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新常识第六章 党化教育的实质及危害(下)



2017-01-29 20:11:44

教育的目的,本是让人没有拘束地运用自己的理智,以使人的心智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不是把人从有理性和良知的生灵,变成没有理性的傀儡和没有良知的牲畜。教育应该致力于让人们获得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划定人们必须思考的内容;应该致力于让人们学会如何追求真理,而不是向人们宣扬既定的“真理”。那些自以为真理在握且容不下反对意见的人,根本不适合教育他人,更不适合管理整个国家的国民教育。否则,对于受教育者的心智来说,教育将不再是一种启发和培养的过程,而是一种灌输和压制的过程。

真正的教育,充分尊重受教育者自由思考的权利,而不是极力限制或剥夺这种权利。自由思考的权利越受限制,人们离人的天性就越远。共产党在中国推行党化教育,正是通过剥夺人们自由思考的权利,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绞杀人们的天性。

党化教育强使人们根据统治者的命令,来评判一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好是坏,或者是公正还是不公正。 但每一个人都是自己思想的主人,没有人可以真正放弃自己在判断和感情上的自由,如果掌握政治权力的人,一定要强求他人和自己意见一致,那只会迫使大家口是心非,从而破坏了信义,同时也怂恿人们阿谀奉承和背信弃义,从而破坏了公道。因此,那些想方设法要控制人的思想和心灵的统治者,可以说是一群暴虐透顶的人。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三条确立的党化教育原则,中国必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这等于是要求十三亿活生生的中国人,必须在理智上服从几个躺在坟墓里的死人。统治者利用手中的政治权力,强迫人们接受几名死人的精神统治,这种做法是极其荒谬和野蛮的,因为它既不合乎理性,也不合乎道德。

现实世界中的情况不断发生变化,人类的知识也在不断进步,过去被认为是正确的观点或适当的政策,到今天可能被发现是错误或不适当的。鉴于人类知识具有一种不断进步的趋势,当前人的看法和现今的看法相抵触时,后者往往更有可能是正确的。因此,从理性上来说,应当由今天的人们来判断对错,而不是由已故的死人来左右活人的判断。

另外,前人既已故去,他们与现实世界已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因此,从道德上来说,也应由今天的生者来判断对错,因为伴随这种判断的后果,也完全是由生者来承担的。死者既然对相关判断已无任何实际的利害关系,也已无法承担任何实际的后果,他们当然没有任何资格来左右生者的判断。当然,人们有时也会承认前人的一些观点是对的,但这是因为人们在经过自主判断后,仍然认为它们是对的,而不是因为人们有认同前人观点的义务。

如果今天中国人的看法与马克思等人的学说发生冲突,任何具有正常理智的人都会承认,应该由今天的活人来判断谁对谁错。但是,中国共产党却显然认为,那几个躺在坟墓里的死人,比十三亿活着的中国人更有资格决定孰是孰非,并且有权力从坟墓里控制中国人的所思所想。中国共产党否认中国人有资格成为自己思想的主人,并为十三亿中国人设定了一项必须履行的义务,即必须在国民教育的各个阶段,不断地对马克思等人的学说表示认同。

在中国实施的党化教育表明,在中国共产党看来,对于诸如 “组成世界的最终本原是什么”、“世界最初是如何形成的”、“使得事物存在和变化的最终原因和动力是什么” 、“世界是在空间上是有限还是无限的”、“世界在时间上是否有开端和尽头”,以及“是否存在有别于物质的灵魂”等重大的哲学问题,十三亿中国人并没有权利和资格进行自由的思考,并独立地得出自己的结论,而是必须接受和顺服一百多年前两名德国人钦定的答案。

这也意味着,在中国共产党看来,就重大的哲学问题而言,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都可以自由地思考和写作,恰恰是十三亿中国人完全缺乏自由探讨的能力,他们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具具只知道进食和睡眠的肉体,对各种重大哲学问题的思考,只能由一百多年前的两名德国人来代劳。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并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长期垄断执政权的理论基础※(※ 按照中国共产党自己的说法,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都只是对马克思主义 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体现。

