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北大学生岳昕不惧打压 再发6000字长文



2018-05-04 13:13:19

北京大学周五(4日)庆祝120周年校庆,但受到前教授沈阳性侵事件的乌云笼罩。而要求校方公开性侵的相关信息,而遭受打压的女学生岳昕,再发出一封六千字的公开信,讲及受压的细节,她透露到访的教师指事件涉「境外势力」,高层定性是「颠覆」事件。

该篇名为《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的公开信,周一(4月30日)在微信公开,北大外国语学院学生岳昕以笔名「木田」讲述于上次发出公开信后,一周所经历的事。但新一篇公开信已迅速被微信屏蔽,大陆网站亦无法搜寻。

岳昕在信中表示,担心自己的事连累到朋友及家人,令他们被施压,又说自己在这段时间被迫沉默,无法像以前一样见朋友,也不能向大家表达感谢。

周四(3日)向岳昕的个人社交媒体发讯息询问,但是不获回覆。同时,向岳昕身边多个朋友打听,希望了解她目前情况,包括联络发起联名信声援岳昕的北大学生李一鸣,但同样不获回覆。

此前,有熟悉岳昕的同学对本台表示,岳昕不想将事件与政治挂上联系,所以不会接受访问。

虽然岳昕不希望被扣上政治帽子,但是在岳昕最新的公开信中,再讲述当日老师深夜约谈时的细节,指老师暗示高层对事件已定性为「颠覆」,有定罪的可能,又说这不是在学校违纪的事那么简单,别人可以给她治个叛国罪,并威胁她不能与任何媒体扯上关系。

公开信指,该名教师建议岳昕这段时间不要使用手机和微信,甚至讲对她最好的就是现阶段没有自由。

我们希望了解北京大学校方的看法,但北大外语系的职员著记者致电宣传部,宣传部的职员又叫记者打电话给新闻中心。

北大宣传部说︰你打7101,那是接待媒体的办公室。

但是新闻中心的电话整个下午都无人接听。

向北京大学法学系教授贺卫方询问,希望了解岳昕一事是否能被定性为颠覆,但贺卫方说不能评论与北京大学相关的事。

贺卫方说︰对不起,北大的事我就不能说了,我真的不能说北大的事。

周五(4日)为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在周三(2日)时,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北大,更令人觉得校方为了营造和谐气氛,不惜大力打压学生。大陆历史学者章立凡就说,中国最高领导人很少会亲自到大学作长篇讲话,这次有可能是中共对北大事情感到不安,习近平便到北大支持教职员应付事件的工作。

章立凡说︰北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可能政府最担心的是触发学潮,五四离六四也只是隔了一个月。这个时间让他(习近平)亲自到北大去,做一个这么长的讲话,我觉得可能都跟这种敏感行事有关。也不一定是安抚学生,倒像是支持校方。但是他们也没有甚么新的办法,还是用共产党传统的思想政治工作手法,想来管互联网时代的年青人,可能还会有相反的效果。

而大陆对事件的高度封锁,也不止限于在北大校内,甚至在司法界也要求律师缄默。前锋锐律师事务所合夥律师刘晓原日前因被吊销执业证一事与北京司法局联络,随后局方再致电给他,要求他不要在网上讲北大学生的事。

刘晓原说︰变相来提醒我不要说这个事。他们重点不清楚,问我有没有推特,我说有啊。现在司法局的话,可能它就出现系统维稳,司法行政系统,来监管我们律师。他也没有搞清我到底说了甚么,我想他想说的是现在北大学生那个事情,评论一下,说北大的事情很敏感,不要再说。他们认为是敏感议题吧。

上月5日,旅居美国的原北大校友王敖和李悠悠公开举报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二十年前曾性侵女学生,导致其自杀身亡。

两天后,北大学生邓宇昊发出公开信,要求北大公开沈阳案相关资讯,但被校方施压。此后,数十名学生继续要求校方公开档案,也持续遭骚扰。

岳昕其后发出公开信,披露其遭校方压制的详情,引发广泛关注。而校方则以事件背后有境外势力为由,持续向学生施压。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