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农民工讨薪路 为何难又难



2017-01-24 17:12:34

转眼又近年关,和往年一样,大批劳工因不能及时拿到工钱而被迫讨薪抗议,其中有些人甚至无法回家过年。但中共政府部门却相互推诿、不作为,让这些劳工的处境雪上加霜,由此引发的悲剧事件接连不断。

临近中国新年,中国大陆各地再现大规模讨薪潮,而且与往年相比,颇有扩散、加剧之势。很多务工人员无法回家过年团聚,而是被迫走上讨薪、抗议之路。

仅1月16号一天,各地就传出多起民工讨薪事件。

陕西西安市雁塔区的陕旅集团,拖欠工程款与工资800多万元,农民工被迫拉横幅讨要薪金。

云南临沧市耿马县“城南鑫居”项目,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无奈之下,近百名农民工将售楼部出入口用挖土机封堵,打出横幅讨薪。包工头程先生向《大纪元新闻网》表示,自2015年3月以来,共有一千余万元款项被拖欠,他索要欠款,但是开发商始终避而不见。

安徽合肥市刘冲公租房项目拖欠工资上千万,数十名农民工被迫到市政府讨薪。此前,他们已经讨薪数月,所有政府部门都跑遍,但这些部门互相推诿、扯皮,根本不解决问题。他们到已经完工的工地去讨说法,却被警察以聚众闹事为由抓捕。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老板不愿意出钱,监管部门不履行职责。你怎么怪这些农民工呢?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是受害者。”

1月13号,陕西周至县棉花营村村民郑喜云,因讨不到百万元工程款,在欠款的周至县沙河城市公园办公室内服毒。

去年11月25号,四川资中县农民林巧与上百名工人前往贵州安顺“东联国际名车广场”项目售楼部,索要工程款和工资,结果遭到20多名手持砍刀、棍棒男子的追打。7人受伤,其中4人因伤势较重,需要住院治疗。

辽宁葫芦岛农民工杨海斌,向青岛凯旋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讨要薪水,却被推倒摔伤,造成下半身丧失知觉,住院治疗的费用每月需要7、8万元,其家人已无力筹资维持。事发近两个月,该公司才将所欠一万多元工资支付,但却以没钱为由,不支付治疗所需费用。

辽宁葫芦岛农民工杨海斌的弟弟:“我连公安局、派出所、信访、劳动局都去了,有的就是不受理,有的就是告诉你等。现在就等于这个人在医院治病没人管,他们对方根本就是不出面。”

《美国之音中文网》报导,大陆每年此时有关工资的争端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是今年拖欠工资问题,第一次扩大到包括电子商务等新经济产业。

对此,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分析表示,欠薪问题的扩大,说明目前劳工的处境、劳动关系的倾斜越来越严重,劳工得到的保护越来越少,欠薪的风险越来越大。

王江松:“一方面是工人没有结社的自由、没有罢工的权利、没有集体谈判的权利,对老板、对企业的自下而上的制约没有了。另一方面是,国家政府部门的自上而下的监管没有了,所以不欠白不欠。”

王江松强调,如果欠薪问题大范围出现,将会把很多人“逼上梁山”,后果会非常严重。

“中国劳工通讯”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一年,中国大陆就发生了近2600起因拖欠工资而引起的群体事件,遍及全国各地。该组织预计,今后数周,劳工抗议浪潮将会急剧上升。



2016年3月 黑龙江数千矿工上街讨薪与千警爆冲突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