)。因此,中国共产党垄断国家权力的做法是否正当,首先要看马克思主义是否正确。但对于马克思主义正确与否,显然应由全体中国国民,而不应由中国共产党自己来判断。如果由中国共产党自己来判断,那就像由犯罪嫌疑人自己审判自己一样荒唐。若是由全体中国国民来判断,那么任何人都不能强求他们必须认同马克思主义,因为这种强求认同的做法,等于又否定了中国国民的判断资格。中国共产党迫使中国人必须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做法,实际上是篡夺了中国人的判断权力,就像是犯罪嫌疑人篡夺了法官的审判权力。

实际上,自主审查各个政党的党义和主张,并自由决定是否将执政权授予给某个政党,本来就是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应有的权力。但中国共产党先是篡夺十三亿中国人对自己国家所享有的政治主权,然后又利用它所篡夺的政治权力,进一步篡夺十三亿中国人对自己心灵所享有的精神主权。 在中国共产党的眼里,马克思这个已在坟墓里躺了一百多年的德国死人,远比今天的十三亿中国活人,更有资格决定中国的政府形式以及执政权的归属。这种荒谬绝伦和暴虐透顶的做法,可以说是一切叛国行为中最严重、最恶劣的叛国行为,因为一般的叛国行为只是出卖国民的外在利益,而这种做法出卖的却是国民本身:国共产党为了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竟然不惜把十三亿中国人的心智和灵魂,囚禁在伦敦海格特公墓中一座黑暗和狭小的坟墓里!

一个国家的国民教育所遵循的原则,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所遵循的原则是密不可分的。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是以承认国民具有自治能力为前提的,其国民教育旨在使国民成为有知识的人,因为国民的知识越丰富,民主政治就越成功。专制国家的政治制度,则是以否认国民具有自治能力为前提的,其国民教育亦旨在使国民成为愚昧无知的人,因为国民越是愚昧无知,专制统治就越稳固。

在一个国家主权由全体国民平等享有的民主国家,政府以及政府权力,是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实行自我治理的机制和手段。国民教育的基本目标,就是把受教育者培养成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因而具有自我治理能力的公民。
民主国家的国民教育,实际上就是 国民进行自我教育和教育后代的过程。

人类是这个星球上唯一能够主动追求进步的生物。既然国民都是有理智的生物,也就不可能主动压制和扭曲自身作为人类所具有的追求进步的天性。因此,民主国家的教育,往往会尽量合乎人类追求进步的天性,不但要尽量反映人类知识进步的趋势,而且要尽力推动人类知识进步的步伐。这就要求国民教育的开展,既要便于受教育者接触和了解各种各样的新知识,也要确保受教育者享有充分的思想和表达自由,以利于知识的创新和进步。

但在国民主权被少数人篡夺的专制国家,政府以及政府权力,只是专制统治者压迫其他国民的工具。专制统治者在理智和道德上,均否认国民具有自我治理的资格。专制国家的教育,主要是为了压制受教育者的自由思想,扼杀他们的独立精神,千方百计地使他们成为缺乏自治能力,只知道对统治者一味顺从的奴隶。

另外,专制国家的教育,完全违背人类追求进步的天性。它不是欢迎知识的进步,而是敌视知识的进步。国民教育的主要任务,不是努力使受教育者紧跟人类知识进步的步伐,而是用一些过时和陈腐的教条,紧紧束缚受教育者的理智和心灵。整个国家的教育不是致力于社会的文明与进步,而是刻意使社会停留在蒙昧和落后的状态,这可能是人们所能想象到的最邪恶的事情。

从它所造成的各种危害来看,党化教育确实是一项极其邪恶的政策。中国之所以一直实行这一邪恶的政策,是因为中国的专制统治者,也就是那些严密控制国民教育的共产党人,本身就是中国最邪恶的一群人。这并不是说那些手握权力的共产党人,生来就是邪恶的。他们之所以变成了最邪恶的一群人,完全是因为他们背负着人世间最邪恶的东西,亦即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力。他们从人们还是幼年时起,就一直不遗余力地荼毒中国人的心灵,完全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心灵,首先已被手中的权力所腐化和毒害了。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