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 粉絲專頁   t 粉絲專頁   刊登廣告 Advertise 
繁簡切換 | 帳號登入


   
粉絲團按讚 
網頁文章正轉成圖檔請耐心等候

 

良知媒體 > 精選文章

唐柏桥:关于中国民主革命和民主转型的思考(连载之六)



2018-09-06 07:27:37

中国民主运动的四大力量:弱势团体,民主力量,信仰力量,国际社会

那么,未来促成中国社会从专制走向民主的的主要力量将有哪些呢我认为有四种主要力量:占人口多数的社会弱势团体,民主力量,信仰力量及国际社会以下分别简述之。

弱势团体

从传统的观点讲,所谓弱势团体是指占社会极少数的某些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比如在美国,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因为在社会中所占有的资源和代表他们发言的声音不够强大,因此无法争取到与其他族群完全平等的权益。这些群体通常占社会总人口很少的比例,一般是百分五左右。过去这些弱势团体也曾遭到歧视和严重不公,但是最近几十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如今我们很难觉察到弱势团体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差异。可是在中国,现在公认的弱势团体则涵盖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内地农民,下岗工人和其他处于社会边缘的群体,如少数民族群体等。他们与其他族群的关系相比,无论是政治经济权利,还是法律地位上,都出于绝对劣势。比如说,中国的农民因为城乡二元户口制度而处于次等公民的地位,他们的居住,迁移受到严格限制,社会福利,工机会,受教育机会等都处于绝对不公平状态。与美国的弱势团体相比,他们简直是弱势团体中的弱势团体。

中国的弱势团体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这样的一个社会是无法长期稳定的。过去中国虽然非常贫穷,但是,弱势团体与其他团体的区别并不明显,如今由于私有企业的发展和官商勾结的猖獗,使得原本属于全体国民所共有的财富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迅速转化到少数官商的口袋里,实现了对全体国民的第二次掠夺,使社会贫富不均及分配不公现象日益严重,人们的不满到了极点。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又对整个社会采取严厉控制的政策,不仅新闻自由受到严格管制,民众表达不满意见的渠道也遭到全面封杀,游行示威抗议乃至上访等都不被允许,甚至还遭到镇压。因此,现在民众采取的对抗政府的最频繁的行动是不经法律程序的「非法」行为,包括静坐,堵塞交通,乃至暴动。从目前的趋势看,中共当局无意改变他们严控政策。因此,未来发生抗争事件的频率会越来越高,其规模会越来越大,其方式会越来越激烈。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种社会客观因素外,还有其他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民众会在对抗中逐渐增强抗压能力和去除恐惧心,二是在民众不停的冲击下,当局的权威地位和掌控能力会逐渐减弱,直到最后失去全面掌控社会的能力。这里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如果中共当局在社会处于全面对抗的关键时刻仍然采取镇压手段,则很可能出现短时间的暴乱和流血冲突。不过几乎可以预见,未来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军阀混战,长期各自为政的局面的可能性极小,这不仅与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有关,也与世界逐渐一体化有关。

这部分弱势团体采取行动的原始驱动力是保护自身的正当权益。这不仅是社会所允许的,也是值得提倡和鼓励的正义行为。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奋起保护自身的权益时,肆意侵犯和剥夺公民人权的行径才能得到制止。有一点特别值得一提,国内有些维权人士为了规避更大的风险或因为认识高度不够,可能会在维权时喊出与我们的想法不一致的口号。对此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理解,切不可求全责备。今后民运人士在与这些弱势团体合作时,一定要注意到这方面。这样方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民主力量

民主力量通常是指民运人士和民运组织。这里所指的民运人士的定义是,有志于从事结束专制促进民主的各界人士,而民运组织则是指由这些民运人士组成的组织。民运人士很大一部分是从七九民主墙和八九民运两次大的运动中涌现出来的,还会一些不同时期投身民主运动的各界人士。无需讳言,当前海外民主运动的主体力量仍然是参与过七九和八九民运的人。民运人士的特点是以知识份子为主体,理想主义色彩极浓。其优点是个人影响力相对较大,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经验比较强,同时还有组织上的优势。其缺点也非常明显:自我意识特强,受共产党文化影响比一般民众更深,还有一部分人士有很强的个人名利欲求。

从整体上讲,民运人士或民运组织在未来的变革运动中主要能起到的作用是理论上的指导和个人道德上的感召。曼德拉,达赖喇嘛,哈维尔,昂山素姬等就曾经起到个人感召的作用,努力起了一代人奋起抗争。而波兰团结工会领袖瓦文沙,印尼民主战斗党领袖梅加尔蒂,南韩反对派领袖金大中,金泳三等则在组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海外民运具有一个国内所没有的优势:。指挥中心不容易被破坏,能避免整个组织被一网打尽,因而可以持续发展和扩大国内国际影响力,并获得更多的支持和资源其劣势则是他们的声音在国内发不出来,很难对国内民众造成影响,不能很好地把握国内民众的需求和想法,同时,由于没有与国内民众承担同样的风险,道义感召力大打折扣。这也是在国内抗争到人比较容易形成影响力的原因之一。无论是海外民运人士还是国内民运人士,基本上都是因为曾在国内从事民主运动而成名的,只有极少数例外。

民运人士要想发挥巨大的作用,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个人的道义力量道义力量的建立基于对民主理念的坚持和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当一个人为了实现民主理想,不计个人得失时,始终以社会需求为唯一考量,久而久之,就会形成道义上的感召力比如,曼德拉,达赖喇嘛等都是经过长时间不屈的抗争才赢得了世人的普遍尊敬和支持;二是形成组织力量。无论是通过个人的影响力还是通过成功的运作而形成的组织力量都一样。个人的影响离开了组织这个载体就无法对社会发挥应有的作用。而组织力量的形成必须与处在抗争第一线的弱势团体紧密结合在一起,将他们视为我们的依靠力量。

总之,民主运动与民众的关系就像一栋建筑物里的钢筋骨架与砖块的关系。没有骨架,再多的砖头也无法砌成大厦,反之,再好的骨架,没有砖块,也建不成屋子。民运人士应珍惜自己过去所付出的努力及代价和累积的资源及经验,不要轻言放弃。否则既辜负了民众的期待,也对不起自己的理想。



良知帳號留言    我要留言



臉書帳號留言
即時新聞



TOP