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开始在京畿周边4省27市禁低端人口 民众抗暴



2017-12-03 18:38:11 作者: 阿波罗新闻网

近日北京驱逐外来「低端人口」事件愈演愈烈。外媒报道,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四省,加上天津及北京两直辖市,合共28个城市拒绝北京「低端人口」在当地开设「低端产业」,亦不接纳他们在当地租房落户。在海内外批评舆论排山倒海而来之际,中共央视突变风向,叫停驱逐2.7亿民工。外媒文章指,北京驱逐“低端人口”暴露中共四大缺陷。

北京周边4省27市禁低端人口落户
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四省,加上天津及北京两直辖市,合共28个城市拒绝北京「低端人口」在当地开设「低端产业」,亦不接纳他们在当地租房落户。

河北省廊坊市一名官员指,若是没有当地的证明文件,肯定不准许小企业东主租屋,又说:「服装应该是不让进来的,如果小作坊的话,最好别来,来的话按『散乱污』处理,你的损失更大,你的设备的话,完全是给你没收。」河北省廊坊广阳区北旺乡政府一名人员则透露,这个下令是近日才下达。

12月3日报道今次清理「低端人口」,连住在西城区四合院的美国杂志驻京记者帕默(James Palmer)亦受波及,故美国发行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向美国国务院查询,询问中方做法是否侵犯人权,美方会否敦促中共停止。美国国务院回应指有留意相关报道,敦促中共政府解决建筑安全问题,确保弱势人口的福利。

帕默住的四合院已清拆,他指出当地警察见他是外国人,竟会主动协助他搬迁。早前网上流传照片,当地警察对「低端人口」般呼呼喝喝,甚至拳打脚踢。

叫停驱逐2.7亿民工;威胁中共维稳
美国中文媒体世界日报12月3日文章称,北京近日驱逐外来「低端人口」,将排查上百万民工,引发舆论反弹;而「高端人口」也发生红蓝黄幼儿园针扎儿童,录影却被销毁事件。

「皇城天子脚下」接连爆发事端,批评排山倒海而来,中央电视台风向突变,发出「不论以甚么名义都不能践踏外来人口尊严」的评论,公开向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叫板,迫使霹雳整治手段叫停。但对习近平「新时代」的伤害已难挽回,也成了中共十九大后治理的一次大硬伤。

文章认为,北京驱逐“低端人口”暴露中共四大缺陷。
第一,基层贫苦民工可说是中共执政基础,中共靠贫苦工农兵起家,如今各大城市都有乡下农村来的民工,提供各种劳力所需。估计北京市民工即达数十万,也有人说高达300万。这些民工进城打工未经批准,既无户籍,如带着妻小,孩子无法上学,全家租住低价、可能是违规修建的平价屋,居家环境恶劣,却为城市建设提供廉价劳力,劳苦功高。

近年中国盛行「蚁民」「劳动大军」称呼,人命如蚁,境况悲凉,官方却认定他们违法,咎由自取。据估计,目前中国民工总量约2.7亿,外出民工逾1.6亿人;其中30岁以下农工约占60%,是民工中坚力量。当局要整治清理这群人,无异先纵容再整肃,用完就丢、过河拆桥;如扩及各大城市易引发骚乱,局面就难收拾,导致整治急煞车。

第二,事件彻底粉碎了中共专制体制,官员治理能力优于民主体制的迷思。随着中国经济崛起,30多年发展,硬体建设直追西方,部分犹胜西方。很多评论或中共都自信认为,中共官员从基层选拔、层层历练,行政经验丰富,一声令下全面动员,治理能力、效率远优于民主体制的民选省市长。

这种说法印证事实,或有部分道理。但蔡奇和陈吉宁的粗暴举动,根本无视习近平新年贺词所说:「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我也了解,部分群众在就业、子女教育、就医、住房等方面还面临一些困难,不断解决好这些问题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严寒气候下,要驱赶数十万民工,使他们无处容身,不仅无情,简直冷血。国际媒体指这是「高官低能」,暴露中共城市管理混乱的冰山一角。

第三,蔡奇是习近平「之江新军」一员,深获信任,快速擢升至北京市委书记,前途看好。他在十九大发言,成党内搞个人崇拜习近平的旗手。例如盛赞习总书记报告极具震撼力、穿透力、感召力;是旗帜鲜明、高屋建瓴,深邃精辟、气势磅礴,还用八个「前所未见」、四个「伟大」等肉麻词句歌颂习,是毛泽东以来仅见。

