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拟在台湾建立政党 瓦解埋葬民主台湾



2017-12-23 08:19:59

二○○二年胡锦涛成为中共总书记,并逐步从江泽民手中接掌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导权。二○○五年末,王沪宁不失时机向胡锦涛提出一个具有政治战略性的构想,即筹谋在台湾公开组建以中共为政治背景的社会民主党。胡锦涛看后大为赞赏,称之为极有前瞻性、极有创造性的构想。王沪宁也由此得到胡锦涛的宠爱和倚重。
王沪宁的上述《构想》一文第一部分,是论述在台湾组建受中共绝对控制的社会民主党的必要性。

王沪宁认为,对于民进党,在政治意识上必须禁绝,在组织上要予以瓦解,即使“一国两制”实现后,台湾的“民主制度”下,也不能允许台湾独立的思想意识“自由氾滥”,否则后患无穷。国民党虽然可以通过统战工作成为中共的政治盟友,可是,国民党的基层和本土派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十分仇共,而且国民党在台湾命运大变动中的社会控制能力也很值得怀疑,所以,从政治立场和政治能力两个角度考察,完全相信国民党,把所有政治鸡蛋都放在国民党这一个篮子里是不稳妥的。在解决台湾问题的过程中,以及在统一台湾之后,在台湾必须有一个完全服从北京政治意志的强大政治组织,才能确保中共的政治战略顺利实现,才能确保统一后的台湾不再继续成为政治麻烦的制造者。

王沪宁特别强调,以“一国两制”的方式统一后,“如果我党不能作到对台湾的所谓民主的实际政治控制,台湾很可能变成引发大陆政治动乱的策源地。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认识,未雨绸缪。‘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王沪宁提出,组建中共绝对控制的社会民主党,并让其通过选举成为执政党,是统一后中共实现对台湾民主的绝对控制的唯一之途。他写道:“‘一国两制’实现之后,继续让民进党和国民党这两个党在台湾政治舞台上轮番作表演,不应当是我们的目标,也不符合政治逻辑的强存弱亡的规则;在大陆优势而强势的社会主义制度背景影响下,性格中有极强的实用主义基因的台湾人,选择受到我党政治、经济强有力支持的台湾社会民主党执政,将是历史的必然。通过确保社会民主党以选举的方式执掌台湾的权力,牢牢控制住台湾的所谓民主制度,也就一劳永逸地消除了台湾引发大陆政治动乱的隐患,从而确保我党在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中国的实际执政地位永不动摇。”

王沪宁在《构想》一文的第二部分,重点分析了组建台湾社会民主党的实际可行性。他认为,在大陆投资,或者与大陆建立密切经济关系的二百万台商,以及受这些台商影响的范围更广泛的台湾人,是中共组建台湾社会民主党最主要的社会基础,他写道:“自古‘商人重利轻别离’,视利润为生命是商人的天性。大陆有充分的能力让台商得到在其他地方投资无法相比的利润,但同时要让他们明白,获得利润的前提是在政治上支持我党解决台湾问题的原则立场。当然相关机构这样做的时候,要充分注意方式方法,要含蓄、委婉,不要让人家感到威胁,不要伤害人家的自尊心。……在台湾社会中,资本是最具能量的社会要素。对于二百万台商,以及他们在台湾各阶层辐射的影响力如果运用得当,我们组建台湾社会民主党的方案就具备了成功的基本社会条件。”

王沪宁还指出,通过以前长期秘密渗透和秘密的统战工作,中共已经在台湾社会中形成阶层分布广泛,数量可观,具有相当社会影响力的秘密力量。如果继续以往那样只限于在收集信息、引导舆论等方面使用这只秘密力量,是“大材小用,浪费资源。”通过组建社会民主党的方式,利用台湾所谓的民主制度,使这只秘密力量由各自为战的分散状态,公开合法地形成统一的政治组织,实际是中共的政治能量在台湾的一次大提升。因为,从非组织化到组织化就是政治能量的倍增器,同时由秘密状态转变为公开合法的存在,也会扩大社会影响力和社会活动空间。王沪宁写道:“经过长期培育的这只秘密力量,政治可靠,又与台湾社会水乳交融。是我党宝贵的政治财富。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现在到了打造解决问题的政治宝刀的时候了,这把政治宝刀就是我党在台湾的政治经理人——台湾社会民主党。我党在台湾的秘密力量这块好钢,也到了用在刀刃上的时候了。这只秘密力量要成为台湾社会民主党的政治核心和思想灵魂,再加上二百万台商及其用资本的能量在社会各阶层的辐射的影响力,那么,台湾社会民主党一旦公开宣布成立,一定能产生震撼性的政治效应,并迅速在台湾社会站稳脚跟。”

