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際焦點

触目惊心的报告 中共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



2018-06-16 12:28:39 作者: 阿波罗新闻网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揭露中共使用秘密监禁的书籍——《失踪人民共和国》发布后广受好评,现时保护卫士再发布迄今第一份研究中国实施强迫电视认罪的开创性长篇中文报告。该报告是对四月发布的英文报告的中文翻译版。

通过对中共使用强迫电视认罪的受害者进行广泛的采访,以及受害者本人的书面证词,该报告为大众打开通往强迫电视认罪幕后的大门。在该中文版报告中,读者将读到中国亲历者更有力量的亲笔中文讲述和证词(英文版为翻译版)——他们被录制视频的经过,遭到的威胁和酷刑,他们的挣扎和心情起伏,认罪所带来的后果等。该报告揭露了为使人们上电视“认罪”,当局所使用的酷刑和威胁——它往往在案件进入任何庭审之前,且几乎总是在被正式逮捕之前。报告中揭示了这些电视认罪是如何被制作的——从警察扮演导演,写下问题脚本给记者提问,到强迫嫌疑人按照规定的答案回答。它揭示了这些电视认罪被广播之前的剪辑和后期制作。

该报告揭露了在“政治性质”的案件,比如律师、记者和NGO员工,和非政治性质的嫌疑人,比如杀人犯和毒品交易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别,不仅是体现在电视认罪广播本身,也体现在它们的制作过程。它也揭示了在那些涉及外国人的电视认罪中,或是有明确的外国目标听众的情况下,中共媒体的国际分支(尤其是CCTV)如何不仅仅作为被动的平台,同时也作为与中共警方制作、剪辑和播出这些电视认罪的踊跃合作者——这些电视认罪往往是应对批评中国的直接外交政策行动。

通过该报告的发布,中共媒体是中共警方、中共和国家制作针对国内听众和作为外交政策宣传的踊跃合作者的事实变得明确。该报告呼吁将中国媒体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并针对中共国家媒体中负有责任的个人申请制裁。

自四月英文报告发布,迅速获得各国媒体——从纽约时报到朝日新闻,从冰岛到澳大利亚的广泛报道,从社交平台twitter上也收获了大量的转发和传播。由于四月仅发布英文版报告,因此在并未专注于中文媒体深度报道的情况下,仍然收到大量来自机构以及网上期待阅读完整版中文报告的声音。因此,保护卫士通过对四月份发布的英文报告进行翻译,现作为全球第一份全面分析中共强迫电视认罪的长篇中文报告发布。遗憾的是,当四月英文报告发出几周后,中国再出一起涉及二位加拿大籍华人的电视认罪案例,因此这起最新的案例并未被包括在此报告的研究中。

自2013年7月,中共政府对被拘留者实施强迫认罪的行径才开始受到世界的关注。当时第一例高知名度的认罪正在被广播中:梁宏,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中国区的高级负责人,出现在中共国家广播电视CCTV上,为他的贪污行为认罪。此举不仅违反了中国法律中公平审判的权利,也违反了国际上多个人权保护法。从此以后,一个接一个的强迫认罪高调地被播出,包括多个外国国籍持有者,他们的认罪视频都在中国的官方电视台播出,有些案件则由香港的媒体播出。

《剧本和策划:中共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分析了自2013年至2018年间被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采访了十几位遭到中共警方强迫录制或试图录制电视认罪的人,他们包括认罪受害者、其家属和其律师。这些认罪视频是在被审判之前录制的,而且甚至往往在被正式逮捕之前。该报告将展示中共的电视认罪通常是被迫,甚至通过威胁、酷刑、和制造恐惧气氛所获取的;警察往往支配和操纵供词;以及在个别案件中显示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认罪被用作对国内民众的宣传工具,甚至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在此项研究中的每一位受访者都表示审讯人员曾强迫他们认罪。不过,认罪视频将在电视上播出的事实却遭到了隐瞒。在隐瞒中最糟糕的一个案例是,英国调查员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当时只同意了会见报纸记者,但是接着他就被喂服药物并锁在一个笼子里,等待被录制认罪视频。警方往往通过威胁(针对被拘留者或他们的家人)和身体或精神酷刑,制造出恐惧气氛,以逼迫当事人认罪。在此报告中所分析的曾出现在电视认罪中的37个案例中,其中5位公开地收回了他们的认罪,许多其他人则以匿名方式对《剧本和策划》的研究员表示收回他们的认罪。

受访者描述了警察如何事无巨细的掌控强迫认罪的过程,他们会安排被拘留者的“着装”;写下认罪“脚本”并强迫被拘留者背下来;指导如何“表达”他们的台词——包括在一个案例中,被拘留者被要求流泪哽咽;在对结果不满意时,他们会要求一遍又一遍的重录。一位受访者表示,他花了七个小时录制,就为了几分钟的播出。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