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一章 国家主权的归属及一党专政的性质(中)



2017-01-14 15:23:07

中国共产党经常宣称,它在中国取得执政权,是基于中国人民的选择,但人们只要对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稍加回顾,即可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辛亥革命胜利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制定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这一具有宪法性质的文件,体现了辛亥革命所秉承的共和与民主精神。但由于政局多变,这部约法并未得到真正有效的施行。1931年6月1日,《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公布,国民政府依新法优于旧法的规则,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予以废弃。

《 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以根本法的形式,将中国国民党确认为训政者,规定“训政时期由中国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民大会行使中央统治权;中国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时,其职权由中央执行委员会行使之”,由此确立了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这一训政约法的颁布,使中国国民党彻底沦为国家主权的篡夺者。实际上,既然“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就不应该有任何个人或组织,以国民训导者的名义高居于全体国民之上。

在一国之内不存在任何高于国家主权的公共权力,且国家主权的享有者,必须被视为理性和自由的人。主权者既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去接受任何个人或政党的训导。训政的说法本身就极其荒谬。因为,如果作为主权者的全体国民,竟然缺乏自主行使主权的能力,那么其成员完全来自于国民的政党,怎么又可能具备训政的能力?一群本身就是全体国民之一部分的人,怎么可以一边把全体国民视为无权参与国家政治的弱智,一边又把自己视为可以独揽国家权力的超人?可见,以训政者自居的政党,不但是在用武力篡夺国民的主权,而且还像一帮异族征服者一样,用语言贬低国民的尊严。

训政的做法不但篡夺了国民的主权,而且还容易破坏国内的和平。姑且假设训政是有益的,但由于一方面国民被剥夺了自由选任执政者的权力,另一方面并不存在任何公认的标准和办法,以确认应由哪些人来实行训政,因此,不同的政治势力为了争夺所谓训政 (其实就是实行专制统治)的资格,必然会陷入不择手段、你死我活的争斗。可以说,中国国民党实行训政的做法,对抗日战争结束后内战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

国共内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出大悲剧。如果共产党在带领中国民众推翻国民党的专制统治后,能够及时还政与民,尊重国民自由选任执政者的权力,成千上万中国人的鲜血还可算没有白流。但中国共产党却完全违背了它对中国民众所作的承诺,它打败旧的主权篡夺者,只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新的主权篡夺者。

中国国民党对中国的统治,并非基于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的同意和授权,它占据国家统治权,就像是强盗非法占据抢夺到手的赃物。赃物的原主,并不会因为他人的抢夺,就丧失对赃物的所有权。 共产党在打败国民党,并剥夺后者对国家统治权的非法占有后,原本应将其归还给作为主权者的全体国民,因为主权者正是这一被非法占据的国家统治权的原主。主权者在恢复对国家统治权的占有后,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根据自身的意志,再将执政权授予它认为合适的政党去行使,同时保留撤回授权的权力。

在1944年2月2日出版的《新华日报》上,中国共产党曾公开宣称:“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在选举之前,要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保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中国民众在国共内战中支持中国共产党,正是出于对诸多类似公开承诺的信赖。

但中国共产党向中国民众做出动人的承诺,只不过是为了对他们进行骇人的背叛。它在夺取国民党手中的国家统治权后,并未将其归还原主,而是将其据为己有,从而取代国民党,成为新的非法占有者。一个人如果打败强盗,并将强盗手中的赃物归还原主,他理应得到原主的感谢,但如果他将赃物据为己有,那么对赃物的原主而言,他不过是另一位强盗罢了。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