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红色共产逐步操控香港教育 纯洁如纸的孩子如何能抵挡恶意洗脑



2018-01-05 21:48:40 作者: 看中国网

香港校园出现的年轻反对声音、与北京以“深红”人士治港、操控香港教育系统有关,并以一直以来具有巨大争议的“港独”议题入手,讨论校园学术及言论自由、与来自北京的政治压力之间的角力。

港府牵头 委任深红人士治港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在2017年6月竞选特首期间,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曾表明要加强对幼儿的“国情教育”、“从小培养幼儿爱国意识”,并表明会推行2012年因引起社会严重反弹而搁置的洗脑式“国民教育”。林郑月娥8月上任后,即公布具有“深红”背景的教联会副会长蔡若莲出任港府教育局副局长。在去年7月中民间就盛传蔡若莲可能当选教育局副局长,有教师团体发起联署反对,最终有超过17,000人响应,当中包括接近6,000名教师。而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亦公开表明“一定会想办法推行国民教育”。

民间的反对声音,与蔡过去2012年曾任教育局高级课程发展主任时在香港“强推”中国模式教育有关。当时蔡若莲在其负责的语文教学支援组支援范围文件中,详细写明要以普通话取代广东话教中文,以及“优化”普通话学习等内容。同年其担任教联会副主席时,获教育局资助出版了“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作为国民教育教科书供小学生学习,当中称“中共是进步、无私和团结的”,“是社会科学所言的理想”及美国政党则是“恶斗、影响民生”。各界质疑其内容偏颇,有意借此与“国民教育”对香港学生“洗脑”,继而引发2012年反对国民教育风波。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分析指,蔡出任教育局副局长,反映北京在香港教育上着手的象征性,“完全是让共产党那边的人来掌管香港教育政策”。
至于民间的深红团体,亦不放过这等机会。人大常委范徐丽泰、警务处前处长李明达、民政事务局前局长曾德成、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等“深红”人士创办的励进教育中心,曾向幼儿园教师及校长举办“国情活动”,并建议幼儿园在开学礼及“重要日子”升国旗及播放国歌,要求教师与幼儿“向国旗敬礼”、“向国旗宣誓:我爱我的祖国、我爱五星红旗”,鼓励幼儿园教师与幼儿一起观看有五星旗出现的战争血腥片段,培养幼儿的“爱国心”。

订立“会商机制” 将香港教育提升至“国家安全”程度
中共教育部与香港教育局于2016年、在民间几乎不知情、且无公开咨询市民的情况下订立了“会商机制”,每年2次举行会议,讨论香港教育的细节涵盖至教材、课程、师资、考评机制及政府对教育机构的监管等,并将香港教育提升到“国家安全”层次。做法无异于全权掌握香港的教育主权。

去年10月,港府教育局为被视为转型后的“国民教育”、林郑力推成为初中必修课的中国历史科举行咨询,却曝出部分中学校长及教师获中联办邀请与中联办官员面谈有关初中中国历史课程的事件。据悉,日前被国务院免职的中联办副主任,与香港建制派及亲共教育界团体尤其熟络,而香港中联办亦设有教育科技部,部长为李鲁。

此外,林郑亦拟加强推出的“基本法教育”,其首要活动,则为去年11月邀请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到香港出席基本法研讨会、并举行演讲。港府在活动月前已为此频密宣传,更首次“邀请”中学直播研讨会以“推广基本法教育”。不过港府的邀请手法,是要求学校回复并表明会否向学生直播研讨会及李飞演讲内容。

另一方面,教育局亦由目前中学必修的通识科入手,编写的新一期《通识教育科课程资源册系列》教材中,有供教师参考的指引中表示,当学生提及对国民身分认同有负面影响的议题时,“应该让学生从正面态度出发,并考虑国家发展历程和现况,增加对国家的认识和理解”。有立法会议员认为,课程指引简单来说就是“当讲到不好的、负面的内容时,强制学生用正面的想法”,认为内容偏颇具引导性,阻碍学生发展独立思考能力,可见港府自从“国民教育”搁置后,不断变换手法从相关的科目入手改变课程指引、以达到“洗脑”目的。

中共教育部长陈宝生于十九大接受港台访问时指,内地学生的学科与课程都带有“浓厚的爱国主义和民族观念”,称“有助提升学生国民身分认同感”。陈亦称在过去5年加强内地高中学生政治理论课程之后,有研究发现“97%高中学生对党表示忠心,赞成党的路线方针”。陈又称“已经牢牢掌握高校学生的意识形态”,指“内地爱国主义教育的成绩令人鼓舞”,并称,香港特区政府亦“有责任推行国民教育”及“应该先让老师、老师团体正确认识国情,老师首先要爱国及认同国家”。


