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媒體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纪念彭明遇难一周年特刊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2017-11-27 15:34:52 作者: 曾节明

彭明的事业就是联邦建国,他拿出了具体的取代中共的建政方案,并且创建了中国反对派第一个海外影子政府。彭明的一整套取代中共建国方案,就在他的著作《民主工程》里。

不能因为彭明的尝试失败了,就认定彭明的道路不可行。

因为必须组建海外影子政府,才能整合民运队伍和筹措民运经费。而且,中国人是一个讲究实惠的民族,不拿出具体的东西,就不足以吸引其参与民运。中国人是一个浪漫色彩较少的民族,一般人的思维总是:不见到张三的好,不放弃李四的坏;你要劝他搬离一幢危楼,必须得让他看见新楼的好才行,哪怕是一幢新楼的雏形或蓝本,而光是抽象说新楼怎么好,注定劝不动他们。

所以,彭明创建中国联邦临时政府没错,错就错在他太性急,他应该“缓称王”,先象郭文贵、唐伯桥、李洪宽那样,先聚捻充足的资金或众多的人气,再行起事。

彭明的优点就是聪明、实干和有情有义:

他发现中共政权不可改良,只能以包括革命在内的多种手段,驱除出历史舞台;

他发现开会、采访、签名等行为只是异议的展示行为,算不上政治斗争,要瓦解中共专制,就必须进行政治斗争;

他发现所谓“民运组织不民主”纯属伪问题(曾节明按:而且是中共特线破坏民运、挑起民运内斗的惯用伎俩——以“民主”的名气,搅得你做不成事!),因为自由民主只在推翻专制建政时才有意义,而反对派组织要务是挑战和抗争,因此,民运组织的问题不是什么民主不民主的问题,而是是否有效率的问题!

彭明的这个发现,是非常有价值的重大发现。君不见当年王炳章先生,正是被一伙打着“三权分立”、“反独裁”的伪类们搅得做不成事的,最终是刊物停刊、组织散伙——“民主”(中共)终于胜利了!

彭明指出:反对派组织“合法性”如何,不在选举,而在他们做不做事——是否卓有成效地挑战着中共。即便是“民主选举”出来的组织,他们无所事事,那它有什么合法性?

这真是真知灼见、至理名言,诸君可见,那种除了换届“选举”外无所事事、形同虚设的民运组织,海外还少么?

彭明的另一大优点是有情有义、身先士卒。追随他的人一旦有难,他不离不弃,一帮到底:

前中发联核心成员綦彦臣1999年被抓,一直到綦彦臣2003年释放,彭明多次接济綦彦臣的妻子,因为通过银行转账的钱,全部被国安没收,身在海外的彭明又通过一个电器门市部,把一万元钱送到綦妻手中;

2003年,彭明联邦政府成员孙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实施放民主气球行动,结果事败被抓,被判刑五年,彭明每月接济孙刚家属数百美金,直到自己于2004年被绑架回国;

2003年初,彭明得知王炳章被绑架回国的消息,一次性送给王炳章的姐姐两千多美元。

彭明的有情有义,与某些海外民运人物对国内参与者纯粹利用,出了事装聋作哑的做法,对比鲜明,也与好些“六四”前学领对余志坚先生早逝的不闻不问的做风,对比强烈。

彭明还有身先士卒的优点(做得过了,也成为他的缺点),前中国联邦临政府骨干孙刚讲述:彭明的胆子特别大,他要求别人冒险,他自己首先冒险,他要求别人冲锋,他自己带头冲锋...

古话说:“士为知己者死”,这样有情有义且身先士卒的反对派领导人,怎么不令追随着效死力呢?

当然,彭明的教训也是沉痛的,他太性急,不懂得天数何时云,居然早在2001年就提出:“奋斗三年,回国执政”,殊不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共虽衰,灭共的火候未到,尚需积蓄力量、藏器于身,以待天时;

他行事好张扬,凡事好大喜功,忘却了弱小团队与巨无霸对手对敌的必要条件——保密,务必令敌在明处,我在暗处,方有胜机。彭明却反其道而行之,兵马未动就敲锣打鼓,而且对共特疏于防范(特别迷信台湾人,事后证明:台湾人王德耀,对于彭明下定决心飞泰国冒险,起了关键作用)。

结果,是强大的中共在暗处,弱小的彭明反在明处,故有此败。今人去楼空,“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昔年彭明打出联邦建国和革命旗号时,在海外形同异端,而今彭明独存于世的视频,放上网仅一周,点击率已近四万,此种逝去方知其真的“人心思汉”潮变,令人隐隐看到了天际的一缕曙光。

归国隆重安葬彭明的日子或不远矣!


曾节明
于2017.11.23
丁酉庚戌甲寅晚 于阴寒纽约上州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