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揭秘中共渗透伪装 香港两个地下党系统



2018-08-25 16:44:32

资深传媒人程翔透过研究六七暴动的历史,追踪香港地下党“两套系统”的发展脉络,并披露中共在港英及特区政府中安插党员,试图欲借助香港渗透全球的野心。

熟悉中共事务的资深传媒人程翔,今年7月推出其新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荻舟》,解读中共在港地下党领导人物吴荻舟遗稿《六七笔记》。书中首次披露了当年中共在香港有两个地下党系统,一个是“港澳工作委员会”(工委),另一个是“香港城市工作委员会”(城工委)。过去只知道“港澳工委”是半公开的组织,在1997年以前以“新华社”名义出现,97之后改称为“中央政府驻特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而“城工委”则鲜为外界所知。

揭香港两个地下党系统
程翔解释,在吴荻舟笔记中,两个地下党组织常常是并称的,如记录周恩来听取“工委”及“城工委”的汇报,曾说“香港暴动的前线指挥部,由工委及城工委协调产生”,从中看出当时两个系统是平行运作。他指,由于六七暴动令中共地下组织大量曝光,反而令67年以后整个左派溃不成军,如今是否仍存在两个平行系统则未知。

进一步追踪“城工委”的脉络,程翔指吴的文章中提到“中共原本准备在解放上海后,五年内解放香港。因此在港成立了‘城工委’”,分析“城工委”的职能,应该融入了“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过去中共在解放大城市过程中,它是一个准备迎接解放军的一个机构。”“城工委”角色一是动员工人、学生;二是控制大城市的公共设施;三是物色人材,配合中共驻军进城可立即接管大城市。

工联会料是“城工委”外衣
程翔表示,“城工委”与工联会之间的关联,在于一个关键人物李生——吴荻舟口中的“城工委”负责人,“我找了很多资料,最后发现他是香港工联会在杨光之前的理事长。”“城工委”的性质之保密,在吴的文章中也仅提及李生一个人名。(注:李生于1957-1961任工联会理事长,杨光自1962-1976任理事长。)

当年中共计划“解放”香港时,需要工联会的工人控制工厂、工业及城市的多项设置。他举例,如地下党员刘文成暴动时是水务局二级督察,当年负责保护供水设施不受破坏:“所以我判断‘城工委’的外衣可能就是工联会。如同新华社是‘工委’的外衣。”不过程翔重申不知现在的情况。

关键部门层层部署党员
“1946年秋至1947年夏之间,党的大批专业干部章汉夫、潘汉年、夏衍……等人陆续由 大陆转移至香港,我党利用香港的有利条件,广泛展开了统战、文化、宣传、财经、外事、侨运情报等工作……香港成为华南人民解放战争的指挥中心。”程翔新书引用中共资深党员谭天度的回忆,正好说明城工委的起源及行动计划。

自港英时代中共在殖民政府已安排很多地下党员,到底数量多少?程翔指,中共在港的地下党组织,除了“工委”、“城工委”属于秘密之外,还有“灰色机构”及“二、三线人物”,“我的理解是散布在各个关键部门的单线联系的人物”。

周恩来透港督身边布线眼特区政府暗插地下党员
中共部署在港的“二、三线人物”,在六七暴动期间露出马脚。据吴荻舟披露,六七暴动时为了壮大暴动的声势,港共准备将原本隐蔽的二、三线人物都发动出来发声明公开支持暴动,程翔说:“他(吴)看到以后,马上下令销毁二百多个‘二、三线’名单。”

吴又向周恩来汇报,周的指示是“安在港督身边的人不能动,安插在美国机构的人不能动,安插在机场的人不能动,能够去西贡的船及海员不能动。也就是中共已安排人在美国的商船里,因美国商船可到越南提供援助。那些加入共产党的海员便可合法到西贡。”因当年抗美援越,中共需通过香港海员工会经由海路到越南首都西贡收取情报。

一场六七暴动,暴露了中共地下工作网络。程翔说,当时周恩来批评港共时曾说“都捅出来了!”也就是将很多地下党员(“白蚁”)和组织(“蚁窦”)都曝光。
至于九七主权移交后,特区政府是否仍有地下党员?程翔认为肯定有。他形容中共地下党非常绵密,吴荻舟的文章仅透露当年要销毁二百多个地下党员名单,当然数字肯定不只这二百多人,也没人知道是谁。

程翔说,吴也提到港英掌握了一张五百人的名单。他肯定现在特区政府官员当中肯定有中共地下党员:“中共起家胜利都是靠地下党,如当年发展到蒋介石身边的人,历来便如此,因此在港这样做不奇怪。”

四十万地下党“只有低估”
程翔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时,写了一篇《从十八大看香港地下党规模》,当年他引述媒体报导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选出16名香港党代表,除驻港官员和陆资企业负责人外,还有两名土生土长港人。推算香港地下党的规模大约有40万人,占香港人口5%。他强调,当年的估计数字只有低估,不会高估。

他认为更严重的是,中共是否在他国政府也重施故技,他以被称为蒋介石心腹之一的胡宗南为例,其身边最信任的熊向晖便是中共地下党员,因此胡宗南几次要剿灭延安共产党都扑空。“从这点可以看到,它(中共)从搞革命开始,就很注意在对手身边安插自己人。从六七暴动也看到在港督身边也安排它的人。这是它一贯的做法,所以我们可以合理地猜想,它对其它国家也会同样这样做。”
“通过香港达到全世界”

中共从很早开始就有“白蚁”政策,眼光很长远,吴的文章更扬言:“英国从香港每年拿了多少钱,我们通过香港要达到全世界。”程翔不禁直呼:“我的天哪!要拿到全世界”。他认为值得再深入研究中共如何通过香港渗透全世界,肯定是通过香港派一些人潜伏在其它国家政府身边当“白蚁”,或是透过在港的跨国企业去渗透,他指,这就是中共比西方所谓的间谍战更厉害的地方。

“两套系统”同步渗透各国
程翔表示,日本有一个自己的日本共产党,但中共在日本另外设一个东京支部。他说,除了日本,东南亚所有国家的共产党皆是中共协助建立,如越共、马共,这些皆属于当地的共产党,但他没想到在中共组织里还有一个“中共南洋工委”。
“说明有很多共产党被派到东南亚各国,但没有加入当地的共产党。这也看到有两套系统,公开的是当地的共产党,秘密的有南洋工委的人。”他说这个情况和香港类似,以此推测中共派到国外的党员有一个庞大的地下领导系统:“说不定它有一个美国工委、英国工委、澳大利亚工委⋯⋯”。

中共在香港地下党的或明或暗扩散全球的运作,为以上的论断提供了更多例证。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