习成为「新强人」后,蔡奇可能误认「强将手下无弱兵」,急于表现精明强干和效率,却忽视习近平关怀底层弱势群体的本意;也戳破「之江新军」素质不一,拍马胜过治理能力,连风向都搞错。难怪央视要打脸,扭转方向。

第四,中国梦到底是谁的梦?有评论指中共历来都为了巩固多数,牺牲少数。清查「低端人口」更是歧视基层贫苦农工。官方却否认有此称呼,指是外媒造谣中伤。但检视官方文件和官媒,十多年前已使用「低端人口」称法。任何国家都有基层民工,是社会分工的产物,对国家发展有巨大贡献,但他们的梦政府照顾到了吗?

文章强调,中国不能因为国家富了,就遗忘数亿「低端人口」。即使「强人统治」也不能没有温情血性,强人脚下的北京尚且如此,其他地方不堪设想。如今大兴区长下台、低层官员被查处,但发号司令、应为硬伤负责的蔡奇难道没责任?

就好像遇上强盗似的,只不过这是政府干的
纽约时报报道,在北京远郊区的寒夜中,一群让这座首都城市有饭吃、有人打扫、供应充足的农民工们正胆战心惊地等待着敲门声——可能会让他们寻找更美好的生活希望彻底毁灭的声音。

"北京不想要我们。我们不得不回老家去。”一名来自河南省的妇女表示。
她在北京南郊新建村的水果和蔬菜摊已被拆除。这场声势浩大的外来人口清理行动已经导致成千上万农民工流离失所;更多人在琢磨他们还能在自己住的地方,乃至在北京还能呆多久。

“一夜之间,我的谋生手段突然被毁掉,就好像遇上强盗似的,只不过这是政府干的,还说这是因为他们关心我们。”

另外,北京驱逐“低端人口”遭央视打脸之际,也遭到海内外网友的抵制。上图为,北京大兴区公寓大火所在地的西红门镇新建村,当地居民周四(11月30日)发起抗议,要求官方解决供暖和民生问题,但至今官方并没提出任何解的办法。下图为,纽西兰几位民运人士,余很猛,习卫国,江朝阳到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宣示;“没有低端口,只有邪恶政府”。
网友“oia‏”说,身边听到的两位“低端人口”:一位北师大研究生,工作中,被房东收回租房,因为收入有限,回乡还是再租房进退两难;另一位某大的,毕业工作又待业,租住回迁房,虽然没被清理但房东坐地起价涨房租。这个层面的人平日生活相对安稳,对执政者和社会民生相对漠不关心,万万没想到赵家铁拳打在了自己身上。

网友“liuhu2017”,这副字写的恰如其分。
温州网民“李也青”说,“中共统治下把我们低层老百姓一直当作‘低端人口’。所谓的‘低端’,就是弱势群体。北京的‘低端’,虽然买不起房子,有的收入也不错,这些人以为自己不在‘低端’里面,但是在专制的体制下,他们也成为‘低端’人口,在这个国家,没有人权,对人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自由艺术家华涌说:你们在北京待多久了?
低端大叔答:两年半了。

华涌问:你们还会再来北京吗?

低端大叔说:说句不该说的话,北京不是我们老百姓的,北京永远不会再回来。你知道他们赶我们走的时候怎么说吗?你们再不走老子把你们东西扔出去!他们把我们不当人……

网友“initiumnews”说,你能想象一个没有早点摊、没有清洁工、没有外卖员的北京吗?没有“低端”人口,生活根本“高端”不起来。而其实非“低端”的人群,活得也很艰辛,疯狂的加班、高昂的房贷、冷漠的人情,甚至自己的孩子随时可能面对性侵、虐待这样的身心伤害。

网友“枧椋”说,“当居住在城中村的快递小哥、快车司机、保洁阿姨突然离开时,你才能真切感受到,中国互联网的野蛮生长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之上,动辄过百亿的公司估值最底层的助力来自哪里。”



上图为,北京大兴区公寓大火所在地的西红门镇新建村,当地居民周四(11月30日)发起抗议,要求官方解决供暖和民生问题,但至今官方并没提出任何解的办法。下图为,纽西兰几位民运人士,余很猛,习卫国,江朝阳到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宣示;“没有低端口,只有邪恶政府”。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