人或另一群人的侵犯。这些人如果能够形成一个国家,并组建一个政府,他们就不但能较为可靠地保障各自的生命、财产和自由,而且还能维护和促进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

这样组建的政府,比任何一位或一群国民都更加强大有力,并可要求得到每一位国民的服从,但这并不能改变全体国民作为自治者的地位。因为,政府及其权力都是国家主权者意志的产物,每一位国民对政府权力的服从,其实正是每一位国民作为平等的主权享有者自我同意的结果。在民主国家,一位公民对自己同意的政府权力的服从,与在专制国家,一位臣民对自己无从施加影响,因而完全外在于自己的政府权力的屈从,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区别。这种区别,亦即自由和奴役的区别。

在一个承认个人人格独立和平等的国家,国家主权由全体国民平等地共享。正当的政府权力,是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的意志的产物,因此具有派生性、从属性和有限性等三个方面的特性。第一,政府权力是由国民主权所派生出来的权力,并须受到国民主权的控制。政府权力不能独立于国民主权之外,或是超越于国民主权之上,从而使国民失去对政府权力的控制。否则,政府就不是民主的,而是专制的,那些掌握政府权力的人,和那些不掌握政府权力的人,就成了泾渭分明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

第二,政府权力的产生,是为了保护国民的生命、财产和自由,以及促进国民的共同利益。政府权力只是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基于手段和目的之间的从属关系,政府权力只是一种从属性的东西,其本身并无独立存在的价值。

第三,政府权力的派生性和从属性,决定了政府权力的有限性。 政府权力的派生性,使它成为一种居于国民主权之下的权力,因而在位阶上是有限的;政府权力的从属性,使它只能服务于特定的目的,因而在范围上是有限的。任何政府权力,一旦突破它在位阶上或范围上的有限性,都将失去原有的正当性。

政府权力一旦产生,就必须由一些人来掌管和行使,这些掌管和行使政府权力的人,可以称为执政者。当执政者是一个政党时,这个政党也可称为执政党。任何政党原本都没有支配党员以外的人的权力,不能要求得到党员以外的人的服从,但执政党实际上却可以借助于政府权力去支配每一位国民,并要求得到每一位国民的服从。既然执政党对国民的支配权(即执政权),不是源自政党本身(因为政党本身并不具有这种权力),就只能是源于执政党之外的某种权力。这种权力就是全体国民所享有的国家主权。

执政权源自于国家主权,一个政党只有得到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的同意,才能取得正当的执政权。主权者的这种同意,实质上是一种授权行为,获得这一授权的政党,即成为主权者的利益代理人。因此,在享有主权的全体国民,与掌管及行使政府权力的执政党之间,存在着一种委托-代理关系,这种关系的核心内容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只有通过主权者的委托授权,执政党才能取得正当的执政权,而授权者在授权之后,仍可基于自身的意志撤回授权,因为权力授予行为并非权力移转行为,主权者并不会因为授权行为而丧失其主权;第二,基于代理人对委托人所负有的忠实义务,执政党行使被授予的执政权,只能是为了保护和增进主权者的利益,而不能是为了谋求自身的利益,执政党及其成员可能得到的薪俸或荣誉,只是他们在严格履行忠实义务的前提下,所应获得的报酬。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