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中共驱逐低端人口 后果严重 郊区现空村 百业萧条 房东无租金来源



2018-01-09 22:45:12 作者: 大纪元网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一月有余,后遗症现象越来越明显。不仅北京郊区出现空村,而且依靠外来人口租房换取收入的北京人也陷入困顿,还有不少相关产业面临瓦解。北京郊区现空村 房东无租金来源.

据陆媒 《财经》杂志7日报导,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村各户村民大门紧锁,除了犬吠,再无其它声音。该村村民白净秋表示,当局使用断水、断电、断供暖等手段驱逐“低端人口”,导致南小街与邻村沦为“空村”。她家36间自建房至今空无一人,令她顿失收入来源。该村有千余户村民遭遇此事。

不过,当记者截稿前再次查询此报导时,文章已经被删除。
“我们家损失可大了。八十多间房,每个月损失十来万块。”大兴区一房东赵成忠(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我的老客户不得不上外面高楼层租房了,押一付三。他们跟我说,租3个月的房钱,顶在我们家租一年。住户也损失不小。现在外面房租是一个小时变一个价,有些收入不高的外地人都回老家了。”

赵成忠表示,他们一家没有劳动力,除了老人就是小孩,甚至还有残疾人,就靠着租金过活。“政府不知道这种情况吗?既然要致富,为什么不让租?西红门着火,我们就不生活了?”

去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聚福缘公寓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9死、8伤。随后,中共官方开始大力驱逐外地人,关闭商户。

赵成忠说:“开饭店的,被轰得最厉害,就像搞战争,门帘房的店铺,全关闭。马路上没有什么人,除了被逼搬家的。没法说,那阵子有点太过了,一刀切。”
他表示,中共当局的做法,不仅让本地人、外地人损失惨重,还给当地人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吃早点的地方不见了,买菜的地方没了,买东西必须得到很远之外的大超市购买。

大兴区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表示,刚开始驱逐外地人口时,还有不少被赶出来的人租住他们的宾馆,现在基本没人租住了,“外面冷冷清清的,地摊也没有了……”

产业生态瓦解殆尽 “领导决策靠拍脑袋”
上述陆媒报导引述非官方人士的统计指,北京共有263处被清理整治,分布在昌平区、朝阳区、大兴区、丰台区、海淀区等11个区,连著名的“画家村”也受影响,大批画家和从事文化产业的中高端人士一并被迁出。

报导称,随着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大兴火灾引发的大清查,享有“中国会展供应链上的不夜城”称号的朝阳区马各庄村多年形成的产业生态瓦解殆尽。该村多家零售店生意惨淡,连较有口碑的诊所也被迫搬迁,酒店入住率急跌。该村一司机村民表示,近来几乎没有乘客和货单,他的工作变成每天给一家快递公司送两餐盒饭。

临近朝阳区东坝乡的春溢通物流园、国通快递北京总部公司的守班人员说,公司几乎停工一个月,物流园将面临搬迁。

2014年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对北京要“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加快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副理事长肖金成披露,该纲要提出到2017年北京市城六区人口要有所减少。

河北前媒体人朱欣欣告诉记者,中共解决问题、规划城市发展的办法,是建立在打破传统、毁坏社会生态链的基础上,“领导者拍拍脑袋做决策,用人的权力设计社会发展”。

朱欣欣表示,现今中共当局没有真正懂城市治理且学术水平高的智库,都是些“听话的奴才”;再加上中共专制的集权,“决策往往是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没有不同意见,决策结果自然很糟糕;而对于真正有才识的,只要你不听令于中共领导,就予以打压。

“梁思成,当年可以说是为北京被强拆苦口婆心地劝导,但是最终……”朱欣欣说,“中共马克思主义这一套用人的力量改造社会,抛弃传统,无异于下地狱。”#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 ”一月有余,后遗症现象越来越明显:出现空村,当地靠租金过活的人无收入来源。图为北京官方强行驱逐“低端人口”后,不少居民被迫离开家园。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