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中共渗透全球药品供应链 危害日益显露



2018-04-21 21:10:51

随着中企开始渗透美国医药市场,一场健康危机正在逐步显现。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目前只对少数向美国出口药物的中国药厂检查,而且检查中通常发现药厂存在严重的健康违规行为。同时,从中国进入美国的药物,无论是作为成药还是作为原料药,往往都远远低于美国的安全标准。有一些药物根本没有受到检查。

来自中国的药品不符合美国质量标准的情况由于巨大的进口数量导致雪上加霜。
中国已成为许多重要医疗药物的主要来源,包括青霉素、抗凝剂肝素和手术用药。如果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争端,这种供应将会受到威胁。如果供应链被切断,重要药物将发生短缺。

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和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在新书《中国RX:揭露美国对中国药品依赖的风险》(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中解释了导致美国依赖中国制药商的原因。它详细描述了中共政府如何通过削弱竞争对手实力,窃取竞争对手的技术和偷工减料等方式,排挤掉许多重要的制药工业,严重情况下使之倒闭。
如果中国现在削减供货量,吉布森和辛格写道:“手术将被取消,癌症治疗将停止,肾脏透析将限量。感染会蔓延。”全球对中制药物的依赖已经成为现实。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有多少种药品来自中国,因为许多药品公司选择保密或未能尽力查明其药品来源。作者追踪到的行销美国市场的中制药物名单中包括治疗艾滋病毒、阿尔茨海默病、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癌症、抑郁症、癫痫和高血压等药物。

即使不是直接从中国采购的药物,也往往以中国化学品作为其成分。作者指出,“中国是生产许多处方药、非处方药和维生素所需的原料药和基础化学砌块的全球最大供应商。”

全球供应链变更
这种情况并不是向来如此。吉布森和辛格写道:“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欧洲和日本为全球药品和维生素的关键成分提供了90%的供应量。”现在,根据本书引用的行业新闻,80%的原料成分来自中国和印度。

作者写道,虽然印度也为美国制造非专利药,“它也依赖中国提供关键成分来生产青霉素等药物”。

全球供应链变更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00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不仅正式将贸易最惠国待遇与中国人权脱勾,还在2000年通过《美中关系法》,给予中共正常贸易伙伴待遇,包括降低进口关税。克林顿还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随着大门打开,中共制定了自己主宰市场的计划。作者指出,“中共迫使美国公司为其游说,否则这些公司会面临经济报复。据报导,中共密切关注在国会山游说的首席执行官。那些拒绝中共政府要求的公司面临被禁止在中国投资、制造和销售其产品的威胁。”

在克林顿2000年《美中关系法》签署通过的三年之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1240亿美元。

缺乏对中制药品的检查
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对这一新的危机没有准备好。吉布森和辛格写道:“FDA于1906年成立,相信美国的药品将在美国生产。”FDA并未做好大规模检查外国设施的准备,要想监管中国的药厂极其困难。

“美国国内的药品公司高管向FDA抱怨了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位于美国的药厂经常接受检查,而把生产转移到中国的企业几乎没有接受过检查。”然而,这些抱怨很大程度上被消声了。

根据该书,在克林顿放松对中贸易限制后,至少有714家中国工厂开始为美国制造药物和原料成分,FDA每年仅检查其中的15家。

2007年,FDA的检查预算被削减,包括检查为美国制药的外国工厂的预算。作者写道:“随着监管机构的大幅削减,中国制造的有毒产品流入美国。”
FDA在2008年扩大了对中国工厂的检查,当时它在中国设立了第一个办事处,该办事处也是美国境外的首家FDA机构。

产生的作用显然有些复杂。该书指出,不久之后,当FDA检查员试图检查向美国出售肝素的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时,他们发现“该厂显然从未制造过任何肝素,是一家‘皮包’工厂”。该公司从一家不知名的工厂购买了肝素,然后把它的名字印在运往美国的铝桶上。

FDA加强了中国药厂的检查,但人员配备一直不足。截至2014年4月,只有两名全职FDA工作人员被分配到该机构驻北京的中国办事处,进行药厂检查。中共政府也拒绝给该机构雇用的其他检查员发放签证,并迫使FDA关闭其在广州和上海的办事处。

即使进行了检查也不能保证药物安全。FDA在检查药厂时必须提前通知当地政府机构。对于敏感问题则存在沟通困难,常常受到长期拖延。

该书引用了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的话说,在美国只需要10到15分钟即获允许的数据查阅请求,在中国通常需要等待数天时间。此外,“你知道它们(中共)正在篡改数据。它们向你展示它们想要展示给你的东西。”

高成本
中国制造的低质量药物已经造成了危害。2008年3月,FDA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伊利诺伊州的Baxter Healthcare Corp.销售的中制肝素受到污染的事件。受污染的肝素导致4人死亡、350人受到感染。尽管联邦官员确定受污染的产品已运往11个国家,但全球范围内的死亡人数从未有过报告。

当FDA检查员前往中国常州制造受污染肝素的工厂时,他们发现由猪肠制成的肝素成分是在肮脏的容器中生产的。后来,科学家进行了测试并将污染物鉴定为多硫酸软骨素(Oversulfated chondroitin sulfate)。

2007年,中国制造的含三聚氰胺的宠物食品也发生了类似的污染丑闻,成千上万只宠物狗和猫生病、数百只死亡。一年后,在中国制造的婴儿配方奶粉中发现了同样的有毒化学品,至少导致中国6名婴儿死亡、30多万名婴儿患病。

中国公司经常以较低的价格出售药物,并且排挤遵守标准制造药物的外国竞争对手。

吉布森和辛格写道:“不符合美国标准是中国公司故意采取的竞争策略。只要他们没有被抓住,他们就会继续赢得合同。较低的价格会阻碍在美国进行生产并被迫进行全球采购,从而冒着产品质量较差的风险。”

这一问题在维生素C市场中很明显。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大多数维生素C(抗坏血酸)是在欧洲或日本制造的。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市场。到2001年,中国四家主要公司已将维生素C价格下调一半,其它公司无法与之竞争。
作者表示,在中国公司控制了市场之后,其将价格提高了600%。 2005年在纽约提起的集体诉讼案件发现了中国公司之间“串通的重大证据”。

该书指出,“这些公司承认协议售价,并在中共政府的指导下行事。”中共政府采用类似的策略来控制青霉素市场。

中共将控制全球药品市场的方法推广到控制其它商品领域。
网络安全公司SquirrelWerkz的总裁约翰逊(Jeffrey Johnson)在美国国会设立的中美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作证时说:“这些攻势由国家支持的犯罪集团执行。”它们采用了各种不诚实的手段,旨在“加速中国进入和控制每个全球主要行业”。

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汉堡博士(Dr. Margaret Hamburg)在2014年在北京的一次讲话中阐释了依靠中国生产重要的救命药物的后果。“在我们日益复杂的全球供应链网络中,每一步的风险都更大。有时这些危害是由于缺乏质量控制造成的,或蓄意的违规、假冒或掺假行为造成的。”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