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四章 国民主权与军队国家化(上)



2017-01-22 19:42:45

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的授权,是执政权唯一正当的来源。任何政党要想合法地取得执政权,都只能努力制定符合国民利益的政策,并向国民阐明自己的施政计划,以说服国民将执政权授予给自己。

从相互竞争的不同政党中,选择适合执政的政党,是国民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如果一个政党用武力压制甚至消灭其他的政党,它就不但侵犯了其他政党(及其成员)的平等政治权利,而且也侵犯了全体国民的主权,因为它已经剥夺了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选任执政者的权力。

实际上,政党完全不应拥有专属于自己,或是只听命于自己的武装。如果政党拥有自己的武装,并在政治竞争中动用武力,就必然会使国家要么处于内战状态,要么处于奴役状态。一个政党若是对政治对手动用武力或威胁动用武力,其他政党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会为了自保而组建自己的武装。这样一来,政党之间为了争取执政权而开展的竞争,就从和平方式的政策之争,变成了战争方式的武力之争,国家也就因此陷入了内战状态。而如果在一个国家,只有执政党拥有完全听命于自己的武装,并以之作为自己垄断执政权的武力基础,那么这个政党与其说是执政者,不如说是压迫者,因为它事实上已用武力篡夺了国民主权,并使整个国家处于政治上的奴役状态。

正当的执政权只能源于国民的授权,而得到授权的执政党则是全体国民的利益代理人。在主权者与执政党的委托-代理关系中,委托授权的目的、内容和期限,都取决于作为委托人的主权者的意志,主权者始终享有撤回授权和另选执政者的权力※。但如果执政党拥有一支在政治上和组织上,都完全听命自己的庞大的军队,那么主权者与执政党的委托-代理关系就将被彻底颠覆。因为,一旦执政党掌握了让国民无可抗拒的武力,国民和执政党之间的政治关系,就不再取决于国民的意志,而是取决于执政党的意志。两者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委托-代理关系,而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执政党不再是国民的利益代理者,而是国民的武力征服者。

试想一下,一群中国共产党员利用一支绝对听从党的指挥的军队,完全无视全体国民的意志,长期垄断整个国家的政治权力,和一群外国人(比如说日本人),通过武力征服在中国建立异族统治,这两者之间到底能有什么区别?或许两者确实有一点区别:外国人的统治只是单纯的压迫,而共产党人的统治则同时包含着背叛,因为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权欲,竟然不惜压迫自己的同胞!

政党不应有自己的武装,国家却需要有自己的军队。军队的正当和崇高的使命,就是使自己的国家免受他国的军事侵略或威胁,而不是在国内政治竞争中,充当某个政党的家丁和打手。应当承认,即使真正由全体国民共享主权的民主国家,军队仍可能交由某个政党(或其领袖)来指挥。但这种对军队的指挥权,只是执政权的一部分,而执政权则来自国民的授权。在民主国家,军队的法律地位和政治功能,都与专制国家完全不同。

首先,在民主体制下,军队并不听命于任何政党,而是听命于以合乎宪法的方式所产生的文官政府。一个政党的领袖,只有在得到国民授权成为政府首脑后,才能基于其作为政府首脑的职权,同时获得对军队的指挥权。

其次,在民主体制下,政府首脑对军队的指挥权,具有严格的目的限制,即军队只能用于保卫国家利益,而绝不能用于国内政治竞争。政府首脑若是为了自己所属政党的利益而动用军队,他手中的权力便不再具有任何合法性,因为他已经严重违背了国民对他的委托,从一名执政者变成了一名叛国者。

在民主国家,全体国民作为主权享有者,是国家的真正主人,军队必须实行严格和完全的国家化。在军队国家化的状态下,只有得到国民授权的人,才能在一定期限内享有对军队的指挥权,且军队不能用于国内政治竞争,只能用于抵御外敌侵犯,保卫国家利益。但专制国家却恰恰相反,军队不再是捍卫国家利益的公器,而是执政者用来垄断权力的私产;军队主要不是用于保卫国家利益,而是用于执政党对政治反对者的镇压。

※在通常情况下,主权者的每一次执政授权,都有一个由法律明确规定的期限。期限届满时,当次的授权效力就自动终止。执政党若想继续执政,必须通过和平的政治竞争,重新获取国民的授权。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