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没钱救病儿3岁 母亲跪泣街头 父亲跳楼亡



2017-12-05 11:14:46 作者: 大纪元网

“医院大门朝南开,有病无钱莫进来”。近日有一位母亲因没钱给患绝症的孩子看病,把头埋在孩子怀里跪在街头哭泣的照片在网络上传播。也有一位90后母亲为了给患儿治病做网络直播求捐,但不断遭到封杀。不久前也有一位父亲因为无钱为孩子看病,夫妻争吵后在医院住院部跳楼身亡。

有学者指出,过度追求金钱效益,由弱者为强者买单,正是社会不发达的表征。“能为弱者付出的社会,才是文明的社会。”

据微信公众号“乙图”12月4日报导,来自福建三明市大田县均溪镇的单亲妈妈郭银珍,带着患脑积水的3岁儿子郭政焓来上海求医,钱用完后只得被迫出院。
12月1日,寒风瑟瑟的上海北园路,无助的妈妈将孩子放在路边的花坛上,自己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她时而将头埋在孩子怀里,时而抱住孩子哭泣。

郭银珍觉得对不起孩子,没有能力给孩子治病,说自己真想一头撞死在路边。
郭银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原是大田县纺织总厂工人,2003年破产下岗。2014年11月儿子出生时,患了脑积水。她和丈夫感情不和于几年前离婚。孩子的外公外婆都是农民。三年来孩子先后在福州、上海等地治疗,花了40多万,外债近30万。

自11月2日以来,孩子住院4次,上周医生诊断为脑积水分流管细菌感染,有生命危险。但郭银珍借来的一万多元很快就用完了,医生说还要十几万,郭银珍被迫带着孩子出院。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有推特网民称:生在盛世下一个妈妈的无助,背后强大的国家把她们遗忘,却向外撒币,这让中国奴民情何以堪?心酸酸、哀凄凄、心已碎。

为救绝症儿 年轻妈妈做网络直播
郭银珍的苦难并非个例。据视觉中国12月5日的图片新闻,今年27岁的漂亮妈妈胡亚文做网络直播2个多月了,但她不是为了做网红,只为救自己不到2岁的儿子吴天奕。

年轻妈妈胡亚文做网络直播2个多月了,但她不是为了做网红,只为救自己不到2岁的儿子吴天奕。

胡亚文家住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史桥村,今年7月13日,一岁多的儿子小天奕突然高烧不退,被确诊为急性髓系M2A型白血病。

她一边含泪照顾患白血病的儿子,一边在深夜做网络直播为儿子寻求捐助。每天做直播一点微薄的收入和好心人的捐款,是她的一线希望和寄托。由于涉及救助,还经常被封号。

据中新网今年4月的报导,今年4月26日,四川省泸州市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部一男子坠楼死亡。知情者后来透露背后的原因则是,死者儿子因呼吸系统疾病入院治疗,后检查出白血病,孩子的父母就治疗还是放弃争吵起来。最后孩子的父亲就从楼上跳下来,当场死亡。

连连发生的无钱看病的悲剧,在网络上引起共鸣,有网民指出,“医院是专为高官权贵服务的。”

也有网民表示,“法国一所孔子学院院长违规违法的钱,可以资助7000个贫困儿童全年的学习生活补助。为什么大把的钱送给外国的孩子,而不是资助同是父母心肝宝贝的孩子们?”

看病难的背后
中共十多年来医疗体制改革中,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看病难、看不起病”,被指是江泽民时期“医疗产业化”的恶果。

有数据表明,2010年,撇开800万各级党政干部的医疗经费,中国政府对于13亿百姓的实际医疗投入,只占GDP的4.3%×17%×20.4%=0.149%。而同年,美国政府为医疗投入约占GDP的16%×60%=9.6%。有评论称,“甩掉医疗这个包袱,美国政府立刻富的流油,倒过来成为债权国。”

2015财政年度美国联邦政府的总支出约3.759万亿美元,其中社会安全保障(主要是退休金、失业保障金等)指出1.28万亿美元,占33.26%;医疗支出为1.05万亿美元,占27.42%。

大陆媒体曾报导,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曾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称,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引起社会强烈不满。

署名陈革非的文章指出,在中国,所谓“产业化”就是金钱至上,就是“利润最大化”,就是政府在“撂担子”。“教育产业化”剥夺了穷人子女受教育的权利,使他们通过受教育改变命运的希望彻底破灭,“医疗产业化”则导致老百姓处在“强权食物链”的最底端。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