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疯狂的年代小姐妹为见毛 遭人潮踩踏 惨死在天安门



2018-07-15 18:11:23

1966年文革爆发时期,毛泽东于8月18日在广场首次“接见、检阅红卫兵和革命群众”。到当年11月下旬,共先后八次接见红卫兵。

每逢盛大的接见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少年学生和红卫兵上百万人,聚集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人们无比振奋,高呼万岁。在人山人海的拥挤混乱中,经常发生踩死、挤死人的惨剧。伤亡者人数从未统计披露过。

在成千上万狂拥乱挤的人群中,有人一旦被挤倒,就再也爬不起来了。甚至只要一弯腰,就永远起不来了。有人试图提一提被踩掉的鞋而被挤倒丧命;有人则为了拉一把身边被挤倒的伙伴而殃及自己。

被挤倒的人经过无数人的踩踏,被踩得骨头都露出来了。有些外地来到北京串联的红卫兵,却不幸有来无还,丧生大时代的混乱中。

1966年11月下旬,毛第八次接见红卫兵后,中央发出通知说,由于天气逐渐寒冷,为了伟大领袖的身体健康,将于明春恢复接见活动。

在这疯狂的个人崇拜年代,人们迫不及待地翘首盼望到1967年五一节,才等来再次接受伟大领袖接见检阅的机会。无论是毛接见红卫兵的盛况,还是五一劳动节和十一国庆节的广场活动前,准备参加的人们都会互相嘱咐,“鞋被踩掉了,千万别弯腰提鞋!”“要是你旁边有人被挤倒了,千万别去扶他!”这成了人人皆知的准则。
伟大领袖接见完毕,广场和十里长街一片狼籍,到处是挤丢的衣物和踩丢的鞋。无数遗落的衣物、鞋帽和人们随身携带的小红书在广场上的两座华表周围堆积成山。

狂热过后的人们亢奋犹存,声音嘶哑,披头散发,衣着零乱。有些人丢了鞋,赤脚蹒跚;有些人挤伤了腿脚,艰难跛足。大家互相搀扶着,寻找着失散者。救护车穿梭忙碌,抢救着奄奄一息的伤者;或是把无人认领,血肉模糊的遗体运往火葬场。

笔者认识的一对小姐妹,就是在同一天惨死在广场的混乱中。
这对姐妹名叫张玲、张杰。她们的父亲在教育部机关工作,母亲是二龙路学校分校的小学教师。张家三个女儿,个个活泼漂亮。老二张玲十一岁,亭亭玉立,已经快和妈妈一样高了。九岁的小妹妹张杰,可爱的娃娃脸上笑容常在。

1967年5月1日,在广场的五一节夜晚,惨剧降临到这个平静的家庭。
当晚,张玲、张杰身穿崭新的军绿衣服,跟着邻居阿姨上街看焰火。她们顺着西长安街往东走。走到电报大楼时正是十点,大楼“东方红”的乐曲响起,长安街华灯上的大喇叭里传出消息,“伟大领袖将要步下城楼,接见广场上的革命群众。”这振奋人心的喜讯,把十里长街顿时变成了沸腾的海洋。

人们山呼海啸似地向广场涌去。邻居阿姨说,“太晚了,咱们回家吧。”两个小姑娘说,不!我们要见毛主席!她们挣脱了阿姨,蹦蹦跳跳地消失在黑压压的人潮中。不久,大喇叭里又传出广场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人们的崇拜激情高涨到极点,“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一直持续到午夜以后。

这天夜晚十一点,“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毛泽东和林彪坐着敞蓬车在广场上兜了一圈,历时半个多小时,使广场上混乱达到了极点。

广场上原有的十余万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庆祝五一节。他们大多是北京的大、中学校红卫兵和派别组织。中学生在军训解放军带领下,手拉手围成一个个大圆圈,在圈里表演革命造反歌舞节目,歌声嘹亮:

刘少奇、邓小平你睁眼看一看!
文化大革命谁敢来阻拦?
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
要牛鬼蛇神的命!
看刘、邓反动派,
面色发黄吓破了胆,吓破了胆!
刘邓大混蛋,你睁眼看一看!
你反对毛主席,我就叫你完蛋!

