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六四幸存者流亡者认为 不能指望共产党搞平反



2018-06-05 13:15:06 作者: 看中国网

作为六四亲历者的历史学者吴仁华,1990年逃离中国流亡海外,29年间专注研究六四。日前吴仁华在受访中,披露了寻找当年戒严部队官兵及六四受难者的一些细节。他并表示,平反六四不能指望共产党,而共产党也不可能永远执政。

6月4日,《德国之声》发表六四流亡者吴仁华专访,因多年研究逼着他不断重回六四历史现场,造成心理和精神创伤。2个月前,他来到台湾休养,重新出发。
1989年,33岁的吴仁华在中国政法大学做国学研究。当年4月17日,他和中国政法大学几百名学生进入天安门广场。在《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中,他揭开参与镇压官兵的另一面。

吴仁华表示,当年最深刻的一幕还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六四镇压还有屠杀的记忆,包括6月3号晚上到4号清晨5点30分在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过程。另外就是6月4号清晨6点多钟时,他跟着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在经过西长安街新华门附近的出口,那时有3辆坦克从背后追压学生队伍。当时压死了11名学生,受伤的学生也很多。这就是“六部口坦克追压学生队伍事件”。

吴仁华对德媒表示,这些年他总共搜寻了30万到40万官兵的资料,经过无数的时间进行艰难的考证和搜寻,才确定有3千多名官兵是六四戒严部队的成员,列出他们的名单。他们参加了六四镇压和屠杀事件,其中包括“六部口坦克追压学生队伍事件”的106二炮手。

但当年有20到25万的戒严官兵,29年过去,只有几名官兵站出来,写出自己当年的经历,其中有3名官兵从忏悔跟反对武装镇压的角度去说了自己的故事。另外有2名戒严部队的官兵,没有表示赞成或反对,只是简略地说出当年的经过。他说,只有5人站出来,这非常可悲。

吴仁华说,在大陸目前的环境下,很难跟他们交谈也无法联系,只有部分在在互联网上有简单的沟通。表达忏悔的官兵其中,39集团军步兵1164的李晓明中尉,军衔算是最高的,资料很有价值。他提到1164部队的许峰师长当时消极抗命,没有按照命令抵达天安门广场参与镇压,最后被军方处理。但因为很难找到资料细节,我一直在寻找许峰司长的下落,只知道他被撤职,离开了部队。表达忏悔的还有54集团军的官兵张世军。

另外29集团军的军长何燕然,还有28集团军的军政治委员张明春少将,他们也因为消极抗命受到降级处分,调离野战军部队。张明春被处理后忧郁成病,不到一年就去世。

关于受难者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搜集死难者名单。在中国政府严厉的控制和打击下,她们的搜集工作非常艰难,但还是提供了一份六四死难者名单,现在共有202人。这只是当年死难者的一小部分。

吴仁华认为,受害者还应该包括受伤者,像六部口坦克镇压事件,北京体育学院的方政,两条腿都被碾压没了。包括北京航空学院硕士研究生王宽宝,他也是被坦克碾压,整个骨盘粉碎性骨折。大概3年前,吴仁华联络过他。他还在不断做新的手术。因为当年一直没有治好,又受了病毒感染,遭受了很大的磨难。当年中国留美学生,像是张亚来,他也是因为当时在中国参与六四活动,屠杀过程中他因为中枪,失去了一条腿。像这种受伤者的数量比死难者更多。也要做六四受伤者的名录。

另外,受害者还包括六四事件以后,中共进行全国大搜捕、清算、审判。当中遭到伤害的人,名单更多更大。根据吴仁华掌握中国公安部内部资料,截至1989年6月25号,全国除了西藏自治区跟陕西省没有统计外,另外29个省市自治区,已经逮补11013人。25号以后,中国还继续拘捕和逮捕。这些人都受害者,他也要做名录。

吴仁华说,这个工作量非常大,难度也非常难,但是我觉得必须做下去,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纪录,还牵涉到六四屠杀这么一个侵犯人权的灾难性重大事件。如果没有加害者和害者的基本记录,这个历史纪录完全是不合格。

吴仁华表示,六四29年后,这个工作难度愈来愈大。但如果现在不做,很可能像文化大革命、反右派运动、土改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加害者和受害者都没有留下历史纪录。

他说,中共政府一直把六四视为最大的禁区,控制程度超过前述提到的运动。在这种背景下。资料相当欠缺。花了无数时间收集资料,还不一定是完整的,要反复比对考证,像拼图一样拼出六四真相。

吴仁华表示,中共政府事后一直利用掌控媒体颠倒黑白,说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戒严部队不得不镇压,给开枪镇压提供合理依据。他们利用录像、媒体把军队开枪跟部分民众以暴制暴,把时间先后、关系因果颠倒。因此还原真相、留下历史纪录很重要。

吴仁华提到,因为长时间研究、收集资料。对于他这样一个亲身经历屠杀的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他为此时常悲伤、愤怒、激动,因此造成很大的伤害。

“从2010年到2012年,我几乎无法针对这个主体写出一个字来。很多想好的写作题目和研究项目,一旦打开电脑,脑中就一片空白。最近一年多,我也没有写出任何东西,也是因为心理因素,让我很痛苦。”吴仁华说。他说到台湾来,一方面是要做进一步资料收集,跟台湾学界交流。实际上也是要做休养。

吴仁华还说,他在台湾东吴大学和中正大学开设“六四事件真相研究”课程。当中有陆生来选课。尽管在台湾上网没有防火墙,他们对六四屠杀真相还是不了解。但他们虽然很好奇也想了解,还是有心理的恐惧。课程设计时,学校虽然有录影,但事先说好不要录听课者和提问者,但上课的陆生还是不敢提问。有陆生说有专门的人会负责监控或打小报告,就是“职业学生”,这让吴仁华感到有点悲哀。

吴仁华表示,对平反六四不应该抱有太大的期望。中共政府不可能给六四平反,一旦重新“平反”,后续很多问题抵挡不住。要重新“评价”的话,也不指望中共。只能说指望大陆以后能出现新的政治反对运动,出现一场社会变革运动。当然是来自于民间,不是中国共产党。只有中国社会发生变化以后,或是民主转型以后,六四事件才会得到公正的评价。

对于未来,吴仁华说,总有一天会出现平反这种情况。毛泽东唯一的贡献就是以自己的死亡,证明“毛主席万岁”是个谎言。共产党永远执政也是一个谎言。但不管时间有多久,该做的必须现在就去做,为历史留下纪录。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