行为惹反弹 香港年轻人身分认同创新低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于去年6月底指出,香港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对“中国人”身分的认同率只有3.1%,是1997年以来最低,大部分香港年轻人仅接受“中国香港人”的说法。

香港大学学生会外务秘书梁晃维表示,香港年轻人对中国人身份认同偏低,主要是来自中共对“香港人”身份认同的方方面面的威胁,例如用尽办法、渗透教育制度中,把香港人主要的语言粤语,贬低为一种方言,要求新一代小孩用普通话学习和沟通;将简体字“以与大陆接轨”的理由引入香港,破坏香港人的文化;在教材中删改中共负面历史、例如修改“六七暴动”的史实,并将香港的繁华与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与成功都归功于中共、抹杀港人的努力等等。梁表示,当构成本来香港人应有的“香港人”身分认同的因素受到威胁,人们很自然会做一些捍卫自己身分的事情。

对年轻反对声音的打压 终激起矛盾
2017年8月开始,连续16名年轻社运人士被港府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大部分已完成服刑的年轻人在上诉庭裁定律政司胜诉下,被重判打入牢狱,刑期之重“前所未有”,更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天主教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曾撰文指出“社会对司法独立失去信心是严重的事,而破坏社会信心的,不是那些说司法不公正的言论,而是不公道判案的事实”。

9月,香港中文大学出现““香港独立”横额,大学学生会当时回应事件时表示,不清楚横额是谁挂上,但学生会一贯立场为保护学生的言论自由,认为有关标语只是当事人表达意见的做法,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然而当日,约10名“珍惜群组”、“爱国”团体人士闯入中文大学校园内拉起“反港独、反撕裂、陆港一家亲”等横幅,并高呼口号要求校方开除支持港独的学生,并与学生及保安人员推撞指骂。事件亦引起中大内地学生关注,有内地生发起反击活动,在网上召集内地生到中大文化广场张贴反港独海报还击,因违反张贴标语守则,引起香港学生反感,继而发生矛盾。

一名中文大学内地生其后撰文,指内地学生曲解了“民主”的意义,客观地分析发起张贴反击标语的“内地学生学者联谊会”来源,及其为何可以代表中大内地生和教授,且有意挑起内地与本地同学间仇恨的动机。文末亦点名批评“爱”字头组织和“珍惜群组”到中大滋事,并直斥他们是收钱办事的“老戏精”。结果,这名内地生遭受了内地媒体及网络的连日炮击,最终被迫道歉并删除文章。

然而事件中最受触目的,是香港主要10所大学的校长,史无前例地发出了谴责声明,批评香港学生“滥用言论自由”,随后多家大学出现“封杀港独”行动,强硬拆除任何有关“港独”的标语与横额,再度引发矛盾。

中大教师协会会长陈竟明表示,校方对学生“未审先判”,作为老师的自己对校方是次举动感到担忧。陈指出,大学犹如出现“23条”,学生讨论、说一句也都被认为犯法,而这场风波其实本是“小事一桩”,指中文大学副校长吴基培亦已经处理并将事件逐渐平息,不明白为何发表联合声明,并再次“煽风点火”。他质疑,校董会要校长作代表发表声明,是“有人别有用心”。

陈续指,政府表面上提倡社会大和解、尊重学术自由、院校自主同时,却向大学管理层及教师施压。他亦批评,“如果校长是受到压力而作出有关声明,换作是我,我认为学者应该要有风骨,可以拒绝声明”。

矛盾日渐激烈 到底谁是谁非?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表示,内地学者及中共官员的的言论越来越“高姿态”,甚至开始对《基本法》里列明属于香港自治事务的教育等都出手干预。吕表示“当一个地区的教育也出现了问题,这个地方很快就没有所谓的主权了”,因为新一代的思维、意识形态、身分认同、道德价值等,都将在中共的控制之中。吕认为,近年本土思潮、甚至“港独”意识的冒起,与其说是年轻人“企图分裂国家”,事实上只是在极端高压与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发出的抗议。

香港众志黄之锋表示,现在港府推出的任何有关教材,都是“盲目地合理化中共对《基本法》及香港的全面主权”。黄强调,教育不应有一个主观的立场,而是应该让学生能够独立思考、判断。黄指出,港府所推出的所谓“基本法教材”,根本没有详细提到人大5次对香港释法的实际情况、是很含糊其词,迫使学生接受人大释法是‘符合高度自治’的原则”。

香港理工大学去年11月公布一份就青少年道德品格及心理适应的问卷反映,受访的2474名香港中学生,有70.5%不信任中共政府,而不信任港府的数字亦首次飙高至47%。



纯如白纸的孩子,怎能抵过主观、恶意的洗脑教育。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