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時事評論

美女律师与中共法官权色交易 司法界淫乱触目惊心



2018-02-11 16:54:03 作者: 看中国网

中共官场腐败及淫乱黑幕,在近年反腐中揭开冰山一角,而司法腐败以及勾连其中的法官淫乱,被指是司法公正的致命伤。日前,包括10年前轰动一时的女律师以性爱光盘举报“明星法官”的丑闻,触目惊心的法官淫乱再受关注。有评论认为,没有司法独立,即使想减少司法淫乱也是不可能的事。

2月8日,前中国律师张杰博士发在海外中文媒体视频评论中指出,与中共官场腐败一样,法院腐败也是臭名昭著的,上至最高法院,下到各个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可谓数不可胜数。而在法院腐败中,除了经济上的贪腐,还有另一类腐败也是触目心惊,那就是法官淫乱。它主要发生在法官与女律师、法官与娼妓以及法院院长、庭长与女下属之间。

张杰分析说,第一种淫乱关系是法官与女律师之间。这是因为年轻貌美的女律师最缺业务资源,她们刚从法学院毕业,没有人脉资源和知名度,生活窘迫。一些女律师自然希望走捷径,得到法官的帮助是一条捷径。

张杰举出的例子是2007年深圳中院副院长裴洪泉腐败案:美女律师以性爱光盘举报所谓“明星”法官。

2007年秋,深圳市中级法院腐败案东窗事发,轰动全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该院副院长裴洪泉财色双收,中纪委在他家中搜出2700万元人民币和95万美金。这位所谓全国“明星法官”最抢眼之处,不在于霸占下属5名女法官,也不在于与前妻在捞钱上“比翼双飞”,而在于和女律师叶玲长达6年的风流故事,演变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恶斗。最终,女律师巧设玫瑰陷阱,将风流法官送进深牢大狱。
2008年1月初,原深圳中级法院副院长裴洪泉被判处无期徒刑。

另外,2013年12月,网上热传短片,指湖北省高级法院一合名叫张军的法官嫖娼,但后为据传与法官开房者女子是律师。法院最初藉文字游戏否认,后改口承认,并指已免去涉事人的庭长职务。

第二种类型的淫乱是法官嫖娼。
2013年8月2日,有网友曝光上海市高级法院法官陈雪明、赵明华等5官员在夜总会集体嫖妓视频,官方确认后,事件令外界哗然。而在此事件中,时任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称“敌对势力”攻击上海,更是引起社会舆论的炮轰。

另外,2016年6月18日,网友“老天有眼001”在天涯论坛上爆料称,湖南省高级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肖明多次在上班时间,与不同女子开房鬼混。他提供的开房记录显示,从2014年1月至2016年4月29日,肖明在同一家酒店17次开设钟点房,其中仅4月份就有4次记录。17次开房时间中,有15次在下午5点之前。每次开房结款金额均高于房价。

同年9月13日,湖南高院发布通报称,湖南省高级执行局原副局长肖明因“严重违纪”被给予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因涉嫌“违法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并免除其法律职务。

第三类淫乱则是发生在法院系统内部,院长、庭长与年轻的女法官或者上级法院领导与下级法院女法官之间。

张杰认为,中国法官淫乱现象说明了以下问题:第一,中国没有法院,也没有法官,只有办理案件的官员。第二,法官淫乱的本质就是腐败。第三,没有司法独立,一切司法改革都是瞎折腾,司法淫乱无法避免。第四,完全消除司法淫乱是不可能的,但控制和减少司法淫乱是完全可能的,但必须司法独立。

红尘颠倒 中共司法界高层淫邪更深
据《美国之音》报导,大陆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10月曾在长篇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英文版新书发布会上,公开揭露大陆司法界的淫邪黑幕。

他举例提到一个肮脏的情节:“广东的一个大律师告诉我,有一个在牢里的律师,陈卓伦,他是做经济案件的律师。他当时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关系很好。这个大法官特别喜欢处女,陈卓伦就定期给他送,这样的交易。”

《美国之音》就此评论说,司法界行尸走肉的人性堕落与道德腐化令与会的读者震惊。

据港媒《动向》2015年10月号披露,已落马的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在被“双规”期间,已举报了原上司、现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王胜俊贪腐敛财、好色、渎职等违纪违法活动。其中,奚在王胜俊生日、晋升日,送给王现金11次两百九十万元;大连、青岛、天津、珠海、无锡住宅六幢;推荐、物色9名女子供王寻欢作乐。

香港《东方日报》曾刊发评论指出,法官淫乱只是官场腐败、道德沦落的一个缩影而已。难怪当今冤假错案无日无之,这些法官玩弄女性如同玩弄法律,重视嫖娼多于重视公义,神州大地还有何司法公正可言?



湖北省高院刑三庭原庭长张军与黄衣女子进入宾馆电梯的监控视频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