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高校特务举报教授 海外孔子学院监控华人 中共大数据延伸海外



2018-07-01 16:08:10

近日福建厦门大学71岁的尤盛东教授也被校方解聘。校方的理由是尤盛东的言论“偏激”,但并没有说明具体是什么意思,而尤盛东相信他被解聘是因为遭到了学生的举报。

在大学主讲国际贸易、世界经济学的71岁教授尤盛东表示,他是因校方所称的“偏激”言论遭解聘,但是校方没有说明他们所说的“偏激”具体何意。尤盛东说,他是被学生举报。

尤盛东表示,这是他第一次遇到麻烦。他自1980年代以来在中国许多大学教书,包括党校。

他还表示,仍会继续说真话。他说,不知道校方采取了什么措施,但是注意到,他的事件生成了寒蝉效应。

尤盛东说:“一些学生私下告诉我,一些老师在得知我的事情后,感到恐惧,不敢再发表评论了。我一辈子都想什么说什么,为什么到了晚年要开始说假话。”
数以百计的学生随后在网络连署支持尤盛东,要求厦大改变解聘决定。许多人在新浪微博上痛斥尤盛东受到不公正对待。

一名学生称他是“令人尊敬的学者,因为学生的恶劣诬陷不得不离职。这是学校的一个大损失”。

另一名学生写道,“我对尤教授的勇气和敢言感到敬佩”。还有一名学生说,“尤教授一直敢言,他说的是真情。举报尤教授是粗暴的”。

据报导,厦门大学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禁止教职员发表被认为是违反中国宪法或中共政策及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被指控的教职员可提出行政复议。

在尤盛东前,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去年9月因责备班上的中国同学上课不认真,称日本将成为一个比中国更优秀的国家,遭学生举报,并受到行政惩处。
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今年4月因在政治学原理课上,批评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也遭学生举报,被撤职并开除党籍。

天安门事件后就实行了学生信息员制度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报告说,中国重点高校在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之后就实行了学生信息员制度,担任信息员的学生,向教学部门汇报学生和教师中涉嫌政治破坏的观点。2000年代初,中国教育部门将信息员制度普及到武汉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省级高校,做为教育改革的一部分。2005年,学生信息员制度进一步扩大到层次更低的学校甚至一些中学。

美国一家中文网站转载了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教授两年前发表在中国某门户网站的一篇博文,题目是“有同学告我反革命”。他在博文中讲述了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他讲课时批评政府的遭遇。杨师群的博客说,上面已经立案侦查他。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2010年11月5日在推特上发文说,他在讲课时的言论被学生以“反党反社会主义”而举报。他在11月11日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领导找他谈话,说有学生反映他“反党反社会主义”

另外,网上透露出的华南理工的学生信息员名单,竟然有598人,其规模可见不一般,且每个信息员每年向学院或教务处反映信息应当不少于20次。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中共的做法已经把中国带入了一个荒唐的“奥威尔时代”。

何俊仁表示,“这很恐怖。现在成了奥威尔时代,每个人都在监视你。”他说,“老大哥”通过“小兄弟”时刻监视你,“小兄弟们”也相互检视,“这是一个威胁和白色恐怖的时代”。

不过中共的所作所为,可能早就超过了奥威尔在《1984》中所描述的。不仅在国内实施24小时全方位监控, 对海外的华人它也试图这么做。它的监控措施之多、触手之长,令人触目惊心。

旅居美国华盛顿的知名民主人士魏京生讲述了一件事,他刚在一家中餐馆落座,马上就有一男一女在他旁边的桌子坐下。看上去两个人不像情侣,因为彼此不说话,点了些饭菜后,各自低头看手机,而且桌子上还摆着第3部手机。

魏京生笑着说,“那不就是窃听嘛”,“他们用留学生干这种活,技术水平不高,太明显了。”他说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特别是在那些和中共使领馆关系好的中餐馆里。

这是中共传统的“人盯人”,对海外华人特别是政治异见人士的监控,一直还在使用。而且中共使用新兴技术,向全球扩展它的监控范围,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澳大利亚智库“澳洲战略政策中心”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中共官员试图强迫海外的中国公民在经营的企业里安装监控设备。

报告中关注的重点是中共正在打造的社会信用体系,从2014年开始,中共的这套工程通过大数据搜集和分析手段,监控、影响、评判个人、公司和其它实体的行为。

报告的作者、研究中共国家安全政策和社会控制的学者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指出,中共的计划是到2020年,社会信用体系要覆盖所有的中国民众,而且中共还要影响国际企业、海外华人社区,甚至可能直接干扰他国主权。
报告中举例,中共国侨办在今年1月的文章中说,华人华侨也将被纳入中共即将设立的全国民航行业信用信息记录。失信者将被列入“灰名单”和“黑名单”。

大家想想看,“华人华侨”意味着什么?中共把所有它认定是“中国人”的人都给画了进去,不管你是什么国籍,都在它的监控范围当中。说不定海外的华人在回中国时,可能就会被海关查出什么时候批评过中共而遭到报复,这都是保不准的事。
中共的大数据怎么来的呢?中共有一款检测软件,可以监测港澳台等境外8000多个“涉敏”信息网站,甚至可以搜集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53种语言的舆论信息。

这个名叫“军犬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在大陆设有1.8万家舆情监控据点,全天候不间断地监控。可以从海量的互联网数据中,把监视对象所关注的互联网读懂,满足它监控的需要。

旅居德国的蒙古族维权人士席海明受访时表示,中共把从海外获取的科技手段用在对民众的监控,而且已经扩大到海外,实在令人担忧。把现代科技用在监控民众上,“这是对人类自由的侵犯”。

不仅如此,中共还变相在海外设立数据搜集中心——孔子学院。“每日野兽”网站的报导说,被美国制裁的中兴通讯和中共自主的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合作,把这家自称传播汉文化的机构变成了中共的数据搜集中心。它们调查发现,中兴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已经有十多年了,2005年中兴就参与了法国一所大学的孔子学院。
我们换一个说法,中共用各种手段,把所有的华人都作为它的监控对象,无论国内国外,都是中共这个“大监狱”里面的“犯人”,被它全方位地严密看守。中共不可怕吗?

好在我们看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逐渐清醒,看清了中共的邪恶。在美国川普政府的统领之下,整个世界已经隐约形成了一张“巨网”,正在围剿中共这个人类的公敌,目前已经在收网当中。当所有人都清醒的一刻,就是彻底摧毁它的时候。



中共政府部门已采用一款检测软件,可监测港澳台等境外8000多个“涉敏”信息网站,甚至可搜集53种语言的舆论信息。



厦门大学国贸/世界经济学教授尤盛东因在课堂上发表政治言论遭校方解聘,引发社会舆论的反弹。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