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廣告贊助 Ad./Sponsorship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拆迁户怒杀强拆人员 河南曹春生案开庭记



2018-05-05 23:54:14 作者: 综合报道

今天(2018年5月4日)曹春生案在郑州中院开庭。

开了一天,没开完,择日继续。一些花絮,记来玩玩。

上次我去,案卷打出来,去看守所让曹看。他仔细,没看完。昨我在宝鸡开庭,燕薪律师早去,又继续让看完。请两个律师,不止体力相继。今天的庭审,我可说是“男二号”。跟燕律合作,差不多摆脱不了这境地。所谓惺惺相惜,大体就是他说的就是我想的,有时甚无一字补充。当然,人毕竟难圆满,我也不能菲薄自己如抗争性稍强。相互补充和策应,对辩护效果,对被告人的心理支持,也都多有裨益。在财力堪负时,还是该多请一名律师的,绝不多余和浪费。

中午十二点,审判长宣布休庭半小时。时间紧迫,获邀去法院食堂吃。领餐盘,素菜、主食和汤自取,两个肉菜一人一勺限量,味道还不错。到吃完,旁边不相识的法官们一直在吐槽新版法官制服,有提到三胖的装饰作比。同吃一个食堂的上百法官,谈笑风生,亲近和谐,也是律师眼里的新鲜图景。这一口饭,成就了共同体。审判长跟燕律坐在一起,聊哪年入行,又说田文昌、陈有西也在此开过庭。嗯,这该是他们眼里的“大律师”了吧。

上午辩护人说十句,书记员漏六删二,能记两句就不错。辩护人多次指出,下午再如此怕只能申请书记员回避。“书记员”也很无辜,自云法官助理临时顶班。下午,法院开启了讯飞语音输入模式。当然也有错误率,每个人第一次说话时有较长时滞,类似于声纹识别和建模,但多数情况下,其正确率和速度超乎想象。前一句是曹春生说话,下一句律师开口,输入的文字马上会加上“辩护人”前缀。饶是曹春生地道的郑州普通话,也基本能用的。像我这样,已经很AI友好人士。有这高科技,之前不拿出来,真不够意思呢。

不过也不能太夸。被告举证最后,要播一个视频。搞了半天,no signal,再等旁听席就要有嘘声。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继续。这当然是表面上的原因。开庭前,辩护人所提诸多申请,合议庭都没回应,经辩护人一整天的分析质疑,已到了难以下咽的地步。此时技术性休庭“补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休庭后,审判长把控辩叫到一起,开了一个“庭后会议”,对今日庭审做了评价,对辩护人之前申请做了回应,并鉴于目前情况,决定下次开庭前,不再召开“庭前会议”。

等到旁听人员退席,受害人家属难掩悲痛,坐地哭骂。律师依法出庭履责,没有什么好心虚的,自顾收拾案卷和电脑。等到家属突然挣脱法警,冲上来用桌上案卷砸向燕薪,真的没法再忍,也让辩护人对其同情消散。可怜人高马大好几个法警,竟然差点儿拦不住。我打开手机录像,以备取证。事后想想,可能今天来旁听的三五十人多是被强拆者,“受害人”生前的保安同事,竟无一人是男儿,她们一天听下来也觉得憋屈吧。说实话,对于这么多人来旁听,旁听者的“成分”如此一致,我也是很惊讶的。郑州跃升国家中心城市的过程,也是一部拆迁的血泪史。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上次去郑州,一素不相识的黄律师从洛阳赶过来,要一起吃饭,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外地开庭最惬意的时刻,莫过于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和一些新老朋友见面聊天。今晚喝的是高粱酒。“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我们积蓄的不是金钱,而是满满的同行之谊,兄弟之情啊。这下估计启动鉴定,会费些时日。

2017年9月4日下午4点,郑州市百炉屯村村民曹春生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子不被强拆,在和两个手持盾牌的强拆人员博斗中,用水果刀捅伤对方,随后逃亡,造成一死一伤。

郑州因为拆迁发生命案并非首次。每一次都会让举国沸腾一阵子,前有刘大孬,后有范华培,可是这血与泪的教训都没有阻挡非法拆迁的脚步。

这不,范华培尸骨未寒,郑州又出来个曹春生,强拆事件导致曹春生加上两名强拆人员,原本三个幸福的家庭瞬间崩溃。

逝者已逝,面对郑州强制拆迁屡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无法让我停下来思考。究竟谁是制造了一桩桩血案的凶手?

