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頭條要聞

致民运朋友和法轮功学员的公开信



2018-09-07 00:56:23

各位同仁,大家好!

柏桥一直想写这封信,总苦于无从下笔。今天终于按耐不住。我决定不加任何修饰地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一吐为快。若有冒犯,还望谅解!不过,与我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和伤害相比,这点冒犯应该算不上什么。

我曾经是海外非常活跃的民运人士。早期纽约地区“六四”纪念活动几乎年年由我主持。其中最大的一次纪念活动97年“六四”纪念音乐晚会更是我一手筹办。99年”六四”十周年时,天安门一代发起的全球百万人签名纪念“六四”活动也是由我具体协调和推动。04年全球“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我是主要协调人之一。为了推动中国人权民主事业,世界各地都留下了我的足迹。在过去20多年里,我发表了揭露和抨击中共的文章数百篇,出版了两本与人权民主有关的英文著作,接受过无数次媒体采访,发表过无数次演讲。

我也曾是海外最坚定的法轮功支持者。99年法轮功遭到镇压后,我创办的中国和平组织于7.20后率先发表谴责声明。03年我全程参与了全球审江大联盟的筹备和运作。04年中国和平组织响应法轮功开展的促九评活动,倡议发起了全球退党运动。新唐人、大纪元和希望之声创办后,我也是最早担任这些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和专栏作者的人之一。过去十多年来,法轮功在纽约和华盛顿举办的大型抗议集会,我几乎从未缺席。我对法轮功群体的关注和爱护超过对我自己的家人,甚至我自己。我相信无数世界各地了解我的法轮功学员对此会有感触。

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切都已成过去。现在我与海外民运和法轮功的关系已经完全不同。这些年来我一直遭到海外民运的排挤和孤立。而最近几年来法轮功也开始疏远我,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几家媒体也开始全面封杀我。

我与海外民运渐行渐远是从法轮功群体异军突起开始的。当时很多民运人士对法轮功充满偏见。而我自始至终坚持为法轮功发声。这是基于我对人权理念的追求。在我看来,法轮功一直是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一个群体,而我身为一名人权活动人士,没有任何理由不关注他们的人权。于是,这个画地为牢的民运圈开始排挤和孤立我。其中最大的一次分水岭是04年纽约地区的”六四”纪念活动。有些民运人士处处刁难法轮功学员,而我坚持维护法轮功应有的权利。最后导致法轮功从此不再参加任何“六四”纪念活动。另一次较大的分歧是退党运动。我坚持认为我有权参与这一有意义的活动,而反对我的民运人士认为我跟法轮功关系太近,影响了他们的工作。于是,我不得不跟他们分道扬镳。今天我仍然认为我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当然,现在我们已经很清楚,那些排斥和诋毁法轮功的民运人士其实很多早就投靠中共了。他们披着民主斗士的外衣,却从事伤害民主事业的勾当。因此,我不仅从来没有因为被他们孤立而感到沮丧,反而很庆幸自己很早就离开了这个已遭中共渗透和破坏的民运圈。

我跟法轮功的关系出现裂痕,则是一件令人十分遗憾的事情。根据我了解到的信息,法轮功逐渐疏远我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我不认同他们的媒体对中共独裁者习近平的正面评价,还曾发表过一个公开声明表达我的不同看法,而他们要跟公开反习的人保持距离,因此不再邀请我做特约嘉宾,也不再发表我的文章。事实上大纪元已经有几年不再发表我的任何文章。而此前我的几乎所有文章都直接照登;二是五年前一位曾潜伏在我身边的姓曾的所谓民运人士伙同几位面目不清的人四处散布谣言,污蔑我欠钱不还,还编造各种离奇的谎言抹黑我的人品。他们成功地蒙骗了不少善良单纯的法轮功学员。新唐人热点互动就是因为听信了谣言,决定不再邀请我上他们的节目。有学员向我透露了这一内情。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我万万没有想到,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他们不向我了解情况就根据对方的一面之词轻下判断,是为不真;他们轻易将一个十年如一日坚定不移地支持他们捍卫人权的人予以封杀,是为不善;他们听信谣言,受人挑拨,伤害无辜,是为不忍。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绝不亚于中共长年来对我的攻击抹黑。因为我一直视法轮功为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而我从来没有对中共抱有过任何幻想。我承认,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萌生过退出民运远离法轮功不再关注他人人权的念头。马丁路德金曾经感叹:到最后,我们记住的不是来自敌人的攻击,而是来自朋友的沉默。而现实对我来说则更加残忍。因为我记住的不仅仅是朋友的沉默,更有来自同道的伤害。

去年以来,情况进一步恶化。一年前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突然发表一份公开声明,称某六四学生领袖诈骗了给他家人的七万美元捐款。而跟他关系密切的博讯网站直接点名是我。于是一夜之间唐柏桥骗捐七万美元的谣言传遍网t络,几乎所有关心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人都收到了这一信息。大多数人相信了高智晟对我的指控。因为他们认为身为律师的高智晟不会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对他人进行如此严重的指控,更不会想到这可能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构陷案。有些法轮功学员也来信质问我为什么这样做?我一再解释,仍有不少人将信将疑。因为高智晟妻子在我反复说明绝无此事后,仍然坚称确有此事。我承认,我一度非常绝望,觉得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了是非。为了弄清事情真相,我不得不起诉高智晟妻子耿和和背后的始作俑者袁某某。经过长时间的深入调查,现在已真相大白。很多人也知道上当受骗了。因此今天我很想借此机会问那些曾因轻信谣言而做出伤害我的事情的民运朋友和法轮功学员几个问题:你们为什么如此轻信谣言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你们真的不会因为错怪无辜的人而感到愧疚不安吗?你们这样做不怕寒天下人的心吗?我真切地希望各位都能好好反思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从事反抗暴政的民主事业长达29年,过去19年也一直在支持法轮功反迫害。虽无功劳,也有苦劳。我承认我也曾经做过错事,也不小心伤害过他人。但是,跟那些没完没了地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攻击抹黑我的人相比,我简直太高尚了。我不求法轮功的任何回报。但是,我希望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不要再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尤其是曾经把心都掏给了你们的人。过去那么年里,我跟世界各地无数法轮功学员打个交道,我经常走到大街上被法轮功学员认出。他们都会对我说很多鼓励的话。其中我听到最多的是,“唐先生你是大好人,你为法轮大法做了这么多好事,我们师父一定会保佑你。你将来一定会得到好报。” 每次听到这番话,我都会很感动。我能感受到这些学员的爱心和真情。但是,最近几年来,我每次想到这句话,心里都隐隐作痛: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是这些学员骗我了,还是这个世界变坏了?不过,我一直坚信,绝大多数学员的内心一定还有那个四处为大法奔走呼吁的唐柏桥的身影!

我今天给你们写信,不是请求你们理解我,关心我,帮助我,而是希望你们不要再被那些恶人蒙骗。不要让偏见蒙蔽你们的心智,更不要让仇恨摧毁你们的人生。我很想让那些企图孤立我的人明白,即便全世界的人都不爱我,我仍然是最幸福的人,因为我爱这个世界。

写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我爱你们!其他的话都是多余的了。如果你们想要有一个幸福的人生,请你们不要吝啬你们的爱。爱一个人比被爱更幸福。同样的道理,恨一个人比被恨更不幸。

祝你们每一个人幸福!

你们的朋友,
唐柏桥
2018年9月5日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