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五章 国民主权与新闻出版自由(下)



2017-01-26 19:46:05

实际上,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的做法,绝无任何正当性可言。专制统治者实施这种做法,绝非出于任何正当的目的。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尽量使国民变得懵懂无知,从而无法看清他们作为篡权者的真实面目,以及他们的篡权行为所产生的各种罪恶与不公。另外,专制统治者对异见者的打击总是极其残酷的。因为,专制统治者不但是一群用武力篡夺国民主权的政治强盗,而且也是一个用宣教蒙蔽国民心智的诈骗团伙,而诈骗者怎么可能不痛恨那些胆敢揭穿他们骗术的异见者呢?

在专制统治下,人们不但要在现实世界受到压迫,而且还要在精神世界受到禁锢。处于这种双重奴役状态下的人们,除了被迫变着花样颂扬压迫者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外,很难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思想成果。毕竟,当心灵本身都被囚禁在不见天日的暗室时,它又怎么可能绽放出绚烂和耀眼的光芒?人们不妨努力想想,在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六十多年里,除了浮华排场以外,还能有什么令中国人感到自豪的精神成果?

中国共产党一直声称,只有在它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才能活得有尊严,才能得到别国人民的尊重。我不知道,有没有中国人会同意这种说法。如果真有的话,这些中国人等于是在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共产党认为中国人根本没有自我治理的能力,因此完全没有资格自由决定政府的形式,或者自由选任执政者;它甚至认为中国人毫无分辨是非的能力,因此没有资格通过自由表达和公共讨论,去了解真相和追求真理;中国人有幸能够被这样一个政党所统治,真是一件令人自豪和值得尊敬的事情。”大家不妨想想:中国人若是自我轻贱和乖张到了这种地步,真的还能得到他人的尊敬吗?

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的做法,不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暴虐,而且还暴露了中国共产党的虚伪。邹韬奋先生终其一生都在反抗国民党政府对新闻自由的压制,共产党则一边用他的名字为各种新闻和出版奖项命名,一边却又对新闻自由实行比国民党更全面的压制;马克思在其《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一文中,对书报检查制度进行了深入的批判,共产党则一边颂扬马克思对普鲁士政府的批判,一边却又实行比普鲁士政府更严密的书报检查制度。这样一个毫无原则和诚信的政党,一旦掌握了一个国家的统治权,无论它制造出多么严重的苦难和不公,人们都不用感到意外。

中国政府一直宣称,中国并不存在新闻审查和书报检查制度。这种说法在以下意义上或许是正确的:中国的新闻审查和书报检查,并不遵循任何明确的规则,因此并不存在制度性的审查和检查,只存在完全听任权力的任意与独断的审查和检查。实际上,中国政府对人们表达自由的压制,远比新闻审查和书报检查的做法更彻底。中国严格实行党管媒体的原则,一切新闻媒体都必须由执政党开办或由执政党控制,新闻媒体与其说是监督权力的公器,不如说是政治权力的私产。若是在一个国家,一群原本最应该受到舆论监督的人,却是完全掌控监督工具的人,还能有什么灾难不会发生?

当然,新闻和出版自由并不是没有任何界限。但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绝不是对新闻和出版自由的正当限制。如果有人利用新闻媒体或其他出版物侵犯他人的权利,他们应该为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这并不能成为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的理由,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新闻媒体和出版物只不过碰巧被用作侵权的工具。在发生侵权案件时,承担责任的应该是侵权行为人,而不是侵权工具。否则,如果有人用石块伤人,政府难道还要对石块实行管制?

基于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利用新闻媒体和出版物实施犯罪行为,政府也只能在事后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对行为人进行法律上的惩罚,而不能以此作为实行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的借口,以便达到钳制言论自由和压制公共讨论的目的。

需要强调的是,那些利用新闻媒体和出版物,对各级政府机构或政府官员进行批评的人,并不应因此受到任何处罚。因为,对政府机构及政府官员进行监督和批评,以免政府权力偏离其正当目的,是全体国民(因而也是每一位国民)作为主权者不可或缺的权力。这种权力是国民主权重要组成部分,它在位阶上高于一切政府权力,因而不受任何政府权力的限制。

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不但可以利用新闻媒体和出版物,对政府机构及政府官员进行批评,而且还可以利用新闻媒体和出版物,号召人们罢免现有的执政者,或是改变政府的形式。因为,既然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甚至可以实际行使改变政府形式和更换执政者的权力,他们当然也可以利用各种媒介,通过各种方式,自由表达想要行使这一权力的愿望。如果改变政府形式或更换执政者的主张,只是少数人的想法,并不能得到大多数国民的认同,那么就算有人表达了这种主张,也不可能引发实际的后果。而如果这种主张确实是大多数国民的想法,那么除了那些已经篡夺或意图篡夺国民主权的人以外,还有谁会去抗拒主权者的意志呢?

不过,在国民主权被少数人篡夺的专制国家,这些不言自明的道理,却不可能得到统治者的尊重。专制统治者既然已经篡夺了国民的主权,他们就不但要否认国民自由变革政府形式和更换执政者的权力,而且还要极力禁止国民表达出这样的意图。对于专制统治者而言,把权力紧紧握在自己手中,是高于一切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任何主张更换执政者的言行,都是必须严加惩处的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因为,专制统治者实质上就是一帮篡夺国民主权和垄断政府权力的政治强盗;而既然是强盗,他们怎么甘心自己抢到手中的东西,又被人们拿回去?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