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八章人民代表大会是虚假的代议机构(下)



2017-02-03 18:07:50

中国共产党一直自诩为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并企图使人们相信,尽管绝大多数中国人不能享有政治参与的权利,但他们的利益仍能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得到最好的照顾。这种自欺欺人的自夸,既不符合人类的普遍经验,也不符合共产党的实际表现。

从人类的普遍经验来看,一个人的利益,只有当他本人具有保护他的手段时,才有可能免于被他人所忽视。每一个具有正常理智的成年人,都是他自己的权利和利益的真正可靠的保卫者,这是人类事务中最根本和最普遍的准则之一。每一个能够处理自己的事务的人,实际上都在自觉遵循这一准则而行事。甚至是那些整天将利他精神挂在嘴边的中共官员,也同样时刻遵循这一准则。他们若是购买房产,不是一样至少要先签订有法律效力的合同之后再付款吗?当他们自己不便出面持有财产时,他们不是首先想到让最近的亲属出面持有吗?既然他们自己都知道轻信他人是不明智的,他们怎么好意思要求国民轻信他们呢?

就人类事务而言,无论保护他人利益的意图是多么真诚,都不能使束缚他人双手的做法变得正当,因为人们只有靠自己的双手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使自己的生活状况得到积极和持久的改善。中国共产党一方面剥夺了绝大多数中国人政治参与的权利,另一方面却自夸“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但是,如果绝大多数国民失去了政治参与的权利,不得不在政府的大门之外,可怜地仰仗少数主宰自己命运的人的垂怜,他们就不可能感受到作为主权者一员的尊严。而一个政党若是极力贬低国民的尊严,又怎么可能悉心照顾国民的利益?

我们可以将今日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的情况稍作比较。这两个地区居住的都是中国人,所不同的是,台湾地区的民众享有政治参与的权利,可以通过自由的政治选举选任执政者。有谁能够否认,在这两个实行不同政治制度的地区,只有大陆才充斥着政府权力对普通民众的轻蔑践踏,对私人财产的肆意侵夺,以及对无辜公民的残忍迫害?在台湾,民众是社会的主人,执政者是民众的公仆,执政者必须接受民众的严格监督。而在大陆,执政者是社会的主宰,民众只是专横统治的对象,民众时刻受到执政党的严密监控。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持专制统治的稳定,对国民的监控可以说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但一个对自己的人民毫不信任的政党,却要求得到人民的无限信任,这难道不是天底下最自私、最乖张和最狂妄的行径吗?

中国共产党的实际表现,也足以表明它绝不是一个大公无私的政党。如果一个执政党真的毫无私利,在党政官僚中就不可能出现如此严重和普遍的腐败。大家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仔细想想:我们所在地区或所在公职单位的中共官员,是不是真的比一般人更廉洁、更无私?我相信,大多数人的答案都会是否定的,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专制统治,在中国这片广阔的土地上,人们已不可能找到比中共官员更腐败、更贪婪的生物了。如果在一个政党中,它的各个单个的官员多是腐败和贪婪的,这个政党作为一个整体就不可能是廉洁和无私的,因为一群巧取豪夺的盗贼组成一个团体,并不能因此就奇迹般地变成一群大公无私的天使。

我们姑且后退一步,不从各个中共官员的表现,来评价作为一个整体的政党,而只从它实行的政策本身来评价。中国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在2006年曾披露,政府用公共财政所投入的医疗费用,80%是为以850万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外,各大医院的干部病房往往极尽奢华,而普通病房却简陋不堪。这显然不是中共官员的个体行为,而是执政党作为一个整体实行的普遍政策。谁会愿意相信,实行这种极度可耻的公共资源分配模式的执政党,哪怕还有一丝一毫的无私精神?另外,中国各级党政机关一直高得出奇的“三公”费用,也足以表明执政党的自私和无耻。一个把党政公职人员的吃喝玩乐,摆在比民众福利更为优先地位的政党,竟然还一直声称自己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这已不再是一个政治伦理问题,而是一个精神病理学上的问题了。

在这里,有必要对中国政府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税收原则稍作评论。财产是人们生存和自由的物质基础,人们组成国家和设立政府,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使自己的财产能得到保护。诚然,政府没有巨大的经费就不能维持,凡从政府得到保护和利益的人,都应该从他的财产中拿出一部分来维持政府的运转。但既然政府只是国民实现一定目的的手段,执政者也只是接受国民委托的代理人,人们应该向政府缴纳多少税收,就不能由政府或执政者来决定,而应该征得国民的同意。

如果政府可以征税的名义任意取走国民的财产,国民的财产权就完全失去了保障,这显然违反了人们组成国家和设立政府的目的。并且,受托人可以任意支配委托人的财产,也完全违反了委托-代理关系的原理。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与其说是设立了保护自己的政府,不如说是供养了一群抢夺自己的强盗。

只有“未经议会同意不得征税”,才是合理和正当的税收原则,这也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石。这里所说的议会,必须是经由国民自由选举所产生,因而能够真正代表国民意志的代议机构。由于组成代议机构的代表任期是有限的,并且同样受到税收立法的支配,因而不大可能滥设税目。不过,如果立法机构不是经自由选举产生,因而不能代表国民的意志,甚或行政部门也可以随意设立税目,国民的财产就会成为执政者肆意掠夺的对象。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口号,意味着政府是税款征收和使用的决定者。但任何一个有着正常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那些将人们口袋里的钱强行掏走的人,竟然会把抢走的钱,主要用回到被抢的人们身上。可以说,中国的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税收原则,遵循的是纯粹的强盗逻辑,并且是一种与伪善相结合的强盗逻辑。它实际上等于是一群强盗,在厚颜无耻地向人们宣称:“我们把你们的财产抢走,只是为了可以更好地促进你们的利益。”

最耐人寻味的是,中国共产党一边自称为最无私、最先进的政党,一边却又顽固地拒绝各国通行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如果中国共产党真的大公无私,绝大多数中共官员就不大可能持有不正当的财产,官员财产的公示也就可以证明共产党的无私品格。而一个执政党一边竭力宣称自己大公无私,一边又极力拒绝一种可以证明自己说法的制度,那就只能表明,中共官员是一群精神分裂的神经病,而一群精神分裂的神经病显然没有资格统治一个国家。相反,如果执政党拒绝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因为中共官员的财产状况,与他们宣称自己无私无利的说法不符,那就只能表明,中共官员是一群言行不一的谎言家,而一群言行不一的谎言家同样没有资格统治一个国家。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