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八章人民代表大会是虚假的代议机构(上)



2017-02-02 15:20:31

立法机构既然不能在立法中对部分国民进行歧视,也就不应在立法中让部分国民享有特权,因为让部分国民享有特权,即是对其他国民进行歧视。但中国的现行宪法,却对一群具有特定政治身份的人,即中国共产党的成员,赋予了一种垄断国家执政权的特权。

一部公然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进行政治歧视的立法,竟能在中国出现并延续至今,其原因只有两种可能:(1)中国人具有自甘轻贱的本性,因此乐于通过立法将自己置于受歧视的地位;或者(2)制定现行宪法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只是一个虚假的代议机构,根本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意志和利益。只要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稍作考察,人们就不难发现,后者才是真正的原因。

一个立法机构,只有当其成员是经由真正自由的选举产生时,才可以说是代表选民意志和利益的代议机构。自由的选举必须具备三个方面的条件:(1)在选民方面,存在自主选择的自由;(2)在候选人方面,存在公平的竞争;(3)在选举过程方面,必须存在充分的新闻出版自由,以便选民全面了解候选人的经历和政见。这三个因素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立法机构都算不上是选民意志的产物,其组成人员也算不上是选民的代表。

但在中国目前的一党专政体制下,不可能存在自由的政治选举,因为一党专政和自由选举是相互排斥的。自由选举意味着选民可以自主选择代为管理国家事务的代表,而一党专政却意味着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在中国,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各级人大代表的选举,由执政党通过各级党政机关全面操控,根本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自由选举。在这种完全受控的选举中,选民和候选人并无任何思想和情感的交流,因而不存在任何意愿的一致和情感的共鸣。

如果有人胆敢在执政党的掌控之外,独立地参与人大代表的竞选,总是会受到公权机关的百般刁难,甚至有可能被控以“破坏选举”的罪名。实际上,那帮从上到下全面操控选举的执政者,才是彻头彻尾的破坏选举的罪犯。真正的罪犯若是掌握了权力,正直和勇敢的人就会被当成罪犯来对待,这是人类经验中再经常不过的事情。

除了自由选举的缺失之外,中国现行的多级间接选举制度,也使得选民不可能对全国人民代表进行问责。在现行制度下,选民只能直接选举县级人大代表,并由县级人大推选省级人大代表,再由省级人大推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样一来,掌握最高和最重要的立法权力的一群人,恰恰是和选民交流最少、相隔最远的一群人。如果全国人大代表的表现令选民不满,选民只能通过督促推选这些代表的省级人大,才可能对他们施加影响,而要敦促省级人大,选民又必须首先敦促推选出省级人大代表的所有县级人大。可见,多级间接选举制度,绝不是为了使最高级别的代表对选民负责,而恰恰是为了便于他们逃避对选民的责任。

多级间接选举制度,不但使选民无法对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进行问责,而且还必将使选民的政治视野和政治感情,局限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因而难以产生对整个国家的深厚和持久的感情。只有通过政治讨论和政治参与,平时埋头于日常工作的选民,才有可能接触各种政策问题和政治意见,并有可能明白,甚至很远的原因和发生在很远地方的事件,也将明显影响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也只有通过全国性的政治参与,一个平日忙于本来职业的人,才有可能学会同情自己的同胞,与他们形成共同的利益和情感,并自觉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一员。

但如果只有省级人大代表这些为数极少的人,才有资格推选全国人大代表,其他选民就将被排除在全国性的政治生活之外。当一个人自知自己的意见对国家事务毫无影响时,他就不大可能有关心国家事务的热忱。而且,无论哪一个人,当别人无须征求他的意见,即可作出影响他的命运的重大决定,他的地位显然就低人一等了。一个对国家事务漠不关心,并且自感在自己国家低人一等的人,又怎么可能产生真正的爱国心?

多级间接选举制度,把绝大多数普通选民排除在省级和全国人大选举之外,绝不是出于任何正当的理由。既然普通选民可以选举那些推选省级或全国人大代表的人,他们怎么就不能直接选举省级或全国人大代表?除非普通选民能够判断省级或全国人大代表的优劣,否则他们就不能判断自己选出的推选者(县级人大代表)是否称职,而如果他们不能判断自己选出的推选者是否称职,他们就干脆连选举县级人大代表的权利都不配享有。相反,如果普通选民能够判断自己选出的推选者是否称职,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判断省级或全国人大代表的优劣,而如果他们能够判断省级或全国人大代表的优劣,他们就应该有权直接选举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

一项选举规则若是缺乏正当的理由,就必定包含不正当的动机。多级间接选举制度,将每个省的选民排除在省级政治生活之外,并将全国选民排除在国家性的政治生活之外,因而不利于在国民之中形成普遍的共同情感和爱国心。但由于它能够把政治选举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因此非常有利于中国共产党作为政治权力的垄断者,对各级人大选举进行全面的操控。当然,由此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不再是全体国民的代议机构,而是用来为共产党的专断意志,涂抹一层表面上的合法性的政治工具。

非经国民自由选举产生的立法机构,不可能对国民负责,而不对国民负责的立法机构,也就不配得到国民的信任。中国的人大制度所导致的唯一后果是,除了那些实际进行专制统治的人以外,又多出了众多由国民供养的虚假的代议机构。可以说,中国共产党实行的专制统治,已经给中国人造成了太多的不幸,而它为了掩盖自己的专制统治,又不惜进一步加重人们的不幸。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