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中共高官青睐器官移植专家与产品的背后



2017-11-08 14:30:04 作者: 阿波罗新闻网

在国际社会持续曝光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滔天罪恶,以及中共原卫生部长黄洁夫明确宣布从2015年起全面禁止使用死囚器官后,中国大陆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仍远远超过其所公布的实际器官捐献量,这不能不让人高度怀疑其供体的来源,而对此中共仍讳莫如深。

事实上,中共的器官移植业随着其建政开始发展,最初的器官移植医生通过为中共高层保健服务而得到特权,并利用国家机器,特别是军队系统发展器官移植技术。中共则利用这些医生进行器官移植的培训和推广,形成共产党体系内特有的器官移植系统。

关于文革前后器官移植的案例公开的很少见到,但还是有一些透露出来。如1977年10月,301医院泌尿外科医生李炎唐进行肾移植,活体取肾,取肾车由警车开道,一路开绿灯,通过通讯兵部队架一条线,从取肾地点直接通到手术室,当肾取下可用时,立即通知手术,病人开始准备并开刀等待,两不耽误。再如1978年,江西小学教师钟海源被活体取肾,移植给高干子弟飞行员。

显然,早在文革前后,利用军队系统搞器官移植,特别是使用活体器官来提高移植品质成为了中共器官移植的特色,而罔顾伦理正是中共器官移植的罪恶所在。毫无疑问,这背后的黑幕远超人们的想像。不过,或许我们从众多中共高官青睐器官移植专家与产品,可以寻找到蛛丝马迹。

中共高官多次接见肝胆移植专家吴孟超
今年95岁,现海军医院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亦是福建医科大学名誉校长的吴孟超,刚刚获得“上海医学发展终身成就奖”。他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高官的接见,2012年吴孟超的“先进事迹”被大力宣传并要求对其学习,死去的中共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也对其大加夸赞,坊间还有消息称,他被视为江泽民的“大功臣”。

根据官方报导,吴孟超先后完成了国内第一例肝脏外科手术和世界第一例中肝叶肿瘤切除术,创下了切除肿瘤重量最大、肝脏手术年龄最小、术后存活时间最长等多项世界纪录,开辟了肝癌基础与临床研究的新领域,因此被誉为“中国肝脏外科之父”。

2012年2月,吴孟超还获得中共央视颁布的2011感动中国人物奖。官方简历上介绍说,那时“他已亲手完成了1万4000多台肝脏肿瘤手术,其中肝癌切除手术9300多例,成功率达到98.5%……90岁高龄依然奋战在肿瘤手术第一线”。这其中有多少是肝脏移植手术?有多少供体来自法轮功学员?

不过官方不敢介绍的是,吴孟超治疗晚期肝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做肝移植来取代被切除的癌变肝脏,他一人就做了1.4万例,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他是从哪里得到匹配的肝脏呢?作为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并曾在一些医院的器官移植庆祝大会上发表贺词的吴孟超,他会不知道供体来源吗?显然不是。

同样,中共媒体不敢披露的是,他是江泽民最为关心的医生,曾被江至少四次接见。有知情人2014年向海外《新纪元周刋》透露,江和吴的关系很特别,每次江参加医学界开会,只要江到会,必定要问一句,上海的吴孟超到了吗?这其中的潜台词大家都懂的。据说,2011年,在江濒死之际,也是吴孟超给其做器官移植手术。

而在江泽民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并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后,吴孟超带领的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解决了器官移植中的某些问题,这使得江提出的强摘器官产业化成为可能,且利润丰厚。吴孟超为此得到江和军委徐才厚的多次嘉奖和奖励。

除了在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外,吴孟超还在福建医科大学开设孟超肝胆医院,在上海建吴孟超医学中心,在宁波医院建上海吴孟超医学中心分支,等等,而这些医院都涉及器官移植。哪里来的那么多供体?

