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以渗透和造假骗取美最惠国待遇



2018-07-24 10:07:12

中国大陆出走者证实,中共在1995至2000年期间通过系统性造假,欺骗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为中国加入世贸铺平道路。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上周四(7月19日)出席国会听证时首次披露上述信息。

2000年,美国国会就是否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也被称为“正常贸易关系”)进行辩论,最后参众两院都以多数票通过。众议院于2000年5月24日以237票对197票批准了中美贸易正常化,参议院于9月19日以83票赞成票通过决议。

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2000年的决议为18年后的中美贸易冲突埋下了种子。

中共渗透误导国会钻美国政治空子

白邦瑞提及这位出走者(化名李女士)曾参加中共的多次秘密会议,她曾透露,当时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策略是“不遗余力”地支持美国国会拟投赞成票的人,同时有意压制中共重商主义经济战略的信息。

中共领导人知道,如果美国国会知道中国自由市场不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或是永远不会出现,投票就不会通过。于是,他们发起一项含宣传和间谍的项目,其复杂程度甚过美情报界对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中共在与美频频接触中,不断释放类似的宣传信息:中国(中共)国营企业将被淘汰,自由市场政策即将出台,人民币不会被操纵,中国也不会积累大量的贸易顺差,美国的创新和知识产权当然会受到尊重。众所周知,这些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条件。

在具体措施上,李女士介绍了中国(中共)如何研究美国政治上的错误路线,并利用美国外交政策界的内部分歧进行渗透和操作。据她透露,中共在此问题上以毛泽东20世纪30年代的政治斗争理论为纲。

白邦瑞现任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上周四(7月19日)获邀出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公开听证会,他再次提醒美国政府,现在正和一个“很厉害”的谈判对手在打交道。

“请别低估我们在和谁打交道,从过去两个月中国(中共)媒体的报导中,你可以看到它们显露的好战性格。”他说。

他表示,到现在才意识到问题严重,过去的美国政府也有责任。“它们(中共)过去40年(这么做)一直都没事,出错的不只在中国(中共)。”

“很明显的是,如果你回头去看早期联邦调查局的资料、非机密的文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联邦调查局就已经发出了警告。”白邦瑞说。

美政客错判支持中共入世贸

获得美国支持,是中共(国)入世贸进程中的最关键一环。次年12月11日,中国就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那么美国政府究竟在2000年做出了哪些错误判断?时任总统克林顿在2000年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意思是“中国(共)单方让步,我们仅需要简单维持过去适用的对华市场准入政策”。

随后,克林顿再次拓展演讲,“美国不用降低任何关税,我们不用修改任何贸易法,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是他们(中国)必须降低关税,开放电信业投资,并允许我们按照低得多的关税在中国销售美国境内生产的汽车。”他在演讲中说,“我们不再需要转让技术或者在中国境内联合生产。”

“说到经济影响,对美国来说是百利无一害的交易。”克林顿说。

但是现实情况是什么?现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在2010年受邀出席听证,对十年前美国会批准与中国建立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PNTR)进行过深度反省。

在35页的公开证词中,莱特希泽梳理了美国政、商界支持给予对华最惠国待遇的三大理由,最后发现这些理由全部落空。

“不幸的是,证据显示,(政客讲的)那些承诺并没有兑现。”他说。

对华贸易赤字翻番制造业流失三分之一的工作

现实情况是中共入世贸十年后,美对华贸易赤字出现井喷,美国数百万制造业工作流失,而中共继续维持大量市场壁垒来妨碍美国的出口,中国国内的市场趋势已偏离自由化的轨道。

从2000年到2009年,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增长了近两倍,同时美国制造业失去了逾560万份工作机会——几乎占到了美国经济中所有同类工作的三分之一。

而在与中共的低收入工资竞争下,美制造业领域其他工人的薪资水平也被拉低,并降低了整体经济中类似工人的薪资和议价能力。

而那些试图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企业一直面临中共的一系列扭曲的市场壁垒。比如,中共为保护其高科技公司免遭国际竞争而操纵标准和技术规范,同时利用监管程序使得美国服务供应商无法进入其市场。

甚至在农业领域——美国生产商在中国市场罕见的亮点,当时的美国贸易代表也抱怨说:“中国仍然是世界农产品主要市场中最不透明、最难以预测的一个。”

“这些事实表明,克林顿总统和其他人承诺的中国市场完全准入并没有实现。”莱特希泽总结说。

当时他指出,在中美深层次的结构问题中,必须解决的第一件事就是明确承认:中美之间存在“无法持续的双边贸易失衡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中美贸易第一轮谈判中,中美双方唯一达成的共识就是这个。

莱特希泽:美政策制定者犯下的六个错

为什么说当初那么多专家、政客支持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是错的?莱特希泽总结说,“在我看来,美国的政策制定者犯了六个关键错误。”

第一,误读中国(中共)。美政府没有充分考虑许多中国的独特现实,包括其政治体制、重商主义承诺及潜在经济规模。

第二,误判中国(共)与WTO之间的关系。莱特希泽表示,美政策制定者被中共会轻易服从像WTO这样一个国际组织规定的观点所误导。

“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设计根本不适用这样一个跟WTO成立基础相悖的法律和政治经济体。”他说。

第三,他们“想当然地”忽视了西方企业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再从当地把商品运回美国的动机。

在美国没有批准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前,西方企业有充分理由犹豫,要不要这么做,因为美国国会尚有足够的工具可制裁这种行为。但在批准之后,情况变得很不一样,这些企业很有把握地认为,即使它们将大部分甚至全部生产转移到中国,它们实际上仍然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美国市场。

第四,美国决策者也放弃了关键工具,包括每年能通过那些本可以推动中国市场自由化的杠杆法规,就是让政治与经济脱钩。

过去每年由总统决定放弃适用杰逊−凡尼条款,为约束和平衡中国贸易政策提供了强有力的制衡机制。一旦中共实施对美国经济大为不利的扭曲贸易政策,美国就可以收回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在莱特希泽看来,当时废除这一条款等同于自废制衡中共的利器。

据白瑞德透露,在美国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辩论中,总统克林顿未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加入国会提出的条件——要求中共释放两千至三千名中国政治犯。

第五,美政策决策者在对中共扭曲贸易做法消极应对,甚至没能充分利用现有的政策工具。莱特希泽指,在贸易保障措施以及对中共操纵货币的应对上,过去的美国政府少有作为。


第六,这些决策者被自诩民主和资本主义“势不可挡”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轻视了中共经济超越美国的努力。

莱特希泽指,那些政策决定者所许诺的理由没有一个成立,现在他们还主张说政策正在见效,甚至仍不敢寻求改变。“但我们已经等了十年,贸易扭曲现象已经普遍恶化,我们再也等不起了。”

“数年来,我们对华经济地位由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拒绝冒险——质疑中国(中共)的重商主义,已经发生了恶化。”他说。

莱特希泽提出系列主张,改善美中恶化的贸易关系,他当时说:“我建议的这些政策没有一项能够发挥作用,除非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愿意以一种坚定、有力的方式来实施它们。”

“我们需要强大的领导者,他们做好了艰难决策的准备,在危机解决之前决不罢休。”八年前,莱特希泽就这么说。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