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高调纪念已死常委 反习力量将在2022年发动总攻势



2018-09-30 07:40:54

9月28日,是中共前副总理黄菊冥诞80周年,北京官媒人民日报高调刊文纪念,大陆多家网站转载。由于黄菊生前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腹,在笔者看来,对其高调纪念,传递出的是不祥的信号。

令人颇感好笑的是,人民日报除了介绍黄菊2003年到国务院以后在中国经济、金融等方面的贡献外,还吹捧其“ 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贡献了全部智慧和力量”,“牢记邓小平的嘱托,在工作中敢闯敢试,为上海改革发展稳定作出重大贡献”,称“ 今天纪念黄菊,就要学习弘扬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并以此要“紧密团结在习核心周围”,“贯彻学习习思想和十九大精神”。

黄菊有着怎样的“ 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作出了怎样的贡献,中共官场尤其是中共高官们都心知肚明。事实上,作为江泽民心腹的黄菊,不仅人品低劣,而且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生活糜烂、迫害良善等是样样皆占。

早前香港《动向》杂志曾报导,黄菊真正成为江的心腹是在1986年的一场小小政治风波后。因其陷害主管文化的副市长刘振元,而被中组部调查,并得出“此人政治品质恶劣,不得重用”的结论。得知中组部和上海市委正在考虑调动自己工作的黄菊便向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求助,两人气味相投,一拍即合。在江的力保下,黄菊被调担任常务副市长,从此成为江的心腹。

有了江泽民做靠山,黄菊以后的升迁之路是一帆风顺,一方面他仗着手中的权力,大发其财。据《动向》称,九十年代以来黄菊家族肆无忌惮的敛财,已经成为上海滩最声名狼藉的丑闻。上海首富周正毅获得国家银行上百亿的违规贷款,获得上海黄金地皮静安区东八块,再压低赔偿进行非法拆迁,强毁民居,全凭他与黄菊和上海当局的关系与金权交易。周妻毛玉萍更是在公开场合称呼黄菊的妻子余慧文为“干妈”。在上海的圈地交易中,黄菊家族可谓是一马当先,富得流油,甚至女儿在美国旧金山的穷婆婆家也成了富豪。

有知情者透露,黄菊在上海任市委常委有二十年,任市长、书记十一年。不但周正毅案与他有关,上海官商界的腐败,黄菊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海帮”大大小小的干将们,也在黄菊的关照下差不多都“先富起来”了。

富得流油的黄菊还极为淫乱。据说,为了不致被老婆抓破脸,他利用特权让她的精神损失在物质利益中补偿。

2006年初,黄菊被查出晚期胰腺癌。彼时,胡锦涛主抓的上海陈良宇贪腐案已东窗事发,深度卷入其中的黄菊在江泽民的保护下,也是因其患病,而被采取了“不逮捕、不判刑、不公开、不露面”的低调处理方式。黄菊最后被活活疼死,死时69岁,这自然是报应使然。

黄菊死去后,其遗体告别式是相当低调。虽然在其死后,江曾出版画册“缅怀”自己忠实的家奴,2008年人民日报也曾刊文纪念,2016年清明节前夕其秘书亦在上海报纸撰文,但黄菊已渐被遗忘是不争的事实。如今,官媒高调纪念,是惯例还是另有意味?

笔者分析大概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在中美贸易战日益激烈、北京当局内忧外患加剧之际,中共党内的江派势力让死去的黄菊“披挂上阵”,将其描绘成一个“死而后已”、在经济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好官,或许是在暗示习的反腐乃至经济、金融政策都走错了路,暗中伺机而动的江派不会善罢甘休。

另一个可能是现高层为了维持政权,在内外交困之时,继续选择与江派妥协,通过纪念江派贪官来安抚党内对手——即便其贪腐程度毫不亚于被拿下的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等人。但一个关键点是黄菊已是死人。

然而,无论是哪种可能,笔者认为都透露了不祥的信号,那就是北京当局出于维持政权的考虑而选择了妥协,使江派残余势力仍有折腾的空间,而这样的妥协正将其拖入深不可测的深渊。

美国《纽约时报》以《经济增长放缓之际 中国审查经济转差的新闻》为题报道,该报获得中共政府发给新闻传媒的指示列出六项须要「管理」的题材,分别是:
较预期为差的数据,因为这可反映经济增长放慢;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中美贸易战影响;
消费者信心下滑的征兆;
物价上扬但增长放缓等滞胀危机;
以及反映民生困顿的热议问题。

该报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有可能衰退令该国领导人日益忧虑,甚至在中美贸易战浮现之前,中国人民已有勒紧裤头的认知。事实上,中国已连续四个月出现工业盈利下降,而股市亦已跌至接近四年新低。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访问时指出,新指示要审查的都是事实,实情可能比外界所知更加严重,为免引起国内更大动荡和危机,人民信心更加不稳,让反对习近平人士反攻倒算,他解释,反对习近平的人士正搜罗习施政失效的情况,以便在2022年开始的中共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二十大)或之前来一次总算账,而习近平则会以其宣称的「实效」来反抗政治压力,故官方希望藉发出指示控制舆情。

但他认为,这些文宣控制手段将不会收效。他指出,凭公开数据已可知道经济真像,知识界和业内人士根本不会受骗;至于普通市民,他们虽然没有专业知识去了解,但中共多年的宣传策略已令老百姓养成一种「反读法」,知道政府禁止的东西是真,而宣扬的东西则可能是假或有很大水份,故此中宣部的新闻审查控制「绝对无效」。

刘锐绍又说,中共的宣传舆论只会「自我欺骗、自我隐瞒」,妄想以文宣解决真实问题,他直言,若中共的政治宣传不改,只会是自戕。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