中共高官大赞器官移植外科主要创始人裘法祖
说完吴孟超,不得不说说他的导师、中共器官移植外科主要创始人裘法祖。他早年留学慕尼黑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抗战胜利后回国,主持创建了中国最早的器官移植机构——同济医科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中共建政后,高官早期的器官移植的背后都少不了他和弟子夏穗生的影子。1993年,他当选中科院院士。
2001年,裘法祖获得了中国医学基金会“医德风范终身奖”。2004年,他90岁生日的那一天,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吴官正、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等发来贺信,彼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在讲话中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其表示祝贺,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阶平在发言中大赞裘法祖,而湖北省省长罗清泉向其颁发荣誉证书。

无疑,裘法祖是因为为中共器官移植做出了突出贡献,才获得如此带血的“荣誉”的。

给江绵恒换肾的移植专家黎磊石跳楼后众高官发唁电
日前,身在美国的富商郭文贵曾大曝中共高官为何得了癌症还活着的秘密,这是因为他们可以换器官续命,“活摘器官,按需杀人”。他曝出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换肾三次,杀了五个人;原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为母亲换肾,杀囚取器官;北大方正的李友换肝,供体选了几十个。他并指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黎磊石就是给江绵恒、孟建柱之母换肾的医生,而他2010年“跳楼”而亡的背后鬼影憧憧。

黎磊石堪称中国肾移植的鼻祖。官方媒体报导其头衔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肾病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医学院临床学院副院长、教授,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中国肾脏治疗创始人,一代医学宗师。官方媒体还称,2004年,在他和学生进行的肾移植手术中,人、肾存活率达100%。可以推测,以江绵恒父子在中国的权势,为江绵恒换肾,非请黎磊石不可。

至于其肾移植中心,则从最初的每年移植十几例发展到一百多例,成为国内最大的肾移植中心之一,到2004年肾移植手术突破一千例。黎磊石还主持编写了《中国肾移植手册》,大陆很多肾移植医生都是读这本书出来的。

如此替中共效命的黎磊石不仅获得了江泽民的亲自接见,而且2007年中共军方还下发《向黎磊石学习的决定》,他亦立二等功五次,三等功八次。

耐人寻味的是,黎磊石死后,中共包括刘延东、李源潮、徐才厚、蒋树声、梁光烈等在内的高官纷纷发唁电、唁函或敬献花圈和花篮。是什么原因让这些高官如此做的呢?

中共器官移植“掌门人”黄洁夫背后的高官
提到中共原卫生部部长、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门人”、现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国内外移植届都不陌生。他历任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副院长、院长,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学术方向为肝脏移植和肝胆道恶性肿瘤外科学治疗。2001年11月任卫生部副部长,2005年7月升任中央保健局局长,是负责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中央保健会诊专家的总管,负责所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医疗保健。

而黄洁夫的前任吴阶平是泌尿外科医生。从1960年吴阶平进行第一例肾移植开始,利用活体器官进行移植手术,满足中共党、政、军界高级人员健康需要便成为惯例。

要知道,老年人的保健以心血管、慢性病为主,是内科医生的专长,泌尿外科医生和肝移植外科医生成为中共高级领导的保健总管,本身就是违背医疗常识的。这背后的猫腻中共高层心知肚明。黄洁夫背后有多少中共高官的支持也就可想而知了。

自然,黄洁夫这样的背景也使其成为了中共当局应对国际社会指责其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最佳人选。

在这几年的公开表演中,正是黄洁夫公开承认中共使用死囚器官,也是他公开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正是他在2009年9月公开宣布“中国目前已累计开展器官移植超过10万多例,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我国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超过1万例次。其中,开展最多的是肾移植,累计8万6800例。目前每年进行肾移植手术6000例左右”,也是他避而不谈供体的来源。
而2005年9月,黄洁夫曾参加以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前往新疆,为一名46岁的肝癌患者进行手术,手术中需要备用肝脏作移植准备,24个小时内就取来了两个匹配的肝脏,在医学界上创了世界记录。

