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中共威权产物 雪亮工程提速 2020年覆盖全国农村 全方位监控村民



2018-06-24 07:16:46

监控中国全国农村地区的“雪亮工程”正在提速。这一工程将如何影响农村地区普通民众的生活?这到底是一项利民工程,还是以民众为敌?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法委于6月21日召开了全国“雪亮工程”建设工作视频会。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强调要在2020年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目标。

“雪亮工程"被舆论认为是中国大陆城市的影像监控系统“天网工程”的农村版。它是以县、乡、村三级政府机构为指挥平台,发动普通民众监看视频监控,从而实现治安防范全覆盖。因为中国的民间俗语“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整个监控系统被称为“雪亮工程”。

广东企业美电贝尔为此研发了“雪亮工程平台系统”,可利用家庭电视机和智能手机推动视频监控入户到人,实现全天候的监视。天津北辰区公安分局还专门设计了适应“雪亮工程”的手机APP项目,称之为指尖上的“雪亮工程”。

但与此同时,网友对雪亮工程也充满质疑。名为“李詩銘”的网友在推特上表示,雪亮工程“‏旨在全面监控中国老百姓,在号称打击犯罪行为的掩饰下,异议人士以及维权者将会成为中共暴力统治打击的目标。”

“雪亮工程”于2008年2月被纳入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自此以来一直受到中共高层的重视。

各地方政府也积极推动雪亮工程的建设。全国视频会的当天,福建省就召开了“雪亮工程”建设推进会议。另据河南省政府网站,濮阳市“雪亮工程”项目纳入了国家电子政务专项2018年(第二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并获得中央预算内资金2400万元支持。该市的项目建成后,将与河南省的省级应用体系对接。

从在城市架设具有人工智能,能进行脸部辨识的影像监控系统“天网工程”,到在农村展开同样具有监控功能的“雪亮工程”,中共当局和其宣传机器一再向人们宣称,这是为了人民的安全。

“雪亮工程”首见于今年2月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当中,被称为农村版的“天网工程”。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陈一新6月21日在“雪亮工程”建设工作视讯会议上宣称,要确保2020年基本实现全域覆盖的目标。

据《检察日报》报导,陈一新在会议上表示,要把“雪亮工程”建成“守护人民安宁的‘千里眼’”,并称它是“建设更高水准平安中国的基础工程”。他还强调要扎实推进“雪亮工程”建设,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目标。
陈一新在会议上称,要机制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相融合。“创新”,这一本应正向的词汇,中共政府把这部份的能力皆发挥在对人民的监视技术及管控方式上。
借由网络连线到电视和手机,进行远距即时监控的“雪亮工程”,据《自由亚洲电台》之前的报导,这方式让公安部门实现“人人可监视、处处可监控,时时可反应”的目标。等于民众家里的电视机变成监视器,手机变成录音机,公安部门以此掌控一切。

这听来让人不寒而栗的监控方式,令人想起709案维权律师王宇在取保候审后,全家人被限制居住,不仅整日遭严格监控,室内还疑似被装监控设备。王宇夫妇称,尽管没有找到摄像头,但他们的谈话却很快被监控人员知道,因此强烈怀疑卧室被装有摄像头或监听器。这相当于“非法拘禁”的生活,令他们难以忍受。

但中共的宣传机器借人民之口,宣称这类监控的优点。《法制日报》今年2月一篇关于“雪亮工程”的报导中,引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龙台镇稻花村村民刘梦琼的说词,她指着家门口的高画质监视镜头称:“现在晚饭后出门散步,不怕家里来小偷了。”

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温水镇宋河村的一名尹姓治安志工在家一边照顾孙子,一边做着如同“朝阳群众”的工作。利用电视接入“平邑智慧社区”系统,她可同时查看6个高画质监控画面,实现“探头站岗、按键巡逻”。

在临沂市,市民只要下载“临沂雪亮工程APP”,可即时观看监控,遇到不良事件一键报警。

报导提到,截至2018年2月,临沂市累计安装监视器36万个,达到目标全覆盖、无缝隙。而山东省则总计安装公共安全摄录机293万台,建立监控中心2491个。
官媒的宣传很美好,听起来像是受民拥戴的工程。但现实是,许多中国网友对于“雪亮工程”深感震惊,认为隐私被侵犯,担心家人与亲属的一举一动会被公安监看。“雪亮工程”消息公布不久,一名不愿透露名字的网民向媒体表示,现在手机和网络都被中国政府监控,人们随时被请去喝茶或遭到限制行动,让人感觉十分不自由。

另一现实是,无所不在的监控,与其说是“为民服务”,更像是党性高、为党服务的机器。在关键时刻,监控摄像头往往出问题,例如受到舆论强烈关注的雷洋案,案发地点的关键摄像头被当局称已损坏,引发网友质疑与批评。

人民的安全,也没有因无所不在的监控而提高。相反,质量差劲、设计不良的公共建设却一再威胁人民的安全。例如因淹水漏电的电线杆、公交站牌、配电箱,已造成多人被电死。路边常见的U型栅栏,已至少有2起因路人不小心跌倒而卡住脖子窒息死亡的事件,却不见政府更改设计。

现居美国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曾在2005年发表于德国之声的文章中指出,可使中国政府进行全方位网络封锁和监视的“金盾工程”,是“威权政治下的高科技怪胎”

多年后,同样用于监视的“天网工程”、“雪亮工程”纷纷被中国政府推出,并视为政绩。显然,这两大工程也可划入“威权政治下的高科技怪胎”类别里。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