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纯朴的脱北女子们走红韩国 讲述三八线以北的世界



2017-10-27 22:08:11 作者: BBC中文网

在朝鲜,娱乐是由国家一手打造的,也是用来宣传金家王朝理念、激发大众爱国心、反美情的工具之一。

比如,朝鲜的强项大型团体操,整齐划一,看来和谐完美,凸显专制国家铁一般的控制和纪律。

那么,朝鲜怎么能向天壤之别的韩国娱乐圈儿输送明星呢?
遭朝鲜绑架?著名"脱北者"惊现平壤电视
脱北者讲述他们在朝鲜的生活
九张数据图表告诉你朝鲜的一切


脱北者可以让韩国观众看到三八线以北的真实一面
“韩流”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换旧人。但是,有一类节目却长盛不衰:脱北明星的真人秀。

过去几年,韩国银屏上出现许多有逃离朝鲜的难民出演的节目,脱口秀、真人秀、电视剧等等,描绘三八线以北的生活。

有些节目确实让人很开眼界、长知识,有些比较扭曲夸张,有些则是两者兼有。但是,事实证明,这类与众不同的节目在韩国很受欢迎。

这种节目与众不同,内容取自脱北者的生活经历,那些逃离残忍无比的平壤政权的难民;但是,对脱北者形象的定性却来了个急转弯,从生虱子的难民到真人秀明星:年轻、漂亮、女性。

朝鲜常年坚持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脱北真人秀明星中有一位是25岁的金雅罗(Kim Ah-ra,音译)。看现在的穿着打扮,很难想象金雅罗是在朝鲜大饥荒时代成长起来的,童年时曾经靠野菜果腹。

金雅罗说,原来一提朝鲜,韩国人想到的总是政治、威胁、死亡什么的,现在我们的节目反应出朝鲜人更轻松、更人性的一面。

她说,过去几十年,朝鲜半岛上"南方人"一直把"北方人"看作落后、被洗脑、悲惨的一群人,现在这也发生了改变:"看看我们有这么多的观众!他们爱我们!"
金雅罗的老家在朝鲜北部偏远山区,她12岁时和妈妈一起首先逃往中国。在那里滞留数年之后于2009年逃往韩国,期间获得一家基督教地下组织网络的帮助。

金雅罗所有的童年记忆几乎都和"吃"有关。或者应该说,和"没得吃"有关。
她说,只要有吃的,我总是立刻吞掉。有时候我们会盛一两勺米、加上野菜,放一大锅水,熬成黑乎乎的粥,那是4个人的饭。

不少朝鲜人取道中国逃往韩国
从1950年代晚期到1990年代初期,朝鲜推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但是,苏维埃阵营垮台后,朝鲜失去主要的贸易伙伴,食品短缺日益严重,数以百万计的人挨饿。

这也包括金雅罗的父母。绝望之中,她爸爸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换回大约22斤玉米。全家搬进一间破旧、阴湿的小棚屋。妈妈开始当着家人说,宁愿冒着生命危险逃到中国去找吃的。

金雅罗说,我记得曾在街上转悠,期望着能找到一两根别人丢掉的面条或者鸡头。爸爸会做老鼠肉给我们吃,但是他告诉我们那是兔子肉。
她还记得,有一天在泥地里发现一粒南瓜子,立刻捡起来吃下去。

现在她是演员了,是不是盼望着有朝一日在朝鲜演出呢?她回答说,“我没法向你解释。这个问题好像是问那些从来没有听说过匹萨饼的人匹萨饼是什么味道。”
金雅罗说,在资本主义世界,你的个人梦想、愿望很重要;在朝鲜农村,你从来不会想这些。你的命运早就被决定了。

集体舞是朝鲜庆祝活动中的保留节目
在朝鲜,几乎没有人"自行选择"去当演员。选择?那是国家负责的事儿。
政府会派人去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挑,被选中的孩子送去接受严格的训练。朝鲜政府的"星探"喜欢的是那些五官端正、声音明丽的女孩子,

韩瑞熙(Han Seo-hee,音译)今年35岁,生于朝鲜,现在在韩国弹琴、唱歌。她说,"我八岁的时候被选中,他们挑的是圆脸盘、大眼睛、声音好的女孩子。被选中很光荣。"

2006年,韩瑞熙逃往韩国。在韩国,电视制作人看重的也是她们美丽的外貌、出色的技艺,和祖国的星探一样。

五年前,韩国第一批有关脱北者的电视节目播出时,韩瑞熙是嘉宾之一。但是,她对舞台并不陌生。

在朝鲜时,她过的是相对来说更加富足的生活。不用务农,不用做工,少女时期在合唱团唱歌。她说,老师人很善良,但要求很严,排练很辛苦,老师总是要求孩子们做到完美。

努力没有白白付出。在北方山区,金雅罗一家靠吃虫子、野菜过活;在平壤,韩瑞熙享受的是精英层特有的舒适。后来,她加入朝鲜国家交响乐团,特供更加丰厚,包括化妆品、还有菠萝!

韩瑞熙说,"我们甚至还吃过香蕉。这在朝鲜可相当稀罕。"

2000年代初期,韩瑞熙的职业生涯达到巅峰,她被选中参加一个秘密超级组合,为金正日演出。除了唱歌,她还擅长演奏一种叫oungum的乐器。这种外形像梨子一样的弦乐器据说是朝鲜伟大领袖亲自发明的。

韩瑞熙说,演出前我特别紧张。朋友说,你就盯着咱们的伟大领袖看,烦恼和紧张就会消失。但是我做不来,我一直盯着他身后的墙。不过第二次,我感觉放松了许多,心想,哦,他也是人。

脱北女更清纯、美的更自然?
现在,韩瑞熙对韩国这类讲述祖国奇特故事、脱北者悲惨遭遇的脱口秀、真人秀有些厌倦了。她说,媒体最愿意用最极端的方式描述朝鲜,有些很浅薄、耸人听闻。

有些脱北者真人秀干脆把参与者称作“北方美人”,她们接受主持人的提问,话题多半围绕她们在朝鲜的生活。比如,朝鲜时装、音乐、文化的特点。

节目能把韩国观众带进一个一箭之遥的平行世界。登台的脱北者印证着韩国人心中对朝鲜人的定性。

首尔大学教授朴贤善(Park Hyun-sun音译)是专门研究朝鲜问题的社会学家。她说,节目也揭示出韩国人心中对女性的定性。

她说,节目中的脱北女一定很单纯,一定天生丽质,一定温顺驯服,韩国媒体利用这一点做文章、挑起人们的好奇心。

但事实上,成功逃到韩国的脱北者经历过千难万险,性格应当相当刚强,“为什么一上电视就那么小鸟依人了呢?”

朴贤善说,现在韩国许多年轻人都非常向往那种传统、单纯的女性美德,渴望那样的女人能给自己带来幸福。

"真人秀中的脱北女满足了他们的想象。"



集体舞是朝鲜庆祝活动中的保留节目 。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