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五章 国民主权与新闻出版自由(中)



2017-01-25 20:10:37

在一个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实行自我治理。真知是一切成功自治的前提,而获取真知的唯一途径,就是不受限制的公共讨论。对于民主国家而言,包括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在内的表达自由,具有无比的重要性。表达自由先于其他一切自由,是其他一切自由的基础和前提。因为,自由即意味着人们可以遵循内心的指引而行动,但如果人们的心灵本身都被权力所禁锢,自由又从何谈起呢?

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是和民主政治格格不入的。在民主国家,政府只是保护和促进国民利益的手段,执政者只是全体国民的利益代理人。只要国民主权没有被执政者所篡夺,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亦即自治者),绝不可能容许执政者剥夺自身包括新闻和出版自由在内的表达自由。另外,全体国民和执政者之间的关系,是委托人和代理人的关系,而在委托-代理关系中,具有支配和主导作用的是委托人的意志,而不是代理人的意志。任何委托人都希望得到代理人的忠实服务,而不是甘愿听任代理人的任意摆布。

在国家主权由全体国民共享的民主国家,不可能存在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制度;在国家主权被执政者篡夺的专制国家,则不可能存在新闻和出版自由,或者说必然存在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制度。因为,尽管专制统治者只是一帮用武力篡夺国民主权,并垄断政府权力的政治强盗,但在日常管理中,与动用武力相比,专制统治者更喜欢进行欺骗。

在专制国家,权力不受约束的统治者,本是普遍的政府腐败和各种社会问题的根由,但他们却极力通过对公共舆论的严密监控,把自己塑造成人民的恩人和救星。专制统治者往往罪行累累,真实面目丑陋不堪,但由于新闻和出版自由的缺乏,人们对统治者的恶行常常知之甚少,而人们的无知反过来又纵容统治者的野蛮与罪恶。因此,各种在民主国家可算是骇人听闻的政府暴行,在专制国家却是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

应当承认,在民主国家,政府也不是完美无缺的。但人们可以通过自由的公共讨论,发现政府中的弊端,并通过各种制度途径,促使执政者不断革除弊端。而在专制国家,统治者却通过对公共讨论的限制,千方百计地阻止人们发现政府中的弊端。发现弊端是革除弊端的前提,既然专制统治者甚至不允许人们发现政府中的弊端,也就不可能有意去革除弊端。

实际上,专制国家的最大弊端就是专制统治本身,而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制度的设立,最能表明专制统治者的暴虐与邪恶。在专制统治下,整个国家的新闻媒体和公共舆论,都必须“坚持以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主管机关每天都在用一条条禁令,使一篇又一篇的报道和一本又一本书稿胎死腹中、难见天日。

一名记者历经千辛万苦完成的报道,只要有一丁点冒犯权力的可能,就难以见诸报端;一名学者运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辛劳写出一本书稿,却必须接受对相关专题可能一无所知的人的审查,并由后者任意决定书稿的命运,这种令人憎恶的做法,对记者、对媒体、对新闻,以及对学者、对书籍、对学术,都是野蛮的残害和莫大的侮辱。

这一件事不得报道,那一本书不得出版,这些禁令表面上只是侵犯了媒体和作者的表达自由,实质上却是在贬低全体国民的人格和尊严。这些禁令完全是在向全体国民宣告:“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也没有资格阅读那本书稿的文字。”一个人与一头猪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人具有猪所没有的理智,而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的唯一目的,恰恰是剥夺人们自由运用理智的资格,也就是尽量缩小人与猪之间的差别。专制统治者确实希望国民忘记自己是有理智的动物,并能像猪一样容易满足,只需有足以果腹的食物,就会对统治者感恩戴德。

那些为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制度辩护的人可能会说,这一制度可以防止人们免受虚假和错误观点的毒害。但这一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因为,只有通过自由和充分的公共讨论,人们才有可能判断一种观点是真是假,是对是错。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是对公共讨论的压制和禁锢,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剥夺真相和真理战胜谎言和谬误的机会,其结果恰恰是使虚假和错误的观点畅行无阻,并且长期得不到纠正。

可以说,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是世界上最蛮横和最荒谬的事情:一小帮人对整个社会怀着绝对和无限的不信任,却要求整个社会对他们的判断力和公正心怀有绝对和无限的信任;坦荡公开表达思想的人,必须由一帮藏在暗处的人,以秘而不宣的标准和不可告人的方式进行监控,这是一个社会理智蒙昧、道德沉沦的主要原因。

在今天的中国,众多的党政机关每天都在对公共舆论实施严密的监控,每天都有大量的言论被这些机构蛮横地查禁。如果说这些被查禁的言论真的会给人们产生有害的影响,那么可能的情况就只有两种。第一种可能是,为了审查哪些言论需要查禁,哪些不需要查禁,这个国家的言论检查官们每天都会阅读到各种有害的言论,因而是整个国家受毒害最严重的人。但既然他们是受错误言论毒害最严重的人,他们怎么有资格决定十三亿多中国人该阅读什么,不该阅读什么?

第二种可能是,那些言论检查官不可能受到错误观点的毒害,因为他们是整个中国最有智慧的人,他们通晓各个领域或专业的全部事实和真理,因此无需通过公共讨论,便能判定各种观点的是非对错。相比而言,其他十三亿多中国人则要愚笨得多,他们只是一群糊涂、顽劣和缺乏判断力的可怜虫,因此没有资格读到除言论检查官恩准之外的任何文字。

我不知道,有哪位中国人会承认第二种可能性。就我个人而言,我绝不会相信,那些言论检查官(一小帮躲在暗处从事一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所拥有的智慧,真的已经超过了其他十三亿多中国人智慧的总和。如果十三亿多中国人的理智已经如此孱弱,以至必须依靠那些言论检查官,通过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等诸多权力的管道,把事先调制好的精神食粮喂进自己的头脑,那么我真看不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能有什么前途和希望可言。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