曹春生,男,1979年3月14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12828197903144233,原籍驻马店新蔡县,现户籍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石佛办事处百炉屯大街159号,早年做废品收购生意,通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在郑州安家落户并开了塑料制品加工厂。这本该是一个动人的励志故事,如今却变成了人间惨剧。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
曹春生持刀剥夺了别人的生命权固然不对,但是面对强大的拆迁攻势,曹春生又能如何选择呢?

自2014年开始,曹家一直受到威胁要被强拆,曹春生如惊弓之鸟,一直在向各级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求助。2016年4月2日,在一次被非法强拆时,家中的看房人也被暴徒打伤。

曹春生本是一个在底层打拼的布衣百姓,他只想通过自己的辛苦经营让家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怎么说他也不是暴民,他不想违法,他反而是抱着对政府极大的幻想和信任,对法律报着极大的依赖和尊重。他渴望政府给他一条生路,渴望得到法律的保护。从他屡次上访,屡次报警,从他屡次奔走于法院可以知晓。
据说曹家先后经历了3次强拆,数次报警求助、上访求助、法院求助。竟然找不到一条可以保护自己家庭和财产的途径。眼看半辈子的打拼就要化作一堆瓦砾。他又能如何保护自己呢?

浩浩荡荡的拆迁队伍、轰鸣的重型机械、手持坚固的盾牌的打手,这些足以让一个人瞬间变得绝望和崩溃,匹夫之怒,流血五步,伏尸二人。强拆者的生命瞬间被清零,终于酿成了人间悲剧。

坚固的盾牌却未能保护住强拆者的生命,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这些强拆者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据说是高额的工资雇来的临时工,这些年轻的孩子,原指望赚钱养家或者赚钱买房,不想却走进了人生的尽头。呜呼哀哉!

曹春生已经做了非法拆迁的牺牲品,亡命天涯,强拆执行者分明也为自己莽撞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那么谁是受益者呢?我们能不能说这个庞大的利益驱动就是造就一桩桩血案的罪魁祸首呢?中共才是罪魁祸首,邪恶的制度,不但不保护人民,反而对人民进行杀戮。中共对金钱的欲望,促使房地产成为中共捞钱的工具。对人民的财产肆意非法抢夺,人民不服从,就雇佣流氓黑社会进行恐吓殴打甚至杀害。

疯狂卖地的地方政府早已经是千夫所指,然而,本质上政府只是一个办事机构,一个以人民的名义组建的机构。真正做决策的还是一个个具体的人。这些做领导的人如果心中装着民生、正义、公平、法制,相信这些血案就不会发生。

当年,那个郑州市以拆迁闻名于国内外的大名鼎鼎的“吴一指”书记,如今面对漫长的监牢生活不知又如何感想?

但是,他在中纪委的一番痛哭流涕的反省却时刻萦绕在我的耳边:“我感觉到对组织有愧,把享乐作人生目标,改变了人生方向,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改变,让我看待周边的事物也在变化,把过去一切为了党的事业,按党的规矩办事,思考问题、谋划工作,变成了以自己为中心,考虑对自己的前途,考虑对家庭、孩子有利没利。三观的蜕变,自己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变化,成了我犯罪一切的根源。”

天道轮回,最终“吴一指”因为贪腐被法院依法判刑11年,一个拆迁的时代被点上了一个逗号,社会还在延续,拆迁还在进行,那么今天或者明天还会不会再出现“张一指”或者“赵一指”?发人深省!

强拆不息,流血不止;恶政不除,打虎不止!
事实证明,一个社会,如果没有规则与法律的约束,人人都会是受害者,底层人会互相残杀,今日高高在上的明日也会成为阶下囚,这不正是天道轮回吗?

2017年9月6日凌晨4点写于郑州
现场村民称2017年9月4日下午4点,郑州高新区百炉屯村村民曹春生家被一伙手持各种凶器器械以及大型机械的人员强拆,户主曹春生进行反抗,当场杀死一名,重伤一名。然后曹春生逃离了现场,目前不知去向。

郑州市公安局目前发出公告,悬赏5万元捉拿曹春生。
根据网络留下的痕迹,针对曹春生家房子的强拆工作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展开。
曹春生通过多种合法渠道向政府反映强拆问题,请求政府主持公道,声称如果问题不能解决,就要和黑恶拆迁人员打仗,造成黑恶拆迁队人员死亡应属正当防卫。

事隔三年,问题依旧,强拆终于再次闹出了血案。
倒在地上的拆迁人员,坚固的警盾,也没能保住他的血肉之躯。暴力强拆得到暴力抗拆的回报,双方都付出了血的代价。

坚决反对暴力!暴力碾压之下,无人可以幸免,包括施暴人员自己!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