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大陸微信用户面临多重限制 工作群变质 沦为秀工作“拍马群”



2018-06-15 09:52:56

腾讯微信聊天工具对用户的要求越来越严。客户手机下载微信后被要求开放图库和文件夹,如果拒绝,微信会提醒用户在设置中开启存储空间,否则无法注册。另一方面,微信对中国手机用户提出的条件更为苛刻,用户须开通支付宝方可使用微信。

手机用户注册中国微信聊天工具,受到愈来愈严厉的限制。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本周四(6月14日)使用手机注册微信账号,首先出现“要求允许微信访问您设备上的照片,媒体库和文件内容”的提示,当点击“拒绝”选项时,跳出另一提示,要求在手机设置中开启“存储空间权限”。换言之,只有在微信进入用户的存储空间后,方可注册微信。而非中国产聊天软件,并不存在这些问题。

了解微信功能的广州网民胡先生对记者称,微信已从简单的聊天工具“进化”到监控使用者言行的间谍软件,目前已发展到可扫描手机用户的通讯录、图片库及手机内的其他软件:“你要使用微信的话,你的整个手机就毫无秘密可言,所有的资料都可以被它读取,甚至还可以控制手机的摄像头和话筒。如果政府想看到你在做什么,或者想听到你在说什么,都通过微信去监控你。所以微信的功能是非常强大的”。

胡先生建议手机用户使用两部手机,其中一部不带微信,甚至无国产软件,以策安全。

另一方面,微信对中国国内用户的要求更加苛刻。最近有用户发现重新登录自己的微信,需要进行所谓的安全校验,要求用户帐号最近1个月没有帮其他人进行过注册辅助验证,还需要已经开通微信支付,让用户用微信扫描微信的二维码。

网民刘女士对记者表示,如果重新登录微信,其过程非常繁琐:“登陆微信,它要你验证腾讯二维码,在验证二维码的时候,而且从来没有被别人扫过的好友微信,才能扫腾讯这个二维码,如果你的手机给别人扫过一次腾讯二维码,没有超过半年,再给别人扫就扫不了。而且要捆绑支付宝的微信,才能扫腾讯的二维码,而且是半年以上没有给别人扫过的微信”。

北京居民郭先生说,支付宝关联银行账户,涉及个人银行账户资料.。他担心信息被泄露:“比如银行卡,和有效的银行卡绑定,这些信息要告诉支付宝平台,平台验证过以后才让你使用”。

去年5月,俄罗斯政府有关部门一度禁止使用微信,数日后,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前往中国访问前夕,又将微信解禁。

由于中国大陆网络封锁严重,海外Line、Facebook(脸书)等社交平台均无法使用,因此腾讯微信就成了民众依赖的社交平台。然而,现今在大陆工作的民众,似乎被迫加入许多工作群,上班首要任务就是看聊天记录,有员工直言,微信工作群已变成了“拍马屁”平台。

中央社报导,近日大陆网络刊载一篇关基层干部使用微信工作群的文章,文章指出,部分微信工作群已经走形、变味,滋生和助长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变成基层工作人员的包袱和负担。

中国东部省份一名通信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他所在办公室就建有一个40人至50人微信群,任务安排基本透过微信群分派。

一名村支书也称,他加了水利群、党支部书记群、三防群、民政群等10个微信工作群,每天第一个任务就是看微信群的聊天记录。

另一名在大陆中部省份任职的大学工作人员,则被迫加了120多个微信工作群。

而华南地区一名市级税务员表示,“微信工作群就像时刻在开会”,一会儿就有几百条讯息,稍不注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报导指出,工作微信群易患3种病。

第一种病症是秀工作、脱实向虚。有乡镇官员透露,一些人在微信工作群里,不停地贴出各种“工作照片”,将假装摆拍的下基层照片和加班工作照发到群里,换取领导表扬。

第二种病症是拍马屁群。部分微信工作群成了向领导表忠心的秀场,出现比拼发送各种“献花”、崇拜类表情。其他人看后则跟风说好话奉承,工作群沦为“拍马群”。

对此,一名国营企业员工还举例说,他们部门工作群里有几位女性员工,只要部门领导在群里发言,不管是分派或评论工作,她们都争先恐后发为领导按“赞”。

第三种病症是微腐败。部分官员除在微信工作群公然索要“红包”,还有意无意在朋友圈、微信群秀爱好,古董收藏,“含蓄”地提醒下属或有求之人。

事实上,政府不仅用手机微信“绑架”了基层员工,还“绑架”大学的师生。

一名原来生活在新疆的澳籍华裔曾对海外媒体表示,他有朋友在新疆的大学里教书,学校硬性规定老师和学生每天要用手机去社交媒体跟贴宣传所谓的“新时代的正面声音”,若发现网上出现负面声音,要向网络管理员或有关部门举报,尽管许多老师、学生并不愿意这样做,但在中国政府的威逼下,只能消极应付。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