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世界新闻自由日 媒体人谈大陆新闻自由大倒退



2018-05-04 09:18:26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中共官媒控制下的新闻人们感叹,中国目前的新闻自由度与1989年相比,出现大倒退。

据自由亚洲电台5月3月报导,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当天,多位中国媒体人表示,记者因独立报导公共事件,遭到传唤、拘留、绑架甚至被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有关强征强拆、环境污染、官员腐败、政府人员以公权力压制民众维权等事件已成为中国新闻界的禁区。

在中共的压力下,记者们无法真正履行一名记者的职责,忠实报导客观事实。

一位曾因撰文揭露官员腐败而被羁押数月的中国调查记者,5月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记者的“禁区”很多,诸如宗教、军事、间谍、强拆、涉贪以及群体性事件,这些都不能报导。

江苏南通环保志愿者徐勇,因揭露企业环境污染,需要经常与记者打交道。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去年5月,他和网易记者去河南武陟调查当地的污染情况,被广源纸业的保安和当地公安抓到派出所传唤、盘查。

他说:“一般群体性事件,他们(记者)都不敢报导。我们当地的垃圾焚烧厂,因为当地政府用欺骗的方式建造,引起了公愤,很多老百姓(因此)闹事,这些事件新闻媒体几乎是不报导的。”

甘肃一位资深媒体人武先生说,近三十年来,中国新闻界不自由已成常态,“因为传媒现在已经被奴役、被肆虐、被践踏,(记者)动辄被抓、动辄被不自由、动辄以莫须有弄(抓)起来的比比皆是,比方前年(2016年),甘肃武威的张永生,说是在洗浴场被抓了。”

2016年1月25日,甘肃《兰州晨报》的记者张永生、《兰州晚报》的雒焕素和《西部商报》的张振国,因深度报导甘肃不久前发生的“巧克力女孩”事件,被当局先以“涉嫌嫖娼罪”,后以“敲诈勒索罪”逮捕。后在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下,当局不得不放人。

三十年前,在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时代,中共政府体制内有人提出新闻立法的建议,但在“六四”之后,有关新闻立法的建议被无限期搁置。

武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传媒不立法,传媒人就没有自由而言。另外在这种体制和制度之下,传媒不可能有自由,新闻不可能有什么所谓自由。”

4月25日,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2018年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显示,在180个国家中,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倒数第五名。

报告指出,近年来,中共大规模使用新科技审查和监控,使得外国记者越来越难在中国开展工作。中共去年拘押了52名专业和非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普通中国人,可能仅仅因为在网络上分享当局所不乐见的信息,就被投入监狱。

报导说,中共箝制新闻自由的现象每况愈下。中共控制新闻和信息的模式,以及公然打压公民抵抗的做法正蔓延到周边其它国家,特别是在越南和柬埔寨。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