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七章代议制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的区别(中)



2017-01-31 17:22:11 作者: 张雪忠

事实上,代议制民主政体的优势,不仅在于它能最大限度地确保官员的称职,更在于它有利于全体国民整体的进步。政府既是人们为管理公共事务而进行的一套有组织的安排,也是对人类精神具有重要影响的巨大力量。代议制政体不但有助于把国民之中既有的才智和美德组织起来,以便它们能在公共事务的管理中发挥作用,而且通过允许国民直接参与关系到国家巨大利益的行动,还可对哪怕是最底层的国民进行理智和情感的教育,从而促进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

在代议制政体中,全体国民既是国家主权的享有者,也是国家主权的行使者。任何人想要取得执政权,都必须得到国民的授权。为了得到授权,每一位竞选者都需要向国民公开阐明自己的政见,并尽力批评对手政见的不足。这种公开的政治辩论,无疑会启发公众对公共政策的思考,并增进公众关于公共事务的知识。同时,由于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作用,公众每天都能接触到对执政者言行的报道和批评,以及关于公共政策的各种不同看法,国民自身关于公共政策的观点,也会因此变得更加明智和健全。

更重要的是,在代议制政体中,普通公众不但可以定期行使选任执政者的权力,而且有更多参与公共事务的机会和自由。对于公共事务的日常参与,有助于公众形成较强的公民意识和公共品德。在管理公共事务的过程中,人们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和想法,而是必须衡量各种不同的利益和诉求,这就要求他们认真倾听他人的想法,并遵循与自己的个人利益不同的原则。在亲身参与公共事务时,人们将不断克服自己的个人偏见,超越自己的个人利益,在获得更多公共知识的同时,也将强化对普遍利益的意识和感情。

人们对于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会倾注更多的关心,形成更强的感情。当一个人切实感到自己是主权者的一分子,因而是自己国家的主人时,在他心中就会产生一种牢固而持久的爱国之情。

但在专制政体中,情况却正好相反。专制统治者只知道向国民发布专横的命令,而无须向国民解释各项政策的真实意图,更不会容忍公众的质疑和异议。由于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缺乏,专制社会不可能存在严肃的政策辩论和政治批评。无论是全体国民作为一个整体,还是构成这一整体的每一个人,对自己和国家的命运都没有真正的发言权。

一切重大的政策都出自高高在上的少数统治者的意志,普通民众所能做的只是被动和消极的顺从,处于这种环境下的国民,既不能获得健全的公共知识,也无法形成良好的公共品德。促使人们从事智力活动的主要诱因,是他们的思考结果有产生实际影响的可能和希望。如果一个人的想法和意见对公共政策毫无影响,他就不大可能经常关注和思考公共事务,因而也不能取得相关知识的进步。

政治参与的缺失,不但会妨害人们在知识上的进步,而且还会导致人们在道德上的退化。人们的行动范围一旦受到人为的限制,他们的感情也会相应地变得狭隘和不健全。如果一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被排除在政治生活和公共事务之外,整个民族就会变成一群无知无识和自私自利的人,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和公众的普遍利益,都不可能有很强的感情和热忱。

可以说,专制统治者禁止公众为自己的国家出谋划策,实际上就是禁止国民关心和热爱自己的国家。在专制统治者和真正的爱国者之间,总是存在一种天然的敌对关系。因为,任何热爱自己国家的人,都希望能指出和革除自己国家中的弊端,而在专制国家,少数人的专制统治,恰恰是整个国家最大的弊端。

代议制民主政体,有助于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专制政体则妨害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两者之间的这种差别,完全是源于两者内在逻辑的差别。代议制政体以承认国民具有自我治理的知识和道德能力为前提,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与代议制政体的成功是相互促进的。专制政体则是以否认国民具有自我治理的知识和道德能力为前提,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与专制政体的存续是相互冲突的。

国民的知识能力和道德能力越强,由少数人垄断政治权力的专制政体,就越是缺乏正当性。因此,专制统治者为了延续自己的专制政权,总是要竭力阻碍国民在知识和道德上的进步,而他们所使用的主要手段,就是剥夺国民政治参与的权利,并压制他们的新闻和表达自由。

专制统治在不同的国家,或不同的时期,其压迫国民的严苛程度可能有所不同,但专制统治本身并无任何正当性可言,因为它完全背离了人们组成国家的目的。人们组成国家,将一定的权力授予给政府,使政府掌握比任何个人或群体都更强大的力量,是为了保障人们不受彼此的侵犯。与此同时,全体国民作为国家主权的享有者,仍可对政府实施有效的政治控制,以防政府权力本身从一种保护性的力量,蜕变为一种压迫性的力量。

但在专制政体中,国民主权被少数人所篡夺,全体国民缺乏对政府进行政治控制的手段,政府权力反而成了少数专制统治者压迫和侵犯国民的工具。人们组成国家,建立政府,本是为了免受他人的侵犯,但在专制国家,政府权力却成了最经常、最暴虐和最难以抵抗的侵犯的来源。但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可能为了免于偶然的、较小的侵犯,而甘愿遭受经常的、较大的侵犯。可见,专制政体违反了国家的目的和人类的理性,它的存在只能是武力强加的结果。

在专制国家,政府确实也会对侵犯他人的行为进行惩罚,但专制统治者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保护国民,倒不如说是为了垄断侵犯国民的特权。专制统治者惩罚零星和偶然的犯罪,只不过是为了便于自己实施系统和普遍的犯罪。大家不妨想想,在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六十多年里,中国人因为普通刑事犯罪所受到的损失,与专制政权残害的生命及毁损的财产相比,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那些为中国的一党专政体制辩护的人,最经常使用的借口是,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他们通常委婉地称之为“威权体制”),至少可以为中国社会带来稳定的秩序。但这些人显然是在刻意将奴役混淆为秩序。秩序总是意味着,一个人在享有一定的财产和自由时,无需担心会遭受他人的干涉或侵犯,同时他也必须避免干涉或侵犯他人的财产和自由。因此,一个有秩序的社会,应该是每个人的财产和自由,都能得到充分和可靠保障的社会。相反,如果在一个社会,某个特定的群体,可以利用自己对政治权力的垄断,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并可肆意侵犯他人的财产和自由,那么后者所得到的就不是稳定和秩序,而只是压迫和奴役。

在专制国家,专制统治者的所作所为,恰恰就像是一群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并可随意侵犯他人财产和自由的匪徒。专制统治者作为一群以政府形式存在的匪徒,其危害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一群普通的匪徒。普通的匪徒尽管也会侵害人们的财产和自由,但他们并不具有任何正式的权力,也不具备广泛和完备的组织形式,因此人们总是能很快找到对付他们的办法。并且,在抵抗普通匪徒的过程中,人们甚至还会变得更加团结、机智和勇敢。

但专制统治者作为一群以政府形式存在的匪徒,却具有完备的组织形式,且掌握着正规的武装力量,人们对他们的反抗不但极其艰难和危险,而且往往难以成功。因此,专制统治常常会一代又一代地存续下去,并使人们对统治者的压迫逐渐变得逆来顺受、麻木不仁,从而彻底消磨人们的心智、活力和尊严。可以说,指望专制统治者为社会带来稳定和秩序,是人们所能做出的最愚蠢,也是最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无异于为了避免一些小匪徒偶尔的侵犯,而甘愿忍受一群大匪徒经常的侵犯,或者说为了使自己的财产和自由得到保护,竟然去欢迎一群具有毁灭它们的足够力量的敌人。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