忽然有人喊:“毛主席来到了群众中!现在车到了广场西侧,大会堂门口!”广场沸腾了!十来万人立刻以雷霆万钧之力向西挤过去。加上从东西长安街闻讯赶来的人潮,挤上加挤。

据亲历者回忆说,在如此拥挤中连呼吸都困难。人们不顾一切地拼命挤着争相目睹伟大领袖。大家虔诚地确信,“亲眼见到毛主席是我们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拥挤的人潮把一个个手拉的圆圈冲散,“毛主席万岁”的呼喊声淹没了一切。

忽而又有人喊:“毛主席乘坐的敞蓬车已经在东边,历史博物馆前面。”这喊声又把人潮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广场东侧。

狂热的人们东拥西挤,整个广场乱作一锅粥。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乘坐的敞蓬车在广场上绕行以后,经金水桥进入城楼,留下的是广场上的一片混乱,各机关学校全被冲乱了套。

有人挤掉了鞋,有人挤丢了包,不少解放军的领章帽徽都被挤得撕扯掉了。只见各单位或各派别的大红旗挥舞着,人人呼叫着,寻找着。

就在这半小时的接见中,被挤死和踩死的人特别多。正逢这时来到广场的张玲和张杰,立刻被汹涌的人潮挤散。她们稚嫩的生命,也顿时遭到了凶猛地吞噬。
凌晨清场时,人们在距西华表不远处找到了张玲的遗体。从她的遗容可以看出,她是被活活踩死的。她当天穿上的新衣服被踩得肮脏不堪,头发凌乱,面目污秽,五官被践踏得变了形。她的模样极度痛苦,眉头紧皱,嘴巴歪扭,嘴角淌出的白沫一直流到脖子上。

小张杰的遗体是在人民大会堂东门附近被发现的。她脸色青紫,表情僵滞。看来是由于她个子小,先在猛烈的拥挤中窒息而死,然后又遭踩踏。

五一节当天,张玲曾去离家不远的副食店买酱油、芝蔴酱。这时候她衣袋里还装着购货本。北大医院正是根据购货本找到了她家的地址。

5月2日凌晨,心急如焚的父母接到通知,请他们去府右街北大医院认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父母和姐姐见到的是张玲、张杰尚有余温的遗体。

在同一太平间里,还有一些从广场拉来的遗体,遗容全都惨不忍睹。大多数遗体此刻还无人认领。

次日,小姐妹的父亲所在的教育部一派别组织在八宝山为张玲、张杰举行了追悼会。到会的亲友、同事和小朋友们不论男女老幼人人恸哭失声,大家不断重复着毛语录里的话,“她们是为了见毛主席而死,死得比泰山还重。”

灵床上的两位小姑娘虽然经过了整容化妆,但是依然面目扭曲,令人掩目。她们那痛苦的遗容怎能用胭脂口红掩盖!小姐妹身穿崭新绿军装,斜挎装着小红书的书包。

张玲生前收集毛像章,此时都一一别在她胸前。她们的父亲捶胸顿足地号啕大哭。母亲几度昏厥,已经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紧紧搂着那仅存的大女儿。

三个欢蹦活跳的女儿,一下子失去了两个!邻居阿姨抚摸着小姐妹的遗体泣不成声:“阿姨对不起你们,我不该让你们去天安门。”父亲哀痛地号哭着说,“她们做得对呀!她们对毛主席多忠啊!”

姐姐送给两位妹妹的花圈上,写着毛的诗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姐姐敬挽”。

广场上那山呼万岁、人声鼎沸的欢呼,和这个灵堂里呼天抢地、撕心裂肺的号哭,将永远在历史的长河中并存。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