诸多高官纷纷前往参观威高集团
中共十九大前,有消息称,山东威海首富董事长陈学利的代表资格被取消,而这十分蹊跷。资料显示,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有多名中共高官先后考察过该集团,他们中有吴官正、吴邦国、罗干、李鹏、刘云山、王乐泉、薄熙来、张高丽、回良玉……如2003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来到威高;2004年8月10日,时任商务部部长的薄熙来到威高;2005年5月,时任新疆一把手的王乐泉率自治区党政考察团视察威高;7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委员长的吴邦国来到威高;2007年9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回良玉也来到威高;2013年11月,刘云山亦来威高调研……

为何高官们如此青睐威高集团?这极有可能与其产品中用于血液透析或器官移植所产生的排异反应的免疫吸附柱有关,这是2005年威高集团与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合作开发的,此产品打破了德国费森尤斯公司的垄断。

可以佐证威高集团深度介入器官移植的证明之一是,2016年6月,威高集团与红基会共同成立博爱基金,包括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在内的若干官员和器官移植医生参加了成立仪式。

另外,2007年12月威高集团与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美敦力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不容忽视。在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中,美敦力公司控股51%。美敦力是世界最大的医疗科技公司之一,主要为慢性疾病患者提供终身治疗方案。

美国记者安妮·切尼(Annie Cheney)曾在她的《人体经纪人:透视美国的人类器官地下交易市场》披露,在美国,人体器官的市场很大,是个有数十亿产值的产业,支撑著尖端研究和每日的医疗过程。对于发展科学知识、完善医疗技术这样利润丰厚的重要事业而言,死者身上的组织、脏器、腱、骨骼、关节、四肢、手、脚、残缺部分和头颅是不可或缺的。强生、美敦力医疗产品等大公司需要依靠人类器官来指导他们开发医疗设备。研究者们依靠它们磨砺自己的外科手术技巧,甚至制造化妆品。医生们则用它们来替换心脏瓣膜、治疗烧伤病患、换骨甚至垫高嘴唇、消除皱纹。

根据1968年美国通过的《统一组织捐献法》,买卖死者遗体都是非法的。但是这同一部法律又规定,如果是为了填补由保护、运输、储存和加工尸体而发生的成本,这样做是合法的。这样的漏洞也就意味着,骨骼、组织、脏器、关节、四肢、头颅甚至是残缺不全的遗体在市场上都是紧俏商品,研究人员、产品开发者和医生的需求远远超过供应。如头颅可以卖到900美元以上,腿将近1000美元,手、脚和胳膊每个几百美元。全部肢解和掏空以后的一具尸体在公开市场上可以卖到将近10,000美元。

在美国获取尸体需要高额代价的背景下,美敦力公司和生产用于器官移植排异反应产品的威高集团合作,尽管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很难不让人联想这背后是否存在一些黑幕,比如将被强摘的尸体、器官卖到美国?

结语
除了郭文贵曝出中共强摘器官的黑幕一角外,今年9月20日,互联网上出现的“国安委骨干与某红二代的神秘对话”也部分涉及了这一话题。对话称,中共统治者爬到顶尖位置后,就只有两个目地:一是保持政权的永久稳固,二是琢磨如何长生不老,怎么能活得更长、更高质量的活下去。为了延长寿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对话中提到,中国最大的资源就是人口,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DNA储存库。领导们都有几千亿、上万亿元的巨额财富,现在科技发达了,有了那么多钱后,都想延年益寿,想长生不老。经济上受益,身体也要受益!能换肾,能换肝,心、肺什么都能换,于是换完内脏换脑器官。人在接受器官移植后,会产生难以避免的排斥反应,因此需要定期的换血清、换血,而部队里的年轻战士就是第一梯队,他们的血清被源源不断的、无偿地输送给中央领导们。

另据海外追查国际组织报告: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同时也有藏族、维吾尔族、基督徒和其他中国人。强摘器官是中共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而进行的,党、政、军、武警、司法和医疗系统等都有涉入。他们对普通百姓进行隐秘屠杀、盗取器官,从而为中共权贵的健康和利益服务。这也意味着有大量中共高官身上都不同程度沾染了这样的罪恶,而上天之眼已一一记下。他们需要记住的是,靠罪恶延长的生命并不能真正延长生命,反而招致恶报,遭天惩。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世界上人是说了不算的。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