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滞泰大陸异议人士无助感日益强烈



2019-02-08 07:40:42

泰国一直是不少中国政治流亡者的首选中转地。滞留当地的异议人士都表示,他们的经济陷入困境,生存空间缩小,也不再获安排前往第三国。灰心诅丧之下,有人甚至考虑过回国。

2016年,广东维权人士王喜利在汕头市被裁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罪成,刑满获释后的第二年,他逃到泰国,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庇护。

早前王喜利的妻子和儿子曾到泰国探望他,回国后马上被没收护照。他相信,家人所遭受的对待,与他过去1年多一再在推特和脸书发表反共文章有关。

今年是王喜利在泰国度过的第二个春节,每当想起儿子在除夕的电话交谈,王喜利就控制不了情绪。

王喜利:“我的孩子受我连累,失去了出入国境的自由,导致他从90多分的学习成绩,直接掉到30分左右。将近春节一两个月吧,一直不跟我联系。等到大年三十我发信息给他,孩子才跟我拜年。他跟我说,‘老爸,我们父子什么时候能周末出来玩?’我想到这些我就没办法说。”

近年联合国的政策有所改变,所有取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中国流亡者,不能再领取救济金,也不能向联合国报销医疗和生育费用。 王喜利与不少滞留的中国维权人士,经济都陷入了困境。

王喜利:“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泰国当局开始抓外来难民和非法劳工。我自己最近找工作也非常困难,我一直跟亲戚朋友借(钱)。”

他承认,在最困难的时候曾有回国的冲动。
王喜利:“有时候我就想,在这里这么困难,真有想偷偷回去,但我也考虑,回去的话风险特别大,后果不堪设想,对于提倡使用武装暴力推翻他们的异议人士,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中国公安越境骚扰外逃政治难民
河南维权人士邢鉴在19岁那年来到泰国,转眼已经踏入第四年。他说,作为政治难民,最大心愿是获得第三国收容,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与此同时,他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就连对外通讯也受到大陆当局监控。
邢鉴:“在除夕夜,我收到特别的礼物。我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他说,我之前碰触了一个维权的群组。警方找到他了,叫他别接触我,又把微信聊天记录全部调出来了,说我是危险分子,叫我的朋友远离我。”

加上近年接连有中国异议人士被遣返大陆,在邢鉴心目中,泰国早已不是难民的天堂。

邢鉴:“我当时(当年)出来的时候就想,我出来了,我自由了,就可以帮我的家人与其他人去发声,但是四年来,我感到这种声音太微弱了,仍然有很多人遭受到打压。中共的渗透势力也是挺强的。”

他说,越来越感到自己渺小,面对未来,除了耐心等待,根本没有更好的办法。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