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五章 国民主权与新闻出版自由(上)



2017-01-24 20:07:10

在一个国民主权被少数人篡夺的专制国家,多数国民是纯粹的受压迫者,他们并无选择和更换执政者的权力。少数垄断政治权力的专制统治者,则将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多数国民的利益、自由和尊严为代价,明目张胆地逐取自己的私利,寡廉鲜耻地放纵自己的贪欲。

与专制国家不同,在一个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可以通过公开和竞争性的政治选举,自由选任执政者。自由选任执政者的权力,既是国民主权的主要体现,也是国民利益的重要保障。不过,如果国民作出的选择不够明智,被选任的执政者能力低下或是品性恶劣,这一权力的作用仍将大打折扣,甚至有可能完全落空。

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为了自身的利益,在选任执政者的过程中,必须努力使自己的选择尽可能明智,而充分的信息又是明智选择的前提。人们对执政竞选者的情况了解得越全面,作出的选择就越明智。但是,只有在相关信息能够充分披露和自由流通的前提下,人们才有可能全面了解候选者的情况,这一切都离不开新闻和出版自由。

新闻和出版自由不但有助于国民了解执政竞选者的情况,而且还有助于人们了解在任的执政者履行职责的情况。如果执政者可以在不为人知的条件下行使权力,那么即使是原本合格的执政者,也将难免利用手中的权力谋求一己私利,从而损害全体国民的公共利益。

选任执政者的权力,其意义不仅在于可以任命合格的执政者,更在于可以撤换不合格的执政者。但如果国民不了解执政者行使权力和履行职责的真实情况,他们便无法判断执政者是否合格。在国民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即使执政者在不当地滥用权力,国民仍可能认为执政者是在忠实地履行职责,从而继续任其掌握政府权力。这样一来,尽管国民主权并未被执政者公开地篡夺,却已被执政者秘密地窃取,因为政府权力已经从保护和促进全体国民共同利益的手段,偷偷地蜕变为少数执政者谋求个人私利的工具。

如果不了解执政者行使权力的真相,人们对执政者的选任权和监督权就会失去作用,而如果没有不受政府权力压制的新闻和出版自由,人们就不可能了解真相。除非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开办媒体和出版书籍,并可以对执政者的所作所为进行充分和详尽的报道,人们就不可能对执政者履行职责的情况,形成全面和准确的了解。

如果开办媒体和出版书籍,必须经过政府的审查和批准,那些掌握政府权力的人,就一定会只容忍听话的媒体存在,只允许颂扬自己的书籍出版。执政者将通过对新闻和书籍的严密审查,确保只有对自己有利的文字,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以使公众认为执政者公正又贤明,尽管他们实际上自私又颟顸。只有在有利和不利于执政者的报道和书籍,都能自由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时,公众才能根据各方提出的证据和理由,发现事情的真相,从而真正了解执政者的所作所为。

不过,了解执政者的所作所为是一回事,理解这些作为可能产生的后果则是另一回事。一项公共政策可能造成的后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立即理解的,而为了判断执政者是否合格,人们又需要尽可能充分和准确地理解,执政者的决策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并需要知道是否存在更为可取的替代政策。

为了使尽可能多的人对公共政策形成正确或合理的看法,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允许每个人通过各种不同的公共媒介,对各种公共问题和政府决策进行独立和自由的评论。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对自己感兴趣的公共政策发表看法,并提出自己的证据和理由,那么各种不同的看法,就有平等的机会呈现在公众面前,各项公共政策也将得到最全面、最深入的讨论。只要是经过全面和深入的讨论,正确的观点最终总会被更多的人所认同和接受,因为只要有平等的展 示自身的机会,真理总是能够战胜谬误。

人是有理性的动物,而理性主要是衡量不同的证据和理由,并依证据和理由的份量得出结论的能力。各种不同的观点及其证据和理由,如果能有同等的机会,以同等的详尽程度呈现在公众面前,绝大多数人都会认同得到更强的证据和理由支持的观点。这一点是很少有人会否认的,因为否认这一点,就等于否认人类进行认知和研究活动的可能性。

如果只允许某些人对公共政策发表看法,其他人则不准发表不同的看法,那么人们的理解力就会成为这些人的偏见和私欲的牺牲品。没有人是全知全能和无私无欲的,那些被特许发表看法的人也不例外。这些人既可能因为知识有限而发表错误的看法,也可能出于私利考虑而隐瞒真实的看法。如果不允许其他人在平等的传播渠道上,对这些人的观点进行反驳,这些人的谬误和谎言就得不到及时的纠正,人们也就无法获知公共问题的真相,更不能形成对公共政策的准确理解。

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制度的存在,意味着只有得到执政者特许的人,才有资格为人们报道事实,向人们发表观点。执政者通过这种制度,屏蔽反对和批评自己的声音,使人们只能听到认同和赞扬自己的声音。实行这种制度的执政者,无疑是一群极其暴虐的人,因为他们为了能够对国民进行政治上的奴役,不惜同时对国民进行精神上的禁锢。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