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國內動態

中共的畸形教育制度 不公待遇 教师自杀身亡 字字滴血



2018-10-09 14:17:23

中国教师再传悲剧,河南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数学教师王宏召因待遇低,评职称难,愤而自杀,以死表达对教育局及学校的失望。

综合陆媒今日(8日)报道,52岁的王宏召于9月13日早晨在学校宿舍楼跳楼自杀。家属在他的外衣口袋里发现了他的手机,草稿箱里当日早上5点51分的短信这样写着,“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现在各种各样检查乱七八糟档案,名目繁杂培训,职称不公。”

在他办公桌上发现的另几张A4作业纸上,他列出了从1988年至今拖欠老师工资的范围和时期,还写着,“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永远只一纸空文吗?”

“我太相信法律、太渴望民主、公平、公正了,可现实令我绝望。人生辛苦无所谓,教育不公、教师穷,我不再受!”

和王宏召同在一个学校教书的妻子马会芹听闻噩耗当场腿软,整个人“晕倒过去”。女儿娃娃赶到学校掀开白布,看到父亲左脸侧挨着地,右脸朝外,眼睛还没闭上,娃娃一边哭一边轻轻给父亲拨眼皮,但是父亲的眼睛却始终合不上。

王宏召1988年从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从事教师职业。2005年前后,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洛阳市第三十五中学、白马寺一中合并为新的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教数学的王宏召和教英语的妻子马会芹来到十七中。

十七中位于洛阳城郊的白马寺镇孙村,王宏召和马会芹住在5公里外,每天坐公交或开电瓶车上下班。夫妻二人连续几年都带毕业班。

女儿娃娃今年29岁,和父母一起住,一家三口条件并不优渥却也幸福。从1999年到现在,他们一直住在洛阳城郊的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里,最近几年在相隔不远的老家新盖了一栋小楼房。

9月开学一周后,王宏召曾频繁公开提起学校待遇的问题,却没人理会。

9月8日,王宏召给校长倪国强发微信说中考奖的事情,也分别在两个微信群里提出这个问题,但是都没人回复他。

聊天截图显示,9月8日11点26分,王宏召发微信给倪国强,要求公布绩效工资和职工福利的账目,重新研究中考奖励制度。对方未予理睬。半小时后,他又发了一条微信给校长,要求公示2018年中考奖金标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出事前五天,王宏召也曾在一个7人教师微信群里提到中考奖的问题。“关于中考奖,15年是700左右,16年是400,17年是200,我记不清了。可以猜猜18年是多少?”

9月8日,王宏召还在有校领导在内的工作群里发问,“加一节课五元。学校安排的且记账上的有,没记账上的无,私自上的免。咱是人民教师?咱是专业技术人员?咱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没感觉到……只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好贱。”但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有老师透露,学校老师大多是45岁以上,教龄超过20年,但是目前月工资不足4000元,另外,绩效也从来不知道是怎么扣发的。“绩效是从工资扣下来的,一个月大概扣几百块。有时候能发也挺高兴的。不管多少,没办法,就这样。”

王宏召的弟弟说,王宏召在9月10日上午去找过校长,但是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这之后他开始绝食,也没回家。走廊的监控视频显示,10日上午,王宏召先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但马上出来了。10点38分到11点53分的监控视频无法查看,只能看到这之后,王宏召在东边的走廊窗户,挠着头、焦急地徘徊踱步。家属多次要求调取这段监控录像,却至今未看到。

王宏召的死令学校师生惊讶不已。在老师和学生们看来,始终微笑着的王宏召是个热心肠,“爱岗敬业、认真负责”。

王宏召平时会自己掏钱给学生买小礼物,家里柜子、学校办公桌里,都堆着曲奇饼干、棒棒糖、巧克力和彩色水笔。

上午大课间休息的时候,王宏召会搬个小凳子坐在教室门口,学生围着他,他还会给学生发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天。

办公室、教室里的门锁、灯坏了,同事的电瓶车坏了,他也都帮忙修,出事前几天,还有老师找王宏召帮忙修打印试卷的油印机。

有老师透露,王宏召平时话不多,但是很爱帮助人;他性子直爽,在学校资格老,有什么看不惯的事情就会直接说。

一位和王宏召共事十多年的老师说,王宏召班上学生成绩不是最好的,王老师却是教学最下苦功夫的,总是晚下课,下课后他自己又会待到最后,一个一个解答完学生问题,才去食堂吃饭。

初三的学生说,上一届学生都说王老师特别好,遇到他是好运气,他们却没想到开学两周就出了这事。

从9月13日开始,马会芹和娃娃一直在等官方的说法和处理。直到王宏召自杀半个月后,9月29日,洛阳市洛龙区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公安局已经排除刑事案件,事件的善后处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相关调查情况将及时予以公布。

官方调查一直没出结果,而王宏召家属也尚未得到确切的解决方案,9月13日至今,王宏召的遗体还未火化。

9月29日,洛龙区教育局给出的处罚决定是,校长倪国强停职。然而有老师传出的9月30日该校运动会安排名单上,领导小组组长、总裁判长仍然是倪国强。
一位署名望舒的70后小学教育工作者撰文指,仅2018年,就有多位教师发生惨剧:

1月29日,四川通江中学的刘教师坠楼身亡;3月3日,安徽芜湖县一中年轻的高中化学教师张善春从10楼纵身跳下;就在同一天,浙江金华市艾青中学的黄老师跳楼了;3月27日,广东省五华县华城镇第一小学教师钟某珍从教学楼五楼跳下身亡;6月5日,江西赣州四中校刘爱平在学校里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跳楼自杀……

文章指出,这些教师的死是个案,但是我们深思极恐,还有多少教师正在忍受着各种不公正的待遇?还有多少教师会被逼成下一个王老师?还有多少教师在生死的边缘徘徊?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