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西方民主国家抵制中共统战及全方位渗透



2019-04-14 20:00:05

星期五(4月12日),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针对最近新西兰社会对于中共渗透问题的强烈关注在推特上发文说:“对于像新西兰这样的开放社会,很难抵御外国的政治干预。重新再看我在2017年发表的文章,反思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同时我也在思考,自从我写这篇文章以来我们已经走到了哪一步。”

2017年9月,布莱迪教授首次在华盛顿DC举办的中共全球影响和渗透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她的重量级研究报告《魔法武器》。在这个报告中,她通过大量翔实的数据,揭示了中共的统战系统利用金钱开道,对新西兰等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媒等领域进行全面干扰和渗透的战略。这篇报告在全球引起很大震动。

从那时起,美国、欧洲和澳洲等更多西方国家都开始对中共的渗透严密关注,也纷纷出台法令和采取行政措施,抵制中共的全方位渗透。

上周,澳大利亚ABC电视台的“四角”(Four Corners)时事评论节目深入揭示了中共对澳大利亚政治圈的严重渗透。节目中还采访了布莱迪教授,并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内部消息证实,针对布莱迪教授的3次入室盗窃和恐吓活动的幕后黑手就是中共国安部。

本周四,新西兰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也在对新西兰情报部门的两位首脑、针对外国势力干预新西兰大选的问题进行听证。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局长基特里奇(Rebecca Kitteridge)表示,他们非常关注新西兰的政治献金问题和对当地少数族裔群体的影响问题,比如去年曝出的华裔富商张乙坤的捐款门事件,以及中共渗透和控制当地华人媒体、控制华人社区等等。

布莱迪教授要重温的这篇名为“抵制中共的魔法武器”的文章,发表在2017年9月27日美国智库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的网站上,是对她的《魔法武器》研究报告的注解。

文章说,在经典的冷战时期电影“天外魔花”(Invasion of Body Snatchers,另译“天外夺命花”)中,外星人通过复制他们遇到的每个人类的身体,悄悄地侵入地球。由此产生的“豆荚人”取得了他们所取代的人类的身体特征、记忆和个性。当时,这部电影被理解为政治影响活动的寓言。它表明,人们一直担心,开放的民主社会的主权和政治容易受到外部影响。

文章说,中共对外国的影响活动现在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成为头条新闻,但中共的影响力并不只是单独针对这两个国家的。中共在国外获得政治影响力的尝试是非常普遍和广泛的。它具有自己的政府部门统战部,采用适合当前政府政策的长期方法,是中共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外国影响力活动是中共统一战线工作的核心任务,统一战线工作是中国共产党(CCP)著名的“法宝”之一,曾经帮助它攫取了权力。

中共对外国的影响力活动已经进入了涡轮增压模式。文章说,中共统战官员及机构遵循其长期政策,发展与外国和海外华人的关系(越值得注意越好)来影响、颠覆、并在必要时绕过当地政府的政策、推动中共的利益。

而且北京还寻求进一步控制中国的信息环境。文章说,为了在颇多漏洞的全球信息环境中获得这种控制,它需要在国外遏制有关中国的争论。中共正式接受了约瑟夫·奈(Joseph Nye)的软实力理论,将其作为中共扩大和修订对海外华人及外国人的管理技巧和宣传攻势的理由和新隐晦说法。通过其党国机构及其附属机构,中共采取了更为广泛的方法来增强其软实力。

文章说,中共过去几年艰苦的统战努力取得了回报:中共越来越能够利用其软实力“法宝”来帮助影响外国政府和社会的决策。中共加速的政治影响力活动,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达到饱和,其它许多国家也是如此。

所有国家都在抵制其它国家对其事务的政治干涉。中共经常指责美国和其它国家干涉中国的内政,并将不干涉别国内政作为其外交政策的重要原则。

而对于像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来说,文章表示,抵御外国政治干预通常是一项挑战。除非这些干预导致叛国、贿赂或其它形式的腐败,否则大多数政治影响力活动都不是非法的。相反,它们只是适当性和国家安全问题,而且更为主观。但是,任何国家的外国影响力活动只有在受到影响的国家的公众舆论可以容忍它们时,才能在那里发芽成长。

1956年版的“天外魔花”电影有两个结局,一个是悲观的,一个是乐观的。这个电影的大多数后续版本都诠释了悲观的结局——即所有人类最终都变成了豆荚人;但在原著小说中,结局是外星人由于人类的抵抗而自愿离开地球。

文章说,在真实(不是卷轴)的生活中,结局取决于我们自己。我们怎样才能利用民主自己的法宝来抵御外国影响力活动呢?我们有很多选择可供我们利用:我们有选择我们政府的权力;有通过法院检查和平衡的权力;有管理媒体和社会其它方面的监管机构;有受到法律支持作为批评者和良心的角色的学者;有言论和结社自由;也有作为我们第四权力的媒体等等。

作为英国的前殖民地和美国的密切合作伙伴,文章说,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都很自豪地支持独立的外交政策。但独立的外交政策不应该意味着落入另一个主导力量的怀抱。现在是时候利用民主的法宝,保护我们的社会免受外国影响和对我们政治的干涉,免受来自所有国家的干涉。澳大利亚正在围绕这个问题收紧法律,并已经对中共影响力活动的范围进行深入调查。新西兰和许多其它国家也应该采取相应行动。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