王沪宁这份《构想》由于得到胡锦涛的极力支持,很快就进入实际的操作过程。二○○六年,由中共组织部、统战部、公安部、国安部、总参二部抽调的人员,共同组成“台湾社会民主党筹建工作组”,全面负责这项任务的实施。二○○八年六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解决台湾问题的政治战略》,更把筹建台湾社会民主党列为政治统战工作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上述“筹建工作组”组成后,开始统一协调中共全国各相关单位在台商中的相关工作。为了使所谓台湾社会民主党更具社会和政治影响力,“筹建工作组”花很大力气,筛选将来可能作为该党台面人物的候选人。列入这个候选人名单的,有台湾演艺界的明星、著名教授、宗教界人士、著名企业家、电视台名嘴等。

王沪宁担任上述“筹建工作组”的首席顾问。他要求“筹建工作组”要特别注意从国民党和民进党中拉出一些标志性人物,将来加入社会民主党,并委以重任。王沪宁认为,国民党和民进党中的标志性人物,转而成为社会民主党的标志性人物,对国民党和民进党可以起到强烈的分化作用,而分化就是弱化;它们弱化了,社会民主党就相对得到强化;“这就是辩证法,这就是政治相对论。”

根据王沪宁的意见,“筹建工作组”曾把宋楚瑜、许信良等二十余名国民党和民进党中已被边缘化的标志性人物,列为重点工作对像,争取他们同意将来出任台湾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后来根据情况,上述名单不断调整变化。比如宋楚瑜已被从名单中删除,理由是“此人积怨甚多,另组新党后影响力迅速下降,且为人诡诈多变,不足依靠。”

在王沪宁指导下,“筹建工作组”对于台湾社会民主党的筹建提出一个总体方针,即“秘密筹组,适时公开”。所谓“秘密筹组”,就是党纲党章的起草,组织系统的构建和完善,运作模式的设计等政治组织的要素,都要在不公开的状态下完成。据知情者透露,王沪宁曾就此说:“公开前的准备工作必须达到‘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完备程度。台湾社会民主党的十月怀胎要在保密状态下进行,一朝分娩,出生的就不是一个婴孩,而是一个强壮而充满活力的青年。”

经过反复讨论,《解决台湾问题的政治战略》中最后确定,在台湾公开注册社会民主党的时间,定于二○一二年春台湾大选之后,到新当选总统就任之前的时间段中。根据不同的选举结果,社会民主党公开成立的第一项政治任务也不同:如果民进党胜选,社会民主党就要在新总统就任之前,国民党还在执政的时限内,以台湾出现‘台独’的重大危险为理由,联合国民党,要求中共立即派军队进入台湾,控制事态;如果是国民党的候选人继续当选,社会民主党就要采取有效措施,发挥最大的政治影响力,推动国民党当局在二○一二年中共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之前,同中共签定以撤销中华民国国号,废止中华民国宪法,统一实施中共宪法为前提的两岸统一的政治协议。

中共内部对于在台湾扶植、组建一个受其绝对控制、代表其政治意志的政党,意见高度一致。只是在政党的名称上曾有争论。一种意见认为这个政党应当直接命名为台湾共产党,其理由在于,这样命名可以更明确体现该政党与中共的政治渊源。但王沪宁坚持要用“台湾社会民主党”这个名称。他认为,一个切实可行的政治方案应当既具备坚定的原则性,又要具备充分的策略性。如果起名叫台湾共产党,是一种缺乏策略性的选择。因为那会直接暴露中共同台湾共产党之间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不利于该党在台湾民众中争取人心,扩大影响。而且,台湾已经有一个叫“共产党”的组织,如果搞出双胞胎来,从起步那一刻,就会人为造成不必要的困挠。这显然是不智之举。而起名台湾社会民主党,则既可以实质上为中共所控制,表面上又显示出自主性,是一个同时具备了原则性和策略性的明智选择。最后,在胡锦涛支持下,王沪宁的意见被接受;中共决策组建台湾社会民主党,作为将来中共在台湾的政治代理人。

成熟的自由民主社会中,政治只是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内容。极权社会虽然也有经济、文化、教育等等不同领域,但所有这些领域最终都在专制权力的作用下,归结为极权者的政治意志。所以,极权社会是政治社会,极权政治则是阴谋政治。

中共对台湾的政治统战方案,显示出极权政治阴谋性的经典表述。虽然中共制定了详尽的对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政治统战方案,但其意却在“山水之间”——中共政治统战方案的底牌上只写着“台湾社会民主党”。利用台湾的民主制度,公开组建台湾社会民主党,然后,通过对社会民主党的操控和政治、经济的全面支持,帮助其获得并保持执政党的地位,从而以台湾社会民主党为政治代理人,实现对台湾的政治统治——这是中共对台湾政治阴谋的最终目标。一言以蔽之:中共要借台湾的民主之名,埋葬台湾的民主,使之名存实亡。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