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华为驻海外高管前妻 揭华为有特殊任务及与中共政府关系



2019-06-26 00:18:55

近日,华为现驻澳大利亚代表、印尼华为前CEO刘浩生(Haosheng Hudson Liu)的前妻向大纪元披露,华为涉利用与外国通讯、电信公司的合作,对外国政府进行“利益输出”,试图控制外国政府听命于中共。

现任华为驻澳大利亚代表刘浩生1998年加入华为,曾经担任华为德国代表处副代表、比利时代表处代表、印尼代表处代表,2019年5月调任华为驻澳大利亚代表。澳大利亚是最早封杀华为的国家,2018年8月后,华为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的5G网络建设。

刘的前妻冉华表示,她1999年开始与刘谈恋爱,2004年两人结婚,2009年她离开深圳,跟随被外派的刘浩生到欧洲生活。2015年她与刘离婚。2017年10月两人正式分手。

冉华表示,分手后,她的电话被监听,网路和邮箱遭到黑客攻击及监控,银行账号个人信息被黑客掌握……冉华认为这一系列迫害,来自中共(华为)。作为华为驻外机构CEO的前妻,她表示,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及亲身经历,足可粉碎华为否认其受控于中共的谎言。

冉华表示,华为并不是像它自己所讲的那样是一家私营企业,而是带着中共特殊任务的企业,也受到中共的特别关照。

接受中共任务拉拢外国元首
据她所知,华为CEO任正非要求华为驻各国代表处,搞好与所在国家的关系,尤其是搞好与国家元首一级的关系,配合和辅助中共开展外交。

冉华表示,她和刘浩生在比利时生活期间,刘会定期向中共驻当地大使馆汇报工作。刘在2015年邀请比利时国王访问华为和中共政府,当时她听刘提及,任正非知会过华为海外所有代表处的代表,要求他们要做好当地国家元首和重要官员的公共关系,并邀请他们去华为和中国访问。

刘浩生于2014年到2016年间任华为驻比利时代表。比利时是欧盟总部所在地,华为从2007年开始在比利时运营,在布鲁塞尔、鲁汶、根特和新鲁汶设有5个办公室。

冉华表示,比利时国王菲利普(Philippe Léopold Louis Marie)2015年6月访问中国,华为在背后出了不少力,“由华为出面,邀请比利时的国王访问中国,表面上,这是比利时与中国两国在国家层面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但华为在背后操作。”
在中国期间,比利时国王访问了华为在深圳的总部,并与任正非会见。

2015年11月12日在欧洲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开设了第一家服务销售一体的华为产品客户体验店,冉华表示,该店的老板是一名亲共侨领,与中共使领馆关系非同一般。

虽然华为在比利时的市场关系日益深化,但国际社会对华为是否为中共政府间谍门户的怀疑并没有减少。2018年12月,欧洲联盟科技事务执委恩席普(Andrus Ansip)指出,欧盟应该对华为及中国其它科技公司提高警惕,这些公司生产的晶元可能被用来“窃取我们的机密”。

2016年5月,刘浩生调往华为印尼公司任代表。华为在印尼的公司成立于2000年。印尼人口超过2.64亿,是世界第四大人口大国,人口数量仅次于中国、印度和美国。印尼大部分电信企业都需要依靠外国设备运营。据新华社2017年3月27日报导,“华为在印尼运营了16年,通过建立联合创新中心以及与印尼国家信息部(Kominfo)合作,广泛参与印尼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发展。”

在2019年2月,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结束后,尽管美国敦促其盟友禁止华为参与建设下一代移动网路,但印尼仍与华为签了为期5年的网路维护和设备供应合同。
冉华介绍,华为不仅控制了印尼电信业,而且由于印尼电信的股份一半以上归属政府,华为通过与印尼电信签订合同,涉嫌向印尼政府进行“利益输送”,通过表面是企业之间的经济、技术合作作为掩护,但试图达到变相控制、影响印尼政府的目的。

