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中共病毒起源帅锅美国,内忧外患到达崩溃边缘



2020-03-25 09:41:50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球横行之际,中共称病毒来自美军,以逃避责任。美国专家撰文对中共谎言进行深入分析,并指出中共此举反而曝光其已身处绝境,抹黑美国是为转移世界对其执政无能的注意力。


詹姆斯·卡拉法诺(James Carafano)是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外交与国防政策研究副总裁。3月17日,福克斯新闻(Fox News)刊登了卡拉法诺有关中共病毒的评论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的反美宣传荒唐可笑,究其背后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中共绝望后的企图,目的是转移注意力。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利用西方的善意来壮大自己,同时削弱西方的力量。卡拉法诺写道:“中共政府比(第五代匿踪战斗机)F-35更为隐蔽,它利用官方的外交举措不露声色地为其进入学校、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购买门票。”

但是,卡拉法诺认为,现在中共伪装的面具和手套都在脱落。在过去的几天中,中共改变了宣传策略。中共官员、政府代表和官方媒体现在正公开攻击美国,散布关于中共病毒(COVID-19)的蓄意谎言。

这种剧烈转变让美国专家反思,中共谎言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中共政府官员现在公开否认中共病毒始于武汉,并声称美国须对此病毒负责?

“中共病毒是中共政府对世界的诅咒”
大卫·哈桑尼(David Harsanyi)是美国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资深作家,也是《第一自由:持枪穿越美国不朽历史的历程》(First Freedom: A Ride Through America’s Enduring History with the Gun)一书的作者。中共的蓄意谎言让哈桑尼用犀利讽刺文字发起抨击,并用“中共病毒是中共政府对世界的诅咒”(COVID-19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urse upon the World)作为文章的标题。

他写道:“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敏感的灵魂已指示我们,不要提及冠状病毒的新菌株为‘武汉’或‘中国’病毒,因为这具有种族主义内涵。我不愿意限制自己的言论以安抚中共的宣传员,在我看来,对这些用语的反感不是种族主义,而是逃避责任。但是本着礼让的态度,并避免贬低整个国家,我很高兴将其称为‘中共病毒(ChiCom Flu)’。”

他表示,有许多传统疾病经常以“发现”疾病人的名字来命名,比如霍奇金氏病、帕金森氏病。也有很多疾病以爆发地命名,比如几内亚蠕虫、西尼罗河病毒、落基山斑疹热等等。他开玩笑地说:“我怀疑我们是否因为对康涅狄格州产生了深深的仇恨而有了‘莱姆病’(Lyme disease)。”

他也认为,H1N1说起来不怎么顺口,但人们都知道这个在1900年代初杀死了约675,000名美国人和世界各地数千万其他人的病毒引起的疫情叫“西班牙流感”。

但是,中共纠结于病毒的名称对于抑制病毒传播却无济于事。哈桑尼赞同其同事吉姆·格拉格蒂(Jim Geraghty)的观点,到现在为止,中共在制止中共病毒的(真实)信息传播方面,比制止中共病毒本身的传播更为卖力。例如,中共驱逐了大多数美国记者出境。


2020年1月27日,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将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换成五枚“中共病毒”,非常生动形象地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是全世界最毒的病毒。(Ida Marie Odgaard/Ritzau Scanpix/AFP)


垂死一赌 转移聚焦中共败政

那么北京到底怎么了?为何荒唐地将明显是自己的责任甩给美国?卡拉法诺认为,这是因为中共政权正被接连不断的误判和失败缠身。这些失败包括:发展中国家在陷入中共全球“一带一路”倡议设定的“债务陷阱”后,学会了吃一堑长一智;中共应对香港抗议活动和干预台湾大选的行为使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感到愤怒;最后传出了中共病毒,北京的错误应对引发了全球中共肺炎疫情大流行。

哈桑尼也细数了中共应对中共肺炎疫情的错误决定,他指出,在肺炎疫情早期,中共破坏了样本,并压制了重要信息,这些信息可能有助于减轻这种病毒的危害。中共还禁止警告这种疾病的医生发声。有些人因“散布谣言”或与同事分享测试结果而受到审查,有些人被迫写自我检讨的公开信。根据《华尔街日报》,中共可以让五百万人离开武汉而不经过筛选。

如果说北京政府现在已黯然无光,那就低估了事实。卡拉法诺指出,中共甩锅给美国很可能只是绝望后的企图,目的是转移世界对中共明显失败的注意力。

不过,这个目的很可能无法实现,而且适得其反。卡拉法诺指出:“更有可能的结果是,由于中共有关病毒的指控是如此荒唐,以至于我们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但在很大程度上被美国忽略的宣传类型开始关注。”

互联网将中共抹黑行动记录在案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依靠美国总统的批评家来收集批评白宫的信息,并将其推向国内的反川普扩音器。例如,当美国官员开始将此病毒称为“武汉病毒”(中共病毒)时,北京政权开始反对,并说该术语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种族主义”。美国的一些左派人士,包括自己使用过该术语的媒体人,迅速接过话题并重复了这一指控。

多年来,中共一直在开展抹黑运动,以破坏美国在非洲和南亚的影响力,互联网将这些信息一一记录在案。卡拉法诺说:“多亏了互联网,我们能够看到更多信息。”

他提到中共驻南非大使林松添有关公开否认病毒始于武汉,并声称美国须对此负责的言论。


卡拉法诺指出,多年来,中共一直在向非洲宣传反美信息,所有这些侵略性计划旨在渗透并主导非洲媒体市场。

中共的反美宣传不仅限于非洲或仅限于中共病毒。最近,中共官方媒体抨击美国美国千年挑战公司(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简称MCC,美国政府独立的对外援助机构,由9名成员组成的董事会负责管理,即国务卿、财长、商务谈判代表、国际开发署长、执行总裁和4名总统直接任命的公众代表)对斯里兰卡的投资,指责美国把该开发计划当作“特洛伊木马”,背后有“不可告人的企图”。

美国看清中共反美反人类本质

卡拉法诺指出,中共正在应对的不再是一边倒的宣传战,川普政府会做一切,但不会做这件事,那就是不批评中共政府。正如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一直呼吁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才是来自北京的麻烦根源。

哈桑尼也在文章中强调,中国人不是问题所在,只要看看他们在台湾、香港或美国的成功(就知道了)。问题出在中共。他表示,像所有共产党人一样,中国共产党人隐藏社会问题。这种保密和不诚实的行为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尤其是在高度互连的世界中。

中共宣传,中共让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摆脱了极端贫困,哈桑尼则指出了中共反人类的本质,他写道:“自由贸易和现代化也带来了一些基本责任,例如,不可以用可预防的人畜共患疾病杀死世界上的每个人。”

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各部门一直保持以各自分开的方式处理与中共的关系。因此,美国试图与北京进行贸易协议谈判,尽管美国正采取行动来对抗中共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并且全球的媒体战日益升温。卡拉法诺认为,在竞争中保持这种平衡感和纪律感是保护美国利益并防止竞争失控的关键。

他也表示,最终的底线是,无论当前中共病毒的爆发如何发展,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将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北京的无能引发的全球大流行已经产生了一个积极的副作用。

卡拉法诺写道:“它(中共肺炎疫情)让我们的目光更加敏锐,让我们看到中共的官方外交面具背后,一个在全球舞台上日益强大的竞争对手的邪恶反美主义。


文章来源:大纪元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