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退伍老兵维权无果 后悔为中共当兵 为时已晚



2018-03-10 19:26:53

“我们是被遗忘的群体”,这是一位原8023部队(新疆原国防科工委第21核实验基地)退伍老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的感叹,自2007年以来维权至今,这批老兵的诉求并未解决,仍然走在上访的路上。

近日,该部队退伍老兵坐公交车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被拦截的视频在网络上广传,他们再次引起外界的关注。视频中一名男子坐在公交车里,车子被一辆警车拦截,上来两名警察与一名办事处人员,一名警察声称该男子违反上访条例,对其进行告知,让其在告知书上签字,办事处人员则试图拉其下车,男子拒理力争,最终警察下车,办事处人员则跟着他一起乘坐公交车进行监视。

虽然此段视频发生地点、时间未获得证实,陕西宜川县杨姓老兵声称该视频是过去上访的视频,新疆退伍老兵祝洪章则表示,是近期河南老兵上访遭拦截的视频,但是老兵们仍然在持续上访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陕西宜川县老兵杨先生向记者表示,他们自2007年开始维权,进京上访两三次,2012年发起过大型维权,宜川县50余名老兵与全国老兵在北京上访,当时有2名老兵被拘留,最终他们变成“维稳”对像,很难再进行大规模维权,杨先生表示,虽然打压得很厉害,但是有机会他们还会进行集体维权。

新疆的祝洪章从1984年至2000年在第21基地进行核实验,他的工作是氢弹爆炸完成后通过钻探取样品,先后参与了8次核实验,2000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业,被安置在河南夏邑县杨集乡工作。他本人拒绝转业,之后部队又通知他到面临倒闭的新疆乌鲁木齐市毛纺厂,他没有去报道,导致他现在变成“三无人员”。10多年来部队没有给他发放工资,没有户口、身份证,失去一切生活保障,依靠父母的退休金看病,常年的上访未有任何效果。

“我上访辛酸得很,在北京一住两三个月、半年,涉军的部门我都去过,他们说作为,实际不作为,官官相护,太腐败了。当兵很后悔,但是也没有办法。”祝洪章说。

陕西宜川县的唐先生则表示,通过他们多年的维权,仅获得每月560元的生活补助,低保300元,有的地方提供了廉租房,每两年给他们检查一次身体,但是检查结果不得而知。

“检查结果根本不告诉我们,我们的病历都在一个专门医院,结果不告诉我们,有病的会让你去复查,得病的一年会有1万多元的补助,这些钱根本不够治病。”杨先生也说。

据了解,从8023部队退伍之后,大部人都出现身体免疫力下降、脱发、身体疲乏无力,比同龄人显得衰老,有的人无生育能力,白血病、皮肤病,有的人生出的孩子畸形,甚至有人已经突然死去,唐先生透露,在宜川已知的有3人病世。

唐先生表示,他18岁1992年12月被分配到该基地,最初根本不知道是核实验,后来从老兵的口中听到一些消息,至1995年12月退伍,他经历了9次核实验,他是进行隧道开采,为核实验前准备工作,当时他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他还透露,核实验时所有人全部在外面集合,因为爆炸时如同地震。
祝洪章表示,他是在核实验场第一线,当时有穿防化服,以及每人发放预防辐射的药片,但是长期在那种环境中,任何预防措施根本不起大作用。

据了解,一场核实验有5000人参与,他们的生活条件辛苦,完全是无人烟的地方,由于核污染土地上寸草不生,水中钾盐含量极高,因此地属于军事秘密基地,内部的真实状况或许只有亲身经历的官兵知道,杨先生在接受采访时称因属于保密范围,他当兵时的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随着退伍兵的上访,神秘之地亦渐露端倪。据悉,1964年到1996年的32年间,中共一共进行了40多次核试验。其中有11次在地表,11次在空中,24次在地下进行。曾有威力超过广岛原子弹爆炸300倍以上的核爆,给周边居民带来巨大的健康损害和环境污染,实际到现在严重程度不得而知,中共一直在隐瞒。

资料显示,原 8023部队 ,正式名称为原国防科工委第21核试验基地,位于大西北荒凉的罗布泊。原 8023部队是现在的总装备部第21试验训练基地,即马兰基地的前身。下辖8396、8334、7984、8397、8399、8400、8076、8398部队。1975年改代号为89800部队,辖89801、89802、89803、89804、89805、89806、89807、89808、89809、89810、89811、89812、89813、89814、89815部队。2000年改为现代号63650部队,辖63652、63653、63656、63658、63661、63663、63666、63671、63672部队。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