冉华介绍,华为与中共使领馆的关系密切,逢十一、中秋、中国新年,华为驻外代表均受邀参加中共使领馆举办的活动,她作为华为驻外代表的夫人身份,亦有参加。

中共驻印尼大使也听取印尼华为的工作汇报。中共驻印尼大使馆网站2018年月26日的文章《肖千大使考察印尼华为公司》中说,“5月24日肖千大使考察印尼华为技术投资有限公司并听取印尼华为的业务情况介绍,印尼华为总裁刘浩生,副总裁彭俊、李飞、文涵等全程陪同”;肖千“充分肯定印尼华为的发展成就及为印尼经济和社会所做的贡献”,并希望印尼华为“为两国务实合作作出更大贡献”。

华为涉输送利益 以操控别国政府
华为快速扩展海外市场,在中共战略性的部署下,华为帮助中共发展与外国政府的关系,试图渗透到外国政府内,也被怀疑向外国的资深政客输送金钱、利益。
冉华说,“2017年7月假期,我们一家人在印尼度假期间,与一些华为印尼员工聚会时,负责印尼电信的客户经理姚某某和刘浩生谈论,在2017年初时,华为是如何得到了印尼电信(Telkom)的合同,以及华为向印尼政府代言人卢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集团和通讯部长、印尼电信CEO等相关人员输送了利益。”

卢胡特与中共政府关系特殊。据《今日悉尼》(sydneytoday.com)2019年4月报导,卢胡特是现任总统佐科内阁中最具影响力的成员之一,无论过去作为政治法律安全统筹部长,还是现任的海洋统筹部长,卢胡特一直是代表印尼方协调对中合作的重要牵头人。他于2004年创立自己的Toba Sejahtra集团,公司业务涵盖采矿、能源、种植园、地产等。

华为在海外备受争议的关键是,其是否听命于中共政府。今年3月20日,美国两家公关公司“锐思博德”(Racepoint Global)和“科恩沃尔夫”(Burson Cohn and Wolfe)注册成为“华为”在海外的代理人。这两家公司要求华为证实,华为不受外国政府的监督,没有外国政府的股份,不存在外国政府的资助、控制或者补贴等,不过,没有获得华为的证实。

华为受中共扶持
华为也是一家得到中共特别关照的企业。据新华社2009年9月22日报导,国家开发银行当日与华为在北京签署新一轮战略合作协议,将双方的合作额度扩大到300亿美元。2005年,国开行曾与华为签署100亿美元融资额度的合作协议。
“国家开发银行”(简称“国开行”)的股份由中国国家财政部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持有,“国开行”多年来给华为提供大额、低利息贷款,有了资金以后,华为在海外通讯市场,就能用低于成本的价格,抢海外通讯市场份额,达到迅速扩张的目的。

华为为了抢夺海外市场份额,甚至帮助海外运营商从“国开行”获得低于其它银行利率的低息贷款,如果此运营商随后破产,这个运营商从国开行的贷款就不需要还了,这样意味运营商选用华为设备不需要承担任何资金上风险和后顾之忧,相当于“国开行”在帮助华为对外国的电信运营商实行变相行贿手段。冉华说,华为在比利时也做过此事。

但华为不会白给甜头的,除抢占市场外,世界多国也质疑华为这种低价竞争带有间谍目的,担心华为建设的网路为中共间谍所利用,和平时期窃听秘密,战时则会被突然中断,达到中共欲以数字技术控制、监控、渗透、侵蚀全球的野心。

不断受黑客攻击 冉华被迫曝光遭遇
冉华除披露华为涉以技术、金钱控制外国政府,影响外国政府的决策之外,还在其个人脸书上详细披露了她与刘浩生矛盾升级之后,虽然她身处欧洲,但是中共和华为的黑手依然伸到海外自由社会,她及她身边的人,不断地受到如影随形的监听、网路监控、网络攻击、卫星定位、骚扰、离奇的意外情况等,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冉华认为,这一系列的攻击、骚扰和迫害,与中共密切相关。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