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公民教育

掩盖多年的真相 韩战中共志愿军下落之谜



2018-05-11 10:36:44

许多战俘选择去台湾而不回大陆,是因为看到战争中中共干部的自私本质,他们在战场上不顾下属死活只顾自己逃跑,在被俘后也不敢为同胞出头。志愿军战俘们从这些中共干部身上认清了中共宣传的虚假。

在2万1千名中国战俘中,1万4千多选择去了台湾,回中国大陆国的却只有5千多人。报导称,这个结果,不但中共无法接受,也大大出乎美军的预料。有人将此称为反共和亲共战俘的大分家。

谈到为什么选择不回大陆,被采访的当年战俘揭秘了很多原因。其中主要是对中共自私官员的失望,以及对中共统治的非人道的恐怖。

朝鲜战争开始时,中国刚刚经历了3年残酷的国共内战,军队和平民的死伤人数以千万计。在国民党军队中,有170多万投降后被编入中共军队。转眼之间,他们中许多人又被送到了朝鲜战场。在朝鲜战场成为俘虏后,有的人一进联军战俘营,就坚定了不回中国大陆的决心。

很多人对中共统治区的土改记忆犹新,有人还是受害者,他们知道如果回国,自己迟早也会成为清算的对象。

回大陆的战俘张泽石,是中共前志愿军60军180师宣传干事,他在采访中说,许多决定去台外的战俘,个人或家庭受到了共产党的迫害。

张泽石:“比如说打土豪,分田地,他是一个地主,家里被扫地出门了,财产被分了,或者他的父兄是国民党军人在这个国共内战里面被打死了,或者重伤了,他内心对共产党是有仇恨的。这部分人,正好到战场上获得脱离共产党的机会,所以他们投诚了。”

选择去台湾的战俘刘纯俭表示,他是坚决不会回大陆的,因为他的老家,1946年被共产党占领后,那个清算斗争是很恐怖的。

刘纯俭:“一到那儿,就把我家的家产分掉了,房子也分掉了,土地也分掉了。斗争大会的时候,它写那个标语更恐怖,说‘穷人要翻身,抓住地主老财挖苗断根’。那就是说,不管老少,只要你是地主家的,一律都给你打死。那时还不用枪毙,枪毙他还舍不得那一颗子弹,就让村子人拿石头打死。”

采访中,当年的战俘还回忆了许多中共干部,在被俘后非常自私,极力掩饰自己的干部身份。

熟悉中共教育的军官们知道,在共产党的恐怖宣传中,被俘就是犯罪,而且干部、特别是政工干部,要比普通士兵承担更大的罪责;部队入朝前的教育宣称,如果干部被俘,肯定会被美国人处死。

刘纯俭:“本来按照《日内瓦公约》,原来你是军官,你就应该管士兵才对啊。但是进到那里面以后,所有共产党的干部都不敢出头了,都不敢露脸,都不敢表明他是干部了。那么在里面出头露脸的,大部分都是原来国军的军官,大部分都是。”

美军文件记录,截至1952年10月1日,战俘营还发现了63位未成年战俘,其中四人是1939年出生,也就是说,1951年参加朝鲜战争时,他们只有12岁。

赴台战俘高文俊,当时是中共志愿军180师538团炮兵见习参谋,他被安排教儿童队。他回忆说:“老共嘛,抗美援朝最小那时才13岁,有150到200人送到韩战去。我教他们笔顺、识字。”

一次战争中,从未想过会被包围的中共志愿军180师高级军官惊慌失措,在营、团建制基本完好的情况下下令“分散突围”。很多后来回国的战俘回忆说,“分散突围”其实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各自逃命。

据《安德舍笔记》记载,分散突围的命令下达后,中共志愿军180师丢弃了辎重,师团一级的军官利用权力,把善于突袭近战的侦查排和警卫班等聚集在自己身边,挎着搜集来的冲锋枪,带足弹药和给养,再利用韩国向导带路。180师的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和参谋长王振邦等就是这样突出重围的,这些大人物北渡汉江时,遭遇联军阻击,警卫战士在水中还击,吸引火力,不少人伤亡,掩护上级过江。

师团长们如此,其他军官就上行下效。原180师539团副参谋长魏林和团政委韩启明带上各自的警卫员一起走了,一路上有零散部队要跟随,都被他们拒绝。

返回大陆的战俘马有钧,当时是中共志愿军60军180师538团政治处干事,他回忆:“当时我们一个机枪连的连长,我们团里面的高连长,我喊他高志成(音),我说我要和你一道走。他说哪个要你一道走,我不要你,你自己走,想办法,就不愿意一起带我。”

为了逃命,很多非战斗人员强行跟随,有的中共军官这时举起枪逼退属下。很多战俘回忆,优先照顾干部、党员和团员,是中共军队在生死存亡关头的通行做法,朝鲜战争自然不会例外。

返回大陆的战俘林模丛,当时是中共志愿军180师文艺兵,他回忆:“刚上战场,有个胸章,就在胸章后面标明,是团员写个团员,是党员写个党员,是群众写个群众,是班级、排级还是连级,都要写上,目的就是以后你受伤的时候,先救干部,先救大干部,然后救党员,救团员,最后才抬群众。”

志愿军180师539团运输连通讯员李少良:“过去说官兵相爱,为什么现在副连长把我丢掉?以前说得漂亮,生死相顾,官爱兵,可现在谁也不管。我们暴露那隐蔽在草里的几个干部,就因为不满意他们硬要我们走开。结果,叫我们被俘。要死就死在一起!就告诉敌人,草里还有他们躲着!”

残酷的现实也让中共志愿军180师538团无座力炮连电话员宋泽银对高级军官们失望透顶,弹尽粮绝的他干脆选择向联军投降:“上级常说,我们部队怎么团结,现在一到恶劣环境,上级就不要我们了,就不管我们了。”

最后,中共志愿军180师的士兵们对上级军官只顾自己逃命,不顾下属死活的做法相当不满,这种不满也促使一些人决定向联合国军投降。



在2万1千名中国战俘中,1万4千多选择去了台湾。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