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风向急转 反抗暴力强拆 被定性为打黑除恶目标 中共才是黑帮



2018-02-10 09:51:30 作者: 综合报道

中共当局今年启动“扫黑除恶”,外界惊疑其“运动”的本意。日前大陆多省公安厅相关部署中,都将征地拆迁中的“煽动闹事”定为打击对象,疑似公安部统一部署。中共政法系本身就被指是“黑打手”,目前这一动向令人忧虑。

重庆官媒《华龙网》2月8日报导,当日重庆召开“扫黑除恶”工作会议,公布重庆重点打击的黑恶势力问题有12类,其中第四类是“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工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

而这在其它省也有类似的表述,
2月7日,浙江党媒报导,该省公安厅落实“扫黑除恶”部署的11种涉及“黑恶势力”的举报对象,第4条为“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山东省公安厅同样公布11类涉黑重点打击对象,第4条也是“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村民闹事、组织策划群体性上访的黑恶势力”。

而河南郑州市公安局印发的公开信中,提到希望市民提供10类黑恶势力性质违法犯罪活动线索,其中第3条为“以各种名义在政府重点工程、新农村建设、拆迁征地租地过程中煽动群众闹事、堵门堵路、组织策划群体上访的黑恶势力”。

此外,多省的“重点打击对象”,还有所谓“跨境渗透的黑恶势力”一条,疑似涉及帮助中国民众争取权益的海外NGO(非政府组织)。

多地的有关公告内容雷同,外界认为,很可能是出自中共公安部的统一部署。

现实中确实有黑社会介入各地的圈地争端当中,但公开报导显示,涉黑者多数是强拆一方动用的势力。近年舆论更关注的是,出卖土地、大搞房地产历来是大陆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因而打压抗强拆的一般民众,这对中共政权来说有其现实利益布局。这些年来,强拆已是民怨的火山口。

《新唐人》2月9日援引分析认为,有关涉及征地、拆迁一条,当局不打击帮助地方政府暴力拆迁的黑社会组织,反而将“抗拆迁群体”列为“黑恶势力”,超出一般人的“认知极限”。

中国国务院上月颁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表示,为进一步巩固中共的执政基础,扫黑除恶要与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对每宗涉黑涉恶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保护伞”,云云。

香港《东方日报》评论文章指,中共治下历来是警匪一家,当局要打黑恶“保护伞”,意味着政法系统将会成为今年反腐的重点领域,周永康徒子徒孙们将是主要打击对象。

不过,香港《明报》有文章认为,“扫黑除恶”的执行显然还主要依仗政法系统。如果当局扫黑真要触及政法系本身利益,其阻力可想而知。

目前掌握政法系的官员中,不少本身就属于与周永康同派系的江派官员,甚至直接是周永康的余党。他们历来冲在打压人权的前线。

在官方发布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后。1月24日,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全国检察长会议上“部署”全年工作。

多家中央级党媒对最高检会议有关扫黑议题的报导中,将扫黑与所谓“维稳”、“反分裂反渗透反恐怖反邪教反间谍”以及“防范和处置”群体性事件等等并列。

海外报导认为,当局“扫黑除恶”的目标可能不仅仅在反腐和打击商界大鳄,NGO或许也会被打成“黑恶势力”。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表示,过去几十年,中共曾开展过多次类似的运动,目的是为了树立政权的权威性。但是这样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很容易造成冤案,也可能会破坏法治。

时评人士李沐阳表示,北京“扫黑”的真实目的是要强力巩固它的政权,巩固执政基础。因为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的人权状况不断恶化。至于说要铲除黑恶势力和“保护伞”,只有中共的官员、中共的政法委,他们才有这个能力和权力,他们才可以充当着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换句话说,中共本身就是一个黑社会,这是它与生俱来的一个本质属性。

《南都周刊》前主笔长平曾指出,事实上,对黑社会及地痞流氓手段用得最娴熟的就是中共自己。从建政开始,中共要毁坏的就是法治社会中的文明和优雅。政府机构雇用流氓通过骚扰、威胁和袭击手段来强拆民房。上访者被投入黑监狱甚至精神病院。中共本身就是全球最大、最无耻的黑帮,运用黑势力当然是驾轻就熟。

作家陈玉也认为,中共本身就是一个大的黑帮,各省的中共一把手就是当地的分舵主,警匪本身都是一家,被重判的黑社会分子都是中共的小喽罗